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中年熟女给我破处
1 我是个在中部某大学的大学3年级的学生,虽然我已经是21岁的成人,不过很遗憾的是我到现在都还是处男,一个当了21年的处男。其实我的女性朋友其实还不算少,但就是没有成功把到任何马子。

  其实我的家境其实并不富裕,父母要供养我上大学已经很辛苦,但是我在前两年的成绩都是低空飞过,随便混过去,几乎把时间和金钱都花在女生身上,但到最后仍然没有马子和没性经验。

  在我大二上的某一天,家人突然告诉我家已经无力全力支撑我的学费生活费,要我自己想办法。於是我便醒悟过来,觉得这样继续浪费时间是很对不起自己和父母。於是,我就下定决心要搞好自己的课业和不要让家里的负担太大,所以在大二下开始,我就开始把时间与精神转移到课业上,所以我的课业也慢慢地好起来。另外,为了不要让家里的负担太重,我也在校内外找了几分工读和兼职,减轻了家里的负担和增加自己的打工经验。

  只是,我唯一不能解决和满足的就是我那强盛的性欲和对干炮的渴望。常常一大早起来,我都不知该怎样面对那根21年未使用过的坚挺大阳具。唯有安慰自己以后毕业工作后,就有办法找个阴户来满足它。所以在这时候我唯有靠上网下载A片,看色情小说来打手枪发泄的巨大的欲望和过剩的精力,常常有时要一天打三、四次才满足。

  可是不知为何,我是特别喜欢看那些人妻、熟女系列,虽然那些熟女的青春程度是比不上那些年轻的当红女优,可能我就喜欢他们那种成熟的韵味,而且,通常他们都有一对豪乳,可能是我自小缺乏母爱吧!大概从这时开始我就特别留恋那些风韵犹存的熟女和中年女人,常常幻想能跟她们干炮来一次。

  而在我大学里的其中一份工读就是在的会计室,里面有一位让我常常产生性幻想的中年熟女—刘丽琴小姐。而在会计室内的人员称她为大刘姐,因为还有一位女员工姓刘,所以帮她们做了大小之分。

  大刘姐听说今年大概有四十三岁以上,但确实的我还不知道,不过它看起来大概只有三十八、九岁左右。她的样子看起来是蛮普通一般,但我会觉得隐约中带有几分淫逸的感觉。她的头发有点小卷只长到肩膀,身高165cm左右,身材丰满或说有点小胖,而腰也有点稍粗,不过有一对三十六F罩杯的豪乳和稍微大的浑圆臀部。以生育过两个小孩的妈妈来说已经算是保养得不错。

  在办公室内,由於冷气会开的蛮大,所以大刘小姐虽然都会穿一件贴身小外套。可是,那小外套穿在身上时,更会突显出那对大豪乳。有时她会配搭一些稍为紧身的衣服时,反而看到两粒大奶之间的大缝隙,特别是当她站起来弯下腰的时候。

  有时她也会穿一些女衬衫时,但看上去是把衬衫逼得涨破破,更有时,她背对我弯下腰捡东西时,显出她那浑圆多肉的屁股时,常常看到我的小弟弟硬起来,幻想把她推在桌上狠狠干她一顿。因此,我常常都要借尿遁到厕所好好冷静一番。

  由於我是直接协助她的工读生,所以我跟大刘姐接近他的机会很多,而且我们两人的关系也慢慢地比较熟络起来。大刘姐对我也算蛮不错,所以我也逐渐把自己家境不好所以打了几份工困境告诉她,她知道后也对我深感怜惜,所以常常帮我留意其他好康的工读机会。所以我后来得有不少赚钱机会,因此我对她非常感激,把她当是我的恩人看待。

  同时在另外一方面来说,大刘小姐也已经是我重要的性幻想对象。每次我有需要的时候,都会开着熟女系的A片,但幻想着里面女优的样子是大刘姐,在快要射出的时候都会闭上眼睛幻想自己跟大刘小姐在性交,借着女优越来越激昂的呻吟声,加快上下套弄!

