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绝望的日子
1 “嘿……骚货我日死你,操死你这浪货!”

  随着阵阵的吼声,主人公我正竭尽所能的干着身前的妇女。昏暗灯光下,雪白的屁股因我抽出阴茎而凸显出来,看着那带出来的肉瓣颜色,是我最喜欢的褐色。那裹着阴茎的淫水让我轻松的再送了进去!

  对于我的快速运动,妇女转过头冲我喊着:“哦……干死我了,宝贝。”

  当看见她的脸时,大家会发现她已经是四十左右的女人,而我则是二十岁的青年。爱好运动的我,身体的肌肉块紧绷而高耸。特别是那经常运动的小腹,简直就是男性战神的代表。性机能就更不用说了。

  就从这名妇女来说吧,她的身体松软如棉花,就连那阴道也一样,从我开始用手指头捅了几下就感觉到了,不过当我插进去后,感觉还行!每次插入都如在水洞里穿梭,我很喜欢这种感觉。特别是听到她叫我宝贝时,可怕的性倾向啊!

  也特喜欢从后面操的感觉,也许是怕见她的脸吧。

  不过我喜欢和这样的女人做,因为年轻的我也做过几次,每次就三两下就被那紧紧的阴道夹出精,惟有这种女人合我胃口,到现在已经干了她两个小时了。

  “嗯……小弟你怎么还没射……我还要回家作饭呢!”

  听到她的抱怨,我回道:“别急,等等,就快了。”

  心里最烦这女人催了,于是握住她的肥腰,加大力气送着。那洞里实在太多水啦,简直就是在水缸里泡着的,刚要射的感觉,很容易就被泡消了!

  看来她等的不耐烦了,往前爬了几步,将我那湿漉漉的鸡巴甩了出来。

  “怎么了?”

  她拿起床头准备好的纸巾,一面擦拭着那一塌糊涂的胯间,没好气的回道:“都快十一点了,要回家作饭了。”

  听到这句话我就火了,想起她开始那如狼似虎的模样。现在好了,她泻了两次了,却要把我搁在这里。

  “怎么?你快活完了就走?不行!得给我弄出精!”

  这三八好象没听懂我的话,扭着屁股正找那散落一旁的衣服,也不搭理我!

  当我好嫩仔啊,我顶着朝天的鸡巴走了过去,一把将她手里拿到的衣服抢了过来。

  见没衣服穿了,这老骚货晃着胸前的大乳浪叫着:“哟,小娃子你把衣服还我!”

  “不出精,就不许走!”

  看我还是如此坚持,这女人道:“小子,少跟老娘来这套,我弟弟是公安局的,别不知好歹,要不有你好受的。”

  说完就扭着肥臀准备下床。

  操!想吓我,当我三岁啊。于是虎扑过去,将她掀翻了过来,首先在她那鼓鼓的小腹那来了两拳,这下她可就老实多了,哭腔怪异的喊着:“哎哟,打死人了!”

  她叫归叫,可人也老实多了,虽然就两下子,就让她知道你不好惹的,老实的将大腿挂在我肩上,任由我用力的将阴茎送进。

  也许是暴虐的快感,很快我就射了。临走的时候我冲着她那肥肥的屁股上踹了一脚,骂她是个人人操的大婊子。然后将门关上,从抽屉里拿出根烟点燃,送到口里使劲吸了一口,爽!

  正躺着想休息的时候,外面有人敲门。我开始想不理,可是她好象知道里面有人似的,一直没停下的敲着,无奈之下我穿好短裤就去开门。看见那人我奇怪道:“婊子,怎么又回来了?”

  她陪着笑脸,那样子真贱。开始我还以为她忘了东西,没想到她给我留下联系地址,与她的手机号码!晕,谁有这个老婆真衰!

  我叼着烟,流气十足,“骚货,好了,地址留下,快回去。你老公孩子等着你作饭了!”

