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渣男勾引兄弟老婆
1
  凡哥和阿华是从小玩到大的铁哥们,而阿华和依琴从小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阿华和依琴结婚后,夫妻生活感情都维持的很好,而凡哥仍然是光棍一个,找不到对象。依琴从小就是个美人胚子,方圆十里内的村花,虽然是好哥们的老婆,但是凡哥也同样很喜欢依琴。凡哥家离阿华家不远,所以有事没事总爱来他家玩。表面上是找阿华,其实多半是借机来看看依琴的。

  半年前的一天,阿华过生日,凡哥来了,两人推杯换盏喝得满脸通红。酒一喝话就更多了,聊着聊着就聊到了赚钱的问题上。

  凡哥说,我们不能老这样待在家中侍弄那几亩薄田,也要出去闯荡闯荡。

  阿华说,我也有这个想法,但就怕老婆不同意。

  凡哥喊来了在厨房忙活的依琴。依琴双手在围裙上搓着,你们哥俩是不是在背后又说我的坏话了?

  没有,哪敢,我们决定明天就去武汉打工,阿华怕你不放他走呢。

  要去就去吧,化肥、农药、孩子上学、三病两疼的都要钱。

  第二天他们真的走了,一走就是半年。

  这次凡哥回来,依琴当然很高兴,就像看到了自己的男人一样。

依琴看到凡哥时眼睛一亮。眼睛亮亮的依琴惊喜地迎上前去,怎么你一个人回了,我家阿华呢?

  凡哥说,想阿华了吧? 瞧你,心中就只有阿华,你总得让我坐下喝口水再说吧。

  依琴不好意思地笑了,小声地嘀咕了一句,我还不照样也想你。其实,依琴的这句话并非玩笑,依琴一直暗暗喜欢凡哥。

  有时遇上阿华不在家,凡哥还爱说些暧昧的话,好在依琴听了只是红着脸笑笑,他俩还没有越雷池一步。

  凡哥很随意地坐下,接过了依琴递来的水喝了一口。凡哥说,阿华说他想假期加班得双倍的工资,这次就不回了,让我代他看看你。凡哥说完痴痴地看着依琴,眼睛闪闪发亮。

  依琴听了这些话后,突然感到很委屈,依琴说,这几个月阿华没寄回一分钱,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孩子换季的衣服都没买,田里地里就靠我一人,我天天起早摸黑……

  依琴说着说着竟然流泪了,流泪的依琴显得楚楚动人。

  凡哥起身递上纸巾给依琴擦泪,依琴也许是想起了这半年在家吃的苦,靠在凡哥的肩上哭得更伤心了。

  闻着依琴的发香,凡哥的心里竟然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依琴颤动的头发撩在凡哥的脸上,他脸痒痒的,心也突然莫名其妙地痒痒的。凡哥一把抱紧了依琴。

  依琴挣扎了一下就放弃了,依琴的心怦怦地跳,凡哥身上那久违了的男人气息熏得她晕眩。凡哥的胆子也大了起来,凡哥抱起依琴向卧室走去。

几步的距离,凡哥一直看着她,她却把头埋到凡哥肩膀里不愿意起来。

  凡哥用脚踢上门,把她放在床上,什么话不说直接压在她身上。她的脖子和脸滚烫滚烫的,烧的凡哥又忍不住开始亲她,又开始隔着衣服蹭她的胸部,下面手隔着牛仔裤开始抚摸她的下身。

  依琴的手开始不安分的开始解凡哥衬衫的扣子,凡哥见她如此,便更加不客气的直接把她的t恤和胸罩给脱掉,两只手按住她两个乳房开始揉。等他把凡哥的扣子全部解完脱下衬衫,凡哥便开始沿着她的脖子一直往下亲吻,同时不停的蹭着她的乳房,听着她哼哼的娇喘,开始把她的牛仔裤连同内裤一起往下脱。

她发出“唔”的一声,眼睛闭的紧紧的,双脚也配合的让凡哥把她的裤子脱下来,然后凡哥也脱掉裤子,再一次压倒她身上,两个赤裸的身体叠到一起。

凡哥把依琴翘起来的屁股压倒床上,让她在床上趴好,凡哥也上床趴在她的背上,然后插进去。凡哥和依琴面对面,她的眼睛已经睁不开了,还是翘起嘴唇来找凡哥的嘴巴要亲凡哥,凡哥赶紧凑上去,吸住她的嘴唇狠狠的亲着。下身也开始抽动,插进去足够深,所以这姿势就差不多是在拿龟头磨着她的阴道内壁,依琴的嘴巴被堵住,叫出来的声音闷声闷气的,但是听声音就知道她很享受跟她的凡哥做爱。

凡哥下身加快速度,感觉自己快要射了,依琴也感觉到这点,嘴里仍然叫着“凡哥,凡哥”,这对凡哥来说还真的就跟春药一样,撑起上身,加快速度,一下一下往依琴的深处顶。她的声音越来越大,在凡哥就快要忍不住射出来的时候,依琴感觉到了,赶紧说:“凡哥,我要抱着你,我要你抱着凡哥!”凡哥忍住下身的快感,把她翻过来让她躺下,然后恢复到面对面的姿势抱住她,她的双腿不自觉的盘起来,凡哥嘴里含着她的舌头,用最大的力气往依琴的阴道里插去,一泄如注。。。


  凡哥离开时,搁了1000元在依琴的枕头边。依琴问,你这是……

  凡哥说,给你的,留着用!

  凡哥走了,依琴拿着那1000元钱发呆。她想不到凡哥竟然这么大方。

  凡哥回武汉去了,依琴送他到了村口,叮嘱他见到阿华千万别乱说,即使喝了酒后也吐不得真言的。

  凡哥说,放心吧,就当是个玩笑。

  这1000元钱帮助依琴度着日子,直到腊月阿华回家。

  久别胜新婚。阿华和依琴相拥缠绵,似乎要将这大半年没亲热的损失一夜补回。

  早上起床时,阿华忽然记起了一件事。

  两个月前我叫凡哥捎1000元给你,你收到了吗?

  没有啊,凡哥没说你捎回了钱的事啊。

  阿华说,那我今天去问问他,这家伙怎么骗我,他回武汉后我问他钱给你没有,他说给了,还是亲自给你的呢。

  依琴一怔,她似乎明白了什么,难道那1000元就是阿华捎回的?

  依琴说,让我想想,你看我这脑子,我想起来了,那1000元钱凡哥给我了,你就不用再去问了。

  依琴心里酸酸的,想哭。

  白天,趁阿华上街买年货,依琴去了凡哥家。你这混蛋,阿华托你捎回的1000元钱你怎么不给我呢?

  凡哥嬉皮笑脸地说,谁说没给,我那天走时不是放在你的枕头边上了吗?

  你那是……依琴涨红了脸。

  你忘记了吗?我还说,给你的,留着用。

  真没想到你这么不要脸!依琴愤愤地说。说完掀翻了凡哥家的桌子,桌上一只漂亮的花瓶“啪”的一声碎了,同时碎的还有依琴的心。

在这之后,依琴再也没有理过凡哥,也叫自己老公不要再和凡哥混在一起了。不明真相的阿华不敢违背老婆的意思,也渐渐不与凡哥来往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