  「啊!来了!」 我马眼一松!,幻想我将自己满满的子孙液射进大刘姐的阴户里,为圆满结束的画面。

  当然,大刘姐也只存在我的性幻想力而已,现实上,我对她不敢做任何非分之想。不过,我跟大刘姐的关系却越来越熟络。我们不但会聊到一些公事以外的东西,也常常会互开对方玩笑。

  终於在大三升大四的暑假里,突然有了一次让我们可以突破的机会。

  在暑假期间,大刘姐请我和另一位工读生到她家帮忙搬一些旧物丢弃,因为她丈夫暂时外派到大陆,半年不在家。两个念大学的儿子也刚好趁暑假去国外游学,所以她家只剩下她一人而已。而她家是栋四层高的房子,旧物要从四楼搬下去,她一个人恐怕是搬不完的。

  於是我们都约在星期六早上八点到大刘姐家帮忙她,但在当天,另外一名工读生打电话给我说他临时有事,不能来。所以我只好一个人去她家帮忙。幸好,对我来说东西也不算多重,很快的,我们两人已经把一半的东西拿去丢了。

  因为是夏天天气热的关系,我们两人都搬的汗流浃背。更要命的是,大刘小姐今天是穿一件淡黄色蛮贴身的汗衫。因为汗湿的关系,这件淡黄色汗衫里包紧她那两颗36F大豪乳的黑色奶罩显得若隐若现。

  而且两颗大奶跟汗衫贴得紧紧,而且更明显地看出它随着大刘姐的动作跳动,搞得我的双眼视线一直无法离开她的大豪乳,裤裆间的阳具已经涨得硬硬的。

  大刘姐也是乎察觉到我一直盯着她的那双打奶,不过她却没表示什么,依然还带些微细的笑意。

  过后,剩下的旧物是比较小件和分散在其他楼层。当时我刚好急尿,所以便到三楼上厕所。由於真的太急的关系,我连门没锁好就迫不及待地掏出鸡巴排尿。

  等到我小完后,我才发现里面有几件大刘姐的内衣裤,而且款式看起来都很性感的,尤其是我看到那36F罩杯的乳罩后,不禁幻想起来,然后那根掏出来的小弟弟,迅速发涨成精神饱满的大阳具。

  就在这个时候,门开的声音传过来,我回神转过头看,原来是大刘姐突然开门进来!大刘姐看见我看着她的内衣裤,握着那根坚挺的大阳具站在马桶前。

  我们两人大概面对面呆住一、两秒的时间,在这短短的一两面时间内,我看见大刘姐的脸是从震惊转变惊讶,然后再不好意思的神情,再丢下一句:「糊涂虫把门关好!」

  此时我连忙低下头,尴尬地一直说抱歉,也手忙脚乱地把那个硬梆梆的大阳具,拼命摆回裤子里,画面十分狼狈。然后大刘姐就关上门出去。

  但我也有瞄到大刘姐在关门退出之际,她的目光仍然是注视在我那大阳具上,亦可以没有转移过。

  过后,大刘姐就匆匆地下楼。我也出来继续完成帮东西,看到附近有一个要丢弃的箱子便随手拿上来。

  这时,我不断在回想刚才大刘姐样子的表情,究竟她会为何露出惊讶的表情?

  究竟是她觉得我的阳具太小还是其他呢?心里面不断在想这个问题,大刘姐至少都看过她丈夫和儿子的阳具,是否自己的尺寸让她觉得小?

  由於我都在想这些问题,结果心不在焉手一滑!手上的旧箱子便脱手而出,掉在地上。

  这时,箱子内的东西也掉了出来。不过这次觉得惊讶的是反而是我了!

  箱子内竟然落出半根透明龟头状的东西,我马上蹲下去看,发现是一根八吋长的假阳具!

  我继续看箱子内还有什么,原来都是一些性玩具,都是女性专用的!里面还有跳蛋,几支假阳具、电动按摩棒一些,还有一本《性高潮秘诀》。

  原来大刘姐也需要用到这些东西!我想了一想,大刘姐的丈夫在大陆半年,剩下她一个女人在家,也难怪她会有这些需要,怪不得她刚才一直盯着我的阳具。突然,念头一动,觉得这可能是实现自己一直以来的欲望的大好机会。

  想到这里,我跨下的阳具又硬起来了,因为这是它二十一年来出人头地的好机会。只是,我要怎样做才会令大刘姐愿意和我性交?