  留下地址后骚货竟然在我脸上亲了一下,就用那过时的嗓子唱着纤夫的爱,一溜烟闪了。我一边摸着她在我脸上留下的红膏冲她丰满的背影骂着,一面恶心的擦拭着那部位。说实在的,我喜欢干这类女人,却很厌恶和她们亲嘴!每次做的时候都小心的保护着我的初吻!

  次日我很早就起来,开始在外面晃荡。到处物色着那深闺怨妇,昨天那位我是在菜市里勾到的,说真的我勾引她们也没什么惊人的技巧,无非就是胆大了。

  看见目标后,就接机在她们身边,以各种角度将那鼓鼓的鸡巴去磨蹭。好的女人自然是眉头皱了,甚至会骂,不骂的女人呢也不代表就是,那属于怕事的那种。

  真正让你弄的就是那种磨蹭后,会对你笑的!

  言归正转,在菜市里找了半天都没发现面容还好,或身材好的妇女。失望之下我正要走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人喊抓贼,接着我就看眼前的人群骚动起来,忽然里面窜出一青年,不偏不倚正好撞在我怀里。

  算他该死,当时撞的我是眼冒金星,想抱着撞疼的肚子却把小偷抱在怀里,他可能以为我多管闲事,想做英雄!于是给我脸上,鼻子上,肚子上连续几下勾拳摆拳。妈妈呀,把我打的满地乱转。那小子正准备抬脚再给我一下时,正好碰到了巡警,将他给制服了。

  看着散去的人群,我一边摸着满头包的脑袋,暗骂着今日真倒霉,遇见这么个鬼事!

  正当我怨声四起时,一股清香扑鼻而来。随着一张小手帕出现在眼前,我疑惑的看了看那主人,一个漂亮的女孩,她正冲我笑了,笑的是那么甜!她是谁?

  从我的样子就看出我的疑惑,她笑了笑解释她就是那喊抓小偷的人!嘿!这就是那个害我挨打的女人,当时我想的就是找她出点钱补偿下我受伤的身子。

  边拿手巾擦着脸上的脏东西,边开始装疼:“哎哟,疼死了!”

  女孩子见了紧张的扶住我的胳膊,好柔软的小手啊,“那我们去医院!”

  “不用了,给我三百元,我自己去看。”

  听我说完她那美丽的大眼睛睁的更大了!看样子不同意,我忙改变主意正要开口说二百也行时!她拖住我的手道:“三百怎么行,要拍CT,要不头打坏了就不好了!”

  CT,晕!小姐真好有钱啊,那一张就要三百,现在才后悔钱要少了。没料到这女孩那么有钱。

  正后悔欲跳河死了时,女孩叫了的士,将我拉上车子前往医院了。

  嘿,倒霉,挨了打就算了,还要折腾一天,都因自己想贪钱。结果被这姑娘带着我拍CT,照X光啊,看中医推拿,那中医推拿真好,把我的骨头都要拆散了,还有那西医给我打破伤风的针,我最怕打针,也在那少女可爱的眼神下屈服了,其实是她那手里的钱包,老是有一张张的百元钞票拿出来。

  终于结束了,少女塞给我五百元钱,我的眼神顿时就亮了。想着今天不用在那破屋子里住了,也不用满街找怨妇了,有了这钱今天可以好好爽一下。感激之下我开始礼貌的伸手过去准备接钱,口里却推让的说:“这是干什么,见义勇为是公民应有的义务,拿回去!”

  她听见我大义凛然的话后,将钱收回去了。我那要钱的手就在空中,心里骂自己的家人,怎么出了我这号笨蛋。正懊悔的时候,那正凝固在空中的手里传来一张纸条。我惯性的接住一看,又是张电话号码和地址!

  林夏夏,电话号码13752621314(假电话号码,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地址富贵花园城A楼。

  哇!住富贵花园的女孩,家里一定很有钱啊。想到这里决定不放过她,今晚立马就行动。

  七点半电影院见。她知道是我很爽快的就应承下来了,于是狼就出发了。是个爱情片,我这好熟妇的男人可没半点兴趣,包括这个一路上让人注意的美女也不感兴趣。因为我爱的是那成熟妇女,那水汪汪的肉洞和那软软的大奶子。

  所以今夜的约会很礼貌的结束!

