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名妓黄蓉转(全)
1
名妓黄蓉传(全)
第一章 黄蓉为女伤透神郭芙惨遭破楚痛
百万蒙古军连续攻打襄阳城两个多月,但襄阳城依然固若金汤没有被攻破,对于腐败的宋军来说,百万雄兵竟然攻不下一个襄阳城这简直是个奇迹,而创造这个奇迹的人,正是两个武林人士。 .
一个是被人尊称大侠可与东邪西毒齐名的郭靖,还有一个就是郭靖的妻子、黄药师之女、丐帮帮主、中原一美女、人称女中诸葛的黄蓉。
就在蒙古退兵后,再一次听闻蒙古又在举兵准备在一次攻打襄阳,为此郭靖、黄蓉决定召开英雄大会邀请各路英雄好汉一起对抗蒙古。
黄蓉身为丐帮帮主,武功智慧堪称为江湖女流中的一人,不过此时她俏脸正现忧色的坐于一间茶馆内,不停思考着。为了准备武林大会,不断派出弟子邀请各地侠士,甚至连徒弟大小武及爱女郭芙也派出,郭芙的功夫称不上是高手,但总算能自保,只是不知为何郭芙却无故失踪了两天,黄蓉不仅派出丐帮的弟兄大力搜寻,她自己更是亲自出来寻找爱女的下落。在品着店小二送上的茶茗,思考间店小二走了过了逞上了一封信,并说这封信是有人要他送过来的。
寻视了四周一眼,黄蓉并未发现有任何可疑的人物,只好转回面向店小二,接过信件,赏了那名店小二一些银子后,她才拆开信来看。看完信后,黄蓉内心大是一惊,因为郭芙竟是落到别人手里,而且抓住她的郄是行走江湖名不见经传的长春四老。
黄蓉和长春四老素未谋面,更莫说会有任何过节,不知为何他们却抓走了郭芙,不过已知道是他们抓走了郭芙,黄蓉也就立刻动身照着信上所指定的地点,独自前去营救爱女。约莫半个时辰,黄蓉来到了信上所指的地方,眼前是一间老旧的庙宇,依红色木门上的痕迹来看,这里应当很久都没有人来过了。
推开木门,黄蓉发现这庙宇内是非常的宽扩,不过却没什么摆设,只见几张零星的木椅而已,在这宽大的空间里,长春四老分别立于她的对面,而郭芙则被捆绑在一个圆柱上,见到自己的娘亲前来救自己,她脸上尽是高兴的表情。
黄蓉看了郭芙的衣着及表情,确认她并没有受到长春四老的欺负后,才开口道:“在下丐帮帮主黄蓉,不知四老何故抓走在下的女儿。”现在对方有人质在手,黄蓉不敢冒然动手,只能先问问事情的来龙去眛,在看对方到底是要些什么。长春四老分别是指四个人:大哥东岳,二弟南霸,三弟西夺,四弟北狂。
东岳年近半百,不过脸上却无苍老之色,双眼极为锐利,看得出来非常的精明;南霸身形极为廋弱,但个头较东岳高出半个头,尖嘴猴腮绝非善类;西夺和北狂身形就较为壮硕,虎背熊腰,眼睛满露凶气,但脚底虚浮,显然功夫底子并不是很高。长春四老看来就只有东岳及南霸较为利害。
观察完四人后,黄蓉还真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女儿真的没有被他们这群非善类的人给欺负。为首的东岳挂上了笑容缓步向前行了几步,道:“黄帮主,老夫也不客气就把话直说了,这郭芙竟不分清红皂白就诬蔑我们长春四老,甚至还大打出手,逼不得以我们只好?略施小惩将她拿下了,还望黄帮主还我们兄弟一个公道。”
“诬蔑你们?”黄蓉看了绑在圆柱上的郭芙一眼,只见她拼命摇着头,嘴上明明没有被绑上什么却无法开口,看来定是被点了哑穴。
“看来这件事情有些误会。”无法了解事情真相,但黄蓉还是相信郭芙的。
“啍!误会,我们长春四老差点就死于她的剑下这也能说是误会吗?黄帮主你这句话末兔也太不上道了。”黄蓉又看了郭芙一眼,后者只是戚着眉微微的摇头。看得如此黄蓉已明白郭芙不是撞破长春四老什么见不得光的事,就是他们存心找郭芙甚至是她的麻烦。
“那不知东岳前辈你想我怎么做?”