  这时,我自己迅速想了一想,认为大刘姐绝对有想做爱的欲望和性冲动,不然她不会目不转盯地一直看着我的阳具。她会使用这些性玩具就表示她还有需要。

  但我的阳具够不够大呢?能不能够吸引她呢?干!这时候不要管这些!

  最后,我想了初步的简单策略而已,过后又什么变化,唯有见步走步。反正,这时我已经欲火焚身,精虫上脑了,也不管这没多了。

  於是,我先将那些性玩具收回箱子内,然后若无其事地拿下楼去。下到二楼时,只见大刘姐坐在沙发上。她看见我下来,望了我一下,然后看见我手上的箱子后,表情有点愣了一下,马上就恢复正常,也叫我过来休息一下再搬。

  她大概还未发现我已经打开过箱子,干!其实我已经打开过了啊!然后我坐下来,并故意坐近她身旁,再嘻皮笑脸地向她道歉!「你啊!真的要打屁股,都已经快大学四年级了,还会忘记锁门!」大刘姐开玩笑地说。「抱歉阿!刚才真的太急了!」我嘻皮笑脸地说。

  「你要是还拿么粗心,难怪没女生甩你!」大刘姐继续落井下石地说。当她这么一说,就正好中下我的怀。我就马上装出一副可怜和沮丧的样子,来勾起大刘姐的怜悯之心。

  「其实,我真的很担心我以后都交不到女友,一辈子都是处男!」我头低低地沮丧地说。而且还故意透露处男,方便我可以将话题拉到性方面。

  「啊!………我只是开玩笑而已,不要当真拉!」大刘姐应该被我的处男自白吓到,错愕一会儿,然后再安慰我说。

  我见我的处男攻势是乎有点效果,於是就继续掰下去。

  「是真的啦,大刘姐!现在我周围的朋友很多都已经交女友了,他们都经常在我面前炫耀自己的女友身材多好,如何跟他们搞,我听到后都觉得自己很窝囊废。」

  「你不要想的那么悲观啦,也不是只有你没女友啊,还有很多人啊。」大刘姐连忙安慰我说。

  「现在就连那些没女友的同学也都纷纷去泰国毕业旅行,然后就在地破处男身。只是我没钱,所以没跟他们去毕业旅行。」

  「他们回来后,班上大概只剩下我一个童男而已,到时我肯定是大家的嘲笑对象」我继续装出可怜头低低地样子说。

  我讲完后,大刘姐也顿了一下,彷彿不知该怎样继续安慰我。

  「不会的啦,你想太多啦!你以后一定会交到女友」大刘姐情急下只好挤出这句话安慰我。

  於是,我继续打铁趁热,趁机发动可怜攻势!

  「算啦!大刘姐你不用再安慰我啦!」

  「我不是在安慰你,你真的是个好男孩,以后你一定会找到女友跟你……」

  大刘姐说到那里就马上住口了,不再说下去。於是,我见她无意中也把话题拉到性上面,因此我就鼓起勇气,踏出第一步。

  「大刘姐,其实我也……有些东西………想…问你!」我把声音故意压得低低,还装出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地说。

  「什么事啊?」大刘姐一脸疑惑地说。

  我把嘴靠近到大刘姐的耳朵轻轻地问:「大刘姐,老实说。你刚才看到我的那里,其实是不是真的很小ㄚ?」

  大刘姐听完后,马上一脸不好意思的样子。

  「大刘姐你的性经验一定比我丰富,那我的尺寸会不会太短,我很怕以后满足不了未来的女友,然后女友就因此劈腿。」我继续装作很担心和很没信心的样子说。

  「傻瓜,我什么性经验丰富啊!」大刘姐脸红不好意思地回答。

  「那至少你是女人,知道我的尺寸适不适合。如果我用我的阳具跟你做那个,你会不会觉得不够长,满足不了你?」我继续一副天真渴望知道的样子追问大刘姐,希望引起她对我阳具的遐想。