  于是我就这样和她看了第一场电影,第二天我从一个卖白菜的妇女身上爬下来后,打电话约她出来吃夜宵,就这样一来二往着。开始我还出出钱,后来一切开销就由她一起出了。还有生病的那段时间,她经常打电话要我记得吃药,还有几次是在和其他妇女上床。

  就这样过了一个月,清晨五点的时候有个习惯就是去女厕所大便。原因嘛,就是我变态么。一般很少人会这么早去公厕的。可是我一进去看见里面一名妇女蹲在那小便,厕所的灯光那么亮,自然是将她那黑红的肉穴照了个够。

  小弟弟自然起来了,那女人看见我并没慌,两眼瞪着俺的鸡巴,咽着口水。

  看见后我心下大爽,掏出鸡巴走了过去,将鸡巴往她脸上靠着,蹲在那的女人也不多话,配合的张嘴含着我那宝贝。

  爽了一下后,我喊停!她就乖乖的停下,只是那看我的眼神实在是饥渴哦。

  这时我才注意到她,那胸前的乳房是那么的大,她那衣服根本就罩不住乳头啊。

  我淫淫的望着她那里,将手摸了去,她也不吃亏的握住我的鸡巴。

  没摸几下她就喊着要我插她,本来想多摸下奶子,可是时间不等人。于是我要她转过身子,我正扶着她的腰时,她就迫不及待的用手握住阴茎,后臀往后一耸手微一扯,阴茎就顺着她那流着水的肉瓣插了进去。

  这女人真淫荡,我还没插她就开始迎送了。干了将近半个小时,亢奋的男女都没有射的感觉,但时间不早了,于是相约离开这臭熏熏的厕所,往我那满是精液的屋里去了。

  在那小床上尽情的舞弄着,弄累了就躺着休息。她跟我说着好玩的事,一次她钱包被抢了,有个傻瓜帮她抓了贼。听到这我忙问是什么地方。

  “就北城菜市,就一月前的事情,是个姑娘帮我喊抓贼的!”

  我的脑袋里轰的炸了一下,我看着她正得意的说着,忽然有股厌恶的感觉,我推开她那满是肉的身体,吼道:“滚。”

  从此后我的心开始改变了,那个姑娘的高尚情操与我相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一个是阴沟的臭虫一个是美丽的天使。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我看了看电话号码,13752631314,心里顿时一颤。是她的电话,心里竟然兴奋起来了。于是打开翻盖将手机放到耳边,好听的声音在耳朵边响起。

  半响后,我都没吭一声。很快那头就传来她急切的声音,问我怎么了。

  我如痴了般的回道:“找我有事么?”

  她说要我去她家玩,带我去见她父母,这句话告诉我她喜欢我,听后我兴奋的连连答应!

  一路小跑,我追上辆公车。脑海里还沉浸在幸福的喜悦中,我四处观望着。

  这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看了一下,是曾经做过的女人,她亲昵的将胸脯顶着我,原本风韵性感的女人,如魔鬼般的看着她。她那淫荡的笑意,在告诉我曾经是什么人。

  不论她怎么用那我曾经迷恋的肉体磨蹭,不但没引起兴趣,却让我看明白了自己。那一幕幕往事,不堪回首。成天在肉欲横飞的日子里的我,怎么可以和天使在一起了,我脑袋里一切都空白了。车子停了,不知道是哪站,我就下了,身后那妇女正用恶毒的话咒骂我。

  一切对我都不重要了,这里才是属于我的。一个人静静的喝着酒,手机一直没停过。可我却没去接。因为我接不起,那是林的电话。这个爱情不属于我,属于我的只能是这阴暗淫秽的角落。

  不知何时,透明的酒杯里泡着的手机依然震动着。而他的主人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