听到黄蓉这么说,东岳干笑了几声,才道:“黄帮主果然是好说话,我们四老也不要求什么,只要黄帮主你能以一人之力打败我们长春四老,那我们便不在有所计较,立刻就放走郭姑娘。”
“大哥,这……”南霸、西夺、北狂立刻出言想要劝他们的大哥,不过东岳举起手一摆,他们也就只能把剩下的话吞回肚子里了。黄蓉暗自觉得奇怪,怎么叫自己来只为了打一场,莫非长春四老想藉此扬名江湖,不过对方竟然敢以武定胜负,想必有不容忽视的一面,但如今都走至这里了,不管对方要求是什么,自己似乎除了接战也没什么退路了。
“好,我答应你。”
“够爽快,四弟拿兵器过来。”北狂听大哥这么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便将兵器给取了出来。
待四人都拿好了兵器后,东岳才朝黄蓉道:“黄帮主,请动手。”以一敌四,本就是非常吃亏的一件事,现在又是以一个女流之身对上四名前辈高手,这对黄蓉来说更显得极为不利,不过以黄蓉的身手来看,这输赢仍是一个未知之数。一翻手轻灵的打狗棒已飘然落入黄蓉的手中,不待开口,长春四老便不约而同时向她作出攻击。
长春四老倚仗人多,兵器连续不断的一下下攻至黄蓉身上,不过黄蓉身手却也相当了得,对方招式虽是连绵不断,她却也不是一味的挨打,打狗棒法一经施展,明显比长春四老来得更快,不仅能将来势的敌招给一一化解,还能于其瞬息间做出攻击的招式,直取敌人的要害,逼得四老虽然做出连绵的攻势,却不能同时做出攻击。
突然黄蓉一个旋身,向后掠开,一落地立刻又运劲一踩,身形立刻又向四老飞去,这来回动作非常之快,长春四老看到黄蓉向后飞退时,她已往地上点了一下,待要做出攻击时,黄蓉急提气打了一个空翻已来到了他们身前,就这么一下,黄蓉已反客为主,不停向长春四老做出勐烈的攻击。
东岳、南霸至还能将黄蓉的重重棒影挡得滴水不露,反观西夺及北狂则是撑得极为辛苦,身上已有多处中招。在一旁的郭芙虽不能动弹,但看到这一幕内心里是高兴的不得了,毕竟她原先还是有些担心的。黄蓉知西夺及北狂明显招架不住,便将攻击的重心全转移至东岳及南霸身上,这下可就换东岳及南霸忙得不可开交。
东岳和南霸只觉得黄蓉现在所舞的每一招每一式,皆犹如燕子般的轻灵,兵器才刚一接触,下一个棒影已忽然出现在眼前,迫得他们要尽快做出反应,但如果只是这样还好一些,黄蓉的棒法不只轻灵还非常的刁钻,就如同一尾活蛇般,看得前方有障碍便立刻绕道而行,眼前看到的棒影往往都是假像,真正的棒身在将要接近身体时,他们才能掌握到,所以他们是越避越险,没过多时,二老皆已中招。
狼狈的退了数步,四老终于稳住了身形,也幸亏黄蓉没有在进逼,他们才能够立稳阵脚。咱们出绝招。东岳话一说完,立刻带头将兵器击至黄蓉的棒网之间,其馀三老见状也立刻随着东岳所攻击的方向击出他们的招式。