  「你这小鬼,怎么一直问人家这些问题呢?叫人家怎样答你?」大刘姐脸红地说。

  「你照实说就好了!我又没做过,我只是想知道我的情况如何,至少以后在做的时候可以想办法让女友满足而已啦。」我一副无辜的样子回答。

  「……长短………不是………最…………重要的啦,重要的是………两人的感情好……

  互相配合啦「大刘姐结结巴巴的回答。

  「那就是说短小的阳具也可以令女人很舒服很满足啰?长短阳具都是一样的啰,都没差?」我继续问道。

  「那…那…也不是……说………长短……不重要。」大刘姐脸红结巴的说。

  我故意作出一副困扰的样子,继续追问她。「那到底是怎样拉?」

  「就是………就是……如果有选择………的话……还是……长的………好一点。」

  大刘姐一脸害羞回答。

  「那我的阳具到底算长还是算短?」我故意追问下去。

  「你干嘛一直问我,反正你的女友以后会很快活就对了」大刘姐含羞地迅速答我。

  「那是说……我的阳具………算长啰………」我一脸疑惑的说。

  「反正你的那里……又长又大,以后女人遇到你都要叫你一声小冤家!」大刘姐终於忍不住脸红地说出来。

  「大刘姐,你不要骗我哦,你骗我的话,到时是喊小冤家的是………你哦」我带着挑衅语气地说。。

  「你这臭小子,嘴巴吃我豆腐,真坏!」大刘姐脸红地说。

  看来大刘姐已经开始被我撩得开始有些春心荡漾。只要我继续加把劲,今天小弟弟就有肉吃了。

  「那大刘姐,你老公现在都不在你身边,那你会不会很寂寞?」我大胆调戏地说。「你想说什么啊」

  「想问你有没有兴趣当当我的小冤家?」我鼓起勇气说出这句话,但仍然以开玩笑的语气问她,以免到时如果闹翻,下不了台。

  大刘姐听完后,停顿想了一下。「不要再开这种玩笑,我已经是四、五十多岁的老妇人了,再讲我要生气了喔…」大刘姐一副假装要生气的语气说。

  当她讲完这句话后,我就知道大刘姐其实已经动了春心,不然她直接拒绝我好了,干嘛还要多出一句「我已经是四、五十多岁的老妇人」,摆明就是给了我暗示。

  因为她也不能这么主动直接地说「要」,毕竟大刘姐还是希望自己是被动的一方,心理比较好过。所以还是要等我继续撩动她。

  所谓好事多磨。我现在就要磨多她几下,大刘姐就会流满淫水张开大腿等我插进来。

  「我是认真的,大刘姐!」我用手抓住大刘姐的手,然后认真的语气回答。

  「我不想自己夏天过后还是一名处男。我当然可以去随便嫖妓破处。不过……

  我真的不愿意将自己人生的宝贵难忘的第一次交给一个不认识的人。「

  「而且你又对我那么好,我真的很感激你,所以我希望第一次可以跟一个和我关系密切的人。」我含情脉脉地说出这些话。

  「阿文,你第一次应该给你自己最爱人,不是我这个又老又丑的欧巴桑。」

  大刘姐也沉重地说。

  听到大刘姐这句话,表示她应该也有意思,只是她不好意思太快答应,要被动扭捏多一下。所以,其实我已经十拿九稳,但还是要继续磨她。

  「可是我现在只是想跟你做而已!」我情绪昂地说。

  「我已经老了,对…………对………性已经没那么……」大刘姐自己也开始混乱起来,不知自己想说什么了。

  哈!大刘姐已经陷入我的设好的陷阱。「你骗人!」我激昂的说。

  这时,我打开在桌上的箱子,把她那些性爱用具拿出来。然后我手上拿着一根假透明阳具跟他说:「这支是什么东西?