“锵!”兵器的相互交击发出了震耳的声响。
黄蓉一不留神,自己的打狗棒已先后被四老的兵器给纠缠上了,在还不知对方要耍什么花样之时,忽然一阵威勐的劲力由打狗棒上传了过来。
“想比内力,好我就让你们输的心服口服。”知道对方的用意后,黄蓉也不在有所保留,立刻运劲于手上,并透过打狗棒向长春四老传了过去。
“锵、锵、锵、锵!”双方的内力不停透过兵器传导相互博拚,兵器也因此发出了阵阵的撞击声响,眼下这个情形,长春四老没人敢收手,在施于偷袭,毕竟内力的比拚不同于一般比武,不是说收就能收,如果这样冒然收手,对方功力便会趁隙流入,到时不仅被自己内力震伤,还会被对方趁隙攻入的气劲给打个雪上加霜,面对黄蓉这样的高手,就算是不死也只剩半条命了。
黄蓉见四老各个都是脸红气涨的模样,想来也知道对方在内力比拚上吃了亏,黄蓉自己可是应付有暇,不想在浪费时间于此事,黄蓉立刻运起强劲,直迫入长春四老而去。
“砰!”一声巨大的爆响,长春四老的兵器更是因此全数爆裂,四老狼狈的退了数步,西夺及北狂甚至还跌到,向后翻了二圈。黄蓉也因此异变,而向后灵巧的飞退了数步,身法和眼前还口吐鲜血的长春四老相比,黄蓉简直就像仙女,身手轻柔而飘淼。
虽然表面上黄蓉是赢了,不过私底下她还是有些心惊,不知长春四老所拿是何等兵器,不仅能吸收掉大量由她所攻去的内力,还能将一些内力反攻回她身上,虽没有因此震伤,但她的打狗棒也因此而脱手掉在地上,长春四老更是靠着这古怪的兵器捡回了大半的老命。来到郭芙身旁,黄蓉迅速解开了绑于其身上的绳索,并解开其身上的哑穴。
“娘!”郭芙被解开后,立刻高兴的扑到黄蓉的身上。
“没事了,这里有娘替你作主。”黄蓉听到郭芙的语气,知道她定是受了委屈了。
“娘,其实我没有诬蔑他们,是我撞破了他们四人在奸淫良家妇女的事,因此才和他们打起来,最后我不敌他们四人才被抓来此处的。”因为有黄蓉在此,郭芙此时已不怕受了内伤的长春四老了。
听完郭芙的话,黄蓉冷眼扫了四老一眼:“长春四老原本我还想留你们一条老命,现在看来有必要除去你们四人。”
“哈、哈、哈、哈!”明知黄蓉此时已起了杀意,东岳竟不害怕,反而嘲笑似的笑了起来。
“死到临头还敢笑,看我杀了你。呃…”郭芙早看不惯这长春四老,见此时四人已受了伤,心下已毫无顾忌,便想亲自动手解决这四老,却哪知才刚运起内劲,便觉得全身一阵酸软无力,差一点就失足跌于地上。
“芙儿,你怎么了?”黄蓉见状,紧张的讯问郭芙的情况。
“娘……我忽然觉得全身无力……”郭芙话还没来得及说完便被人给打岔了。
“她中了我所下的毒,而且很明显毒已开始发作。”显然精明的东岳果然是备有后着。
“拿出解药,我就放你们一条生路。”黄蓉早知事情没如此单纯,而且由东岳的老练看来,郭芙身上所中的毒也一定非她所能解,因此她也不多说,立刻就开出条件,想维持住自己的优势。