  「这………这………你这么那么没品,随便打开人家的箱子…」大刘姐脸更红低头地说。

  「大刘姐!如果你真的不需要,干嘛那么多这些性玩具!」

  「其实你还是很需要的,对不对!」大刘姐脸红地不回答。

  「大刘姐,我真的很想跟你做,我什么都不介意,我是自愿的,我要我的第一次性交经验是跟你快快乐乐地做,你其实只是像个老师在教导我这个学生而已!」

  「我………」大刘姐不安地望着我,说不下去。

  「难道我的阳具比不上这跟假阳具?」我马上站起来,掏出我的大阳具,然后抓住她的手去抚摸我已经硬到不行的阳具。

  我们两人沉默了一阵子,我继续握住她的手摸我那已经又影又烫的大阳具。

  「…既然这样…好啦………我答应你………但你不要后悔!」大刘姐头低低地说。

  「真的吗,你不要反悔喔」我高兴的说。

  「再说我就不来了,不过,你要听我的,不要那么粗暴!」

  「你到三楼房间去等我」大刘姐回答。

  「好!好!好!我们马上走」这是我的心情真的非常的亢奋。

  「真是小冤家!」大刘姐没好气地说。

  上到三楼,她叫我先去洗澡因为她不喜欢满身汗味做爱。她自己就到二楼洗澡。

  在浴室内,我用最后快的速度将衣物脱完,然后用最快的速度将身体洗乾净。然我只用一条浴巾包着下面走到床前去坐下。

  然后,没多久大刘姐也包着浴巾进来,只是她还将奶罩穿在身上。然后她把门锁起来,看起来她还是有点谨慎。

  接下来她走过来床边,坐在我身旁,跟我说要温柔点。

  我当时顿时不知道该先做什么,大刘姐也看得出我第一次很紧张,大概脑袋已经是空白了。

  於是,大刘姐先主动揭下我的浴巾,叫我躺在床的中央。我便全身赤裸躺在下去,只有我那精神奕奕的大阳具是挺挺站起来。

  接下来,大刘姐叫我把腿张大,然后她从床尾跪爬过来靠近我,停留我的大腿上,伸手抚摸我那根又大又烫的大阳具,在大刘姐的玉手抚摸下,然后我那根六寸长的阳具更膨胀成六寸半长。

  「你这根大傢伙真的是我们女人冤家!」大刘姐羞羞地说。

  说完后,她伸出舌头慢慢舔我阳具的根部,从根部慢慢舔上去冠状沟的部位,再舔回去根部,不时也会玩突击,突然舔我的睾丸。

  突然舔向我睾丸这下实在太刺激,真的好爽好舒服。我忍不住发出「啊~ 」一声。

  大刘姐用已经充满淫荡的丝眼看着我,叫我要尽力忍住,不要那么快射,然后嘴巴又继续回去帮我服务。

  逐渐地,我稍微习惯大刘姐舔技的节奏,便闭上眼享受她的口技。

  突然,就在大刘姐在往上舔上去冠状沟的时候,她突然用手握住我的根部,然后一张嘴马上含住我的大龟头。

  这一下突然含住我的龟头,又是另外一种境界的舒服。感受自己的大龟头被温暖的口腔包围住,然后不时用舌头偷偷挑动我的马眼。於是我忍不住又叫了一声「喔~ 」呻吟一下。

  然后我张开眼,看着大刘姐跪在我的前面,然后嘴巴含住不动,然后含情脉脉地看着我。

  当大刘姐看到我张开眼睛后看着她,她自己展示一脸满意的样子,慢慢闭上眼,然后开始慢慢吞吐我的大阳具。

  开始时,她的嘴巴先在我的大龟头部份慢慢地吞吐,然后逐渐地越含越下去,然后速度也慢慢地加快。

  我就看着大刘姐的嘴巴在我那根大阳具加速地吞吞吐吐,从含住龟头,再吞下三分之一根,最后就保持含到半根阳具。

  当大刘姐的口交速度加快时,她的头发也随着摆动。为了能够看清楚大刘姐帮我口交,我也学A片中的男优般,将大刘姐的头发用手拨开然后握住它们,把她帮我口交的表情看得清楚。

  大刘姐的口交技巧真的很厉害,舒服地我坐立不安,隐隐约约中我的臀部也不知不觉地摆动抽插起来。

  不过,大刘姐马上另一只用手拍打我的屁股,大概示意我不要动,我也听话停止摆动。

  不过逐渐地,我觉得我自己快把持不住了,随时要把爆发了。

  这时,我拼命地忍住,连呻吟声也不敢发出,誓死忍住。因为我知道我现在只要发出一丝声音,我马上就要崩溃,爆发出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快速吞吐我的大阳具的大刘姐突然发力,竟然大力地拼命吸吮我的大龟头,舌头拼命挑动马眼。