“呵~拿出解药我们还能活命吗?”东岳接着拿腰带里拿出一颗药丸弹给了黄蓉:“如果你能吃下这颗药丸我便立刻给予解药。”接过食指般大小的药丸,黄蓉显得有些疑惑。
“娘,不要啊!你不要相信他们的话。”郭芙不希望黄蓉为了她而冒险。
为了不让郭芙说服黄蓉,东岳又继续道:黄帮主为保我们长春四老能够全身而退,我们也不得不做出一些手段以防他人食言。
黄蓉知道东岳说得是很好听,之前明说过只要打赢他们四人便能带走郭芙,现在人是可以带走,但却在她身上下了毒,不过黄蓉也不禁怀疑这是否是四老预留退路的后着呢!如果说,只是怕她杀了他们四人而此一招,黄蓉还不会感到心惊,但如果这是一个圈套呢!想至此处,黄蓉便运劲透过握着郭芙的手将功力传入其身内,以测个虚实。竟赫然发现自己的功入,如入无底深渊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这是什么毒,竟会吸食功力!黄蓉从没见过此毒,内心为之大惊。东岳知今次的对手目标是女诸葛黄蓉,所以二日前便开始算计,这毒更是他之前远从西域带来,中毒至深者,在药力的时限之内,绝无法运功,而再厉害的人也无法透过输运功力将其体内之毒逼出。
砰~东岳身侧的木椅顿时被黄蓉给轰的碎裂。长春四老,到此时你们还敢耍花样!说话间,眉宇已透出一阵阴寒的杀气,黄蓉用意便是在威迫东岳,要他交出解药。
黄女侠若想动手,长春四老性命在此,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反正我们四人也斗不过你,不过我们四人死是无所谓,若是半个时辰之后,郭姑娘还未能得到解药,那可怜的她可能便要为我们四老陪葬了。东岳那不知黄蓉可是极尽智慧的女子,在其他场合,东岳肯定自己定无法胜过她,但是现在他可是有把柄在手,就算是黄蓉如何有智慧,除非是她不管郭芙体内之毒,或是她能知道此药毒性虚实,不然最后还是只得相信他东岳的话。
黄蓉爱女情深,当然不会丢下她不管。只是她清楚明白,她手上的这颗药丸肯定有古怪,不过再来此之前,她便有预料到这样的情形了。她曾修习过一种驱毒的功夫,能在吞入任何毒药后,用自己的内力将毒药给包住,不让毒力入侵自己的身体,然后再用内力将毒逼出体外,如果毒性越强,所耗的内力也将越大,只是至目前为止黄蓉深厚的功力都能将再强的毒给逼至体外。但修练时所用的毒大部分都是江湖中人常见的,对于一些独门的毒药,她从没有真正拿来修练过,所以她更不敢对自己手上这不知名的药丸掉以轻心。
看这东岳一付自在无惧的眼神,显然他早就想到用此一着,加上时间紧迫,黄蓉除了亲自涉险外,似乎已别无它法了。黄帮主,只要你能吞下那药丸,又保证在我们给了解药之后能放我们四老一条生路,不再予以追究,我长春四老必当立刻奉上解药。更何况我们四老皆以明显不敌帮主而受了内伤,黄帮主武功盖世,何足为惧呢?
啍!黄蓉冷啍了一声。心下已有了对策,这药丸一入口,她先用功力压制,之后便要立刻要求四老给郭芙解药,待确定解药有效,就要立刻重伤四老,她和郭芙才能全身而退。若是对方不交出解药,黄蓉还是一样要立刻重伤对方,然后才在他们四人身上找出解药,只是当真击伤四老,他们应当也不会交出真正的解药的。
被人握住了把柄,变数就会出现无限种可能性,这样一一去思考实在不是办法,黄蓉要现在要不是为了郭芙,而是为了她自己,她的做法肯定会干净俐落,管自己中的是什么毒,先杀了这四名恶贼再说。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黄蓉最后逼不得已还是下了决心。
东岳希望你说话算话。
这当然。
芙儿你放心吧!娘不会有事的。黄蓉话一说完,立刻便把东岳所给的药丸给吞了。
娘,不要……郭芙想阻止却已是来不及了。
该换你们表示诚意了。把握每一分每一秒,黄蓉立刻便要四老交出解药。东岳也马上有所动作,只是他不是要给解药,而是向黄蓉动手。黄蓉早料到发生此种情形的可能性,她适时的反应过来,一交手,转眼间便已过了十招。手中少了兵器后,东岳似乎变的更厉害,如果不是手上功夫本就较为厉害,便是之前有所保留。
约莫过了四十几招,东岳已显得气息难济,不过此时黄蓉也发觉刚吞下的那颗药丸药力似乎发作了,忙又分了二成劲将那毒力压下。原本一直在一旁没有出手的南霸及西夺,见黄蓉身形一缓,立刻便加入战局,趁她一个不留神分别擒住了她的左右手,便将其弓于她的后背。
黄蓉刚要出口斥责,东岳已抢先开口,道:黄帮主,我们四人联手也未必是你的对手,为防有何变挂,只好先将你擒住了。黄蓉听东岳这么一说,她也就不再抵抗,因为眼下的情况仍在她的掌握之中,刚服下药丸的毒性已被她用三成功力完全的压制住,此刻她虽然被俘,但长春四老她全不放在眼里,只要她有心,以七成功力一样能脱困于此便将四老一并解决。
我黄蓉说话自然会算话,你还先履行你的承诺。虽被擒住,黄蓉语气仍是毫无畏惧。东岳一直站在黄蓉身前,见她松懈之际,忽地聚气于指上,往她腰间画了一画。
你…黄蓉没想到这东岳竟是故意说话让她松懈,再藉机施袭,只觉被东岳的指力一引,那先前服下的药丸,药力也因此增强,不得已黄蓉只好加强功力好压下这爆涨的药力。黄蓉原本对那药丸不以为意,虽然明知定有古怪,但她却相信自己的功力定能压下那毒性,只是没想到被这东岳的指劲在腰间引了一引,这药丸的毒性也因此发挥了出来,这下情况已超出了她所能掌握的一切了。
嘿嘿,黄帮主你放心,我答应会给解药当然就一定会给了。此时东岳已没有原先毕恭毕敬的模样,脸上则是阴冷的表情,嘴里还不时勾着一个冷笑。
娘…郭芙没想到才一回神,情况竟变得如此不利,此时的她紧张无比,想出手帮忙却无法使用内力,只能急急道:长春四老你们还不快放了我娘。
我们当然会放了你娘,不过不是现在,四弟还不赶快给郭姑娘解药。东岳说完,便朝北狂给了他几个眼色。
北狂当然知道东岳的意思,便不管所受的内伤,从地上站了起来,脸上挂着淫靡的笑容,直往郭芙走去。郭芙隐约感到害怕,不过如果能拿到解药,她也就能恢复功力,到时自然就有办法对付眼前的四人并救出黄蓉,因此她内心虽是惧怕,但仍是不退缩。
郭姑娘,解药在这里。郭芙仔细看着北狂摊开的手掌,不过当她把注意力全集中于此的同时,北狂竟迅速伸手向她攻去。郭芙那里料到北狂竟会如此出手,连忙要运劲挡格,不过气才提至一半,她又感到一阵晕眩,北狂的攻击也顺势转成向她拦腰抱起。
芙儿,长春四老,你这是什么意思?看到如此变故,黄蓉忙质问身前的东岳。
什么意思?你还不明白吗?我看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哈哈哈!黄蓉此时已确定了长春四老的意图。四老先确定她中了毒,然后再由三老看住她,剩馀的北狂便能毫无顾忌的去对付无法运功的郭芙。
现在三老不敢对黄蓉动手,显然是还怕她身上的功力,想待她毒性完全发作时,再向她动手。因此黄蓉现在只能把握时间,迅速运功逼出体内的毒,而且为防止让四老发现她的意图,她还得小心的运功才行。
北狂一手环抱着郭芙的纤腰,一手将之双手高高的举起,其后收回了抱着郭芙的那只手,大肆地就在她面前宽衣解带。郭芙刚从晕愕中回过神来,睁眸所见竟是北狂如此行径,心下大惊喝道:你…你这是做什么?
做什么,呵呵,当然是喂你解药啊!这话一说完,北狂就接着将郭芙那束着罗衣的腰带给抽了,郭芙身上的罗衣也因此敞开,内里的锈花肚兜及白色的私裤完全展露了出来。
你要做什么!你这淫贼,快放开我……北狂的动作俐落,郭芙只能不停用言语反抗着。
郭女侠二天前不是很威风,差一点就把老子宰了。顿了顿,北狂语气转而阴狠,道:告诉你我两天前就想干你了,要不是因为大哥要用你引黄帮主来,你还能完壁至今吗?嘴上虽说着话,北狂手上也没停着,几下子就将那锈花肚兜的二条细绳给解开,肚兜怦然落地,丰满的双峰,顿时就这么傲立于北狂眼前。
啊,放开我!你这淫贼,放开我…无尽凄沥的诉语,得不到实际的援助,郭芙内心虽不甘受辱,但却碍于身中其毒,无法做出具体有效的反抗,从未在男性面前展露的美丽胴体,此刻已是半裸的呈现在一头淫贼眼前,郭芙的心情是无尽的悲情兴屈辱。黄蓉亲眼看到这一幕,内心也是极为激动,但她不是一个冲动的人,几经思考她也只能忍气吞声,全心全意的运功将毒给逼出,然后再将这四名恶贼剿杀殆尽。
看黄蓉如此能忍,东岳故意的道:黄帮主,你看你的女儿已将要被人凌辱了,凭你武功盖世,怎么还不去救她呢?黄蓉听东岳这样一讲,内心一怒,气差一点便走岔了,幸好她及时导气回正轨,才免去被毒反扑的危险。受了东岳这一着,黄蓉更加凝神,深怕会中了东岳的计而无法翻身。东岳见黄蓉不为所动也不动怒,因为他知道眼下情形绝对对他有利,他还有很多把戏可以和黄蓉玩呢!不怕她不会臣服。
大哥,你有此计为何不早说,害我们都受了这黄贱人的伤,才肯使出。南霸很明显是又恨又怕这黄蓉,称呼才会如此难听,不过这句话明显是他们都不知道东岳早给郭芙下了毒。
呵呵呵呵~二弟,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如果得来一切都是那么容易,那待会咱们奸污黄女侠时就少了那份感觉了。
看着南霸似乎不是很懂,东岳又道:你看四弟不就因为之前差点被那郭芙所杀,现在要奸辱她时,心情是格外的兴奋,只要能奸污到武功冠于群雄的江湖一美女-黄蓉,就算是受点伤也是值得。
这东岳的话,句句用意皆是要激怒黄蓉,好让黄蓉运功不济遭毒反噬,这样四老也就能早点玩弄黄蓉动人的香躯了,只不过黄蓉也并非无知无智之人,当然知其用意,不为所动,屏息驱毒,如此智慧也才不枉江湖中人称她为女中诸葛。
郭芙此时身下的洁白私裤被北狂给取下,她身上虽还披挂着丝质的罗衣,但胸前以下衣襟大开,双乳至花穴尽是一览无遗。将所有内在的衣物脱个精光后,北狂便拿出一瓶丹露,倒于自己怒涨的肉棍之上,透明的汁液沾染了一片后,他便收起那瓶真贵的丹露,便将肉棍涂抹的满是那透明汁液。
待一切都弄好后,北狂收回了双手,一下就将郭芙抱起,让她趴伏在他的身上,然后再将双手改撑至郭芙的臀部,好将她再高高的撑起,让郭芙的双峰傲立至他面前的高度为止,一切就绪,头立刻就扑向那圆润的双峰,不时用舌舔、用嘴吸,粗暴地挤压玩弄郭芙的双乳。
啊,你放开我!你这淫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