  就在这种双重刺激下,我终於忍不住要爆发,我大声叫出:「啊……不行啦……」一声,然后用双手用力压住大刘姐的头,不但不让她的头上来,反而把她压下去。

  相信大刘姐也没有想到我会这样做,结果我的大阳具就在大刘姐的嘴巴里疯狂地崩溃爆发。

  「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 」

  我不知该用什么语言来表达我射精那一刻的超快感,只有全力叫出来,发泄自己舒服到极点升天的感觉。

  我第一次在这么刺激的状况下射精,所以我的大阳具也出现异常疯狂喷射的状态。我的阳具足足在大刘姐的嘴巴里跳动的十下,平时我打手枪顶多只是跳动三、四下而已。

  而且,阳具每一下的跳动都喷出大量的精,每一下的跳动都带给我前所未有的超快感,这些超快感都贯彻在我全身。

  当我疯狂射完精后,我整个人就瘫痪在床上享受快感的余兴。这时,我的双手才舍得放开大刘姐的头部离开。

  「咳……咳……咳……咳……咳……咳……」我松手后,大刘姐便拼命地在咳嗽,然后满嘴巴都是由我射给她的子孙液,双目充满红丝泪水。

  我看大刘姐被我的大阳具呛到这个样子,我不禁有一种满足感。

  当大刘姐回过神来的时候,用手不断拍打我的大腿,眼湿湿地对我说:「你这小冤家,你想谋杀人家啊!

  「哈!谁叫大刘姐突然发力吸我的大龟头,让我溃不成军,那么狼狈,所以我也要抱着你同归於尽。」

  「而且我不知道是我的大阳具还是我的子孙液,哪一样谋……杀…………你。」我一脸满足调皮地呛回大刘姐。

  「你这小坏蛋、小冤家,还那么神气,人家差点被你的精液呛死,也不知道自己的那里又大又粗,真的会哽住,呼吸不到。」

  「要是我被呛死,就没人帮你破童子身。」大刘姐一脸装生气样子地说。

  「对不起啦,大刘姐!当时真的太刺激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然后就本能意识地压住你的头!不过,你的口交技术真的是全世界第一,如果有这种口交比赛,你一定是冠军。」

  「那是因为你还太嫩,把持力经验和忍耐力还不够,所以就会那么快就射精。不过,你倒是真的是处男。」大刘姐边摸嘴边的精液边跟我说。

  「为什么?」我好奇的问。

  「因为你那么快就射出来,才三分钟都不到就忍不住射精。我就知道你一定没试过作爱。」

  「那我是早泄吗?」

  「不算拉,因为你真的是第一次。不过,如果日后你继续加强下去,恐怕女人见到你都要脚软。」

  「可是大刘姐你真吸得我很舒服。谢谢你!」我语带感激的说。

  「也没有啦,因为我也已经四十多岁,还生过两个小孩,所以阴道已经松弛了。我老公跟我性交的时候,常常都不能在阴道抽插射精,於是我只好口交来帮他泄精,长期帮他口交下,我的口交技术才越来越熟练,你这小冤家才射得那么舒服。」

  说着,大刘姐的手也没有闲着,已经伸手抚摸我那刚刚泄完精的阳具。不过,她抚摸几下后,我的阳具已经精神奕奕的站起来了。

  「我的天啊!你怎么那么强,那么快就可以站起来了,还是年轻的好!你以后真的会是女人的冤家啊!」大刘姐看见我的阳具那么快就可以回气,一脸震惊地说。

  「大刘姐!我想看看你身体!」

  「小冤家!真猴急!」大刘姐说完后,便将身上的浴巾脱下。露出一身雪白的身躯外,和剩下那双白色的奶罩几乎包不住的36F豪乳,以及那白色内裤。

  大刘姐在伸手到背后将奶罩脱下,那双我梦寐以求的豪乳终於在我的面前展现。大刘姐的豪乳真的很大,虽然已经有一点下垂,是木瓜型的大乳房,不过以她的年纪来算,算是不错。

  她的大乳房颜色雪白,然后她的乳晕很大,但乳头的颜色竟然还是粉红色。

  而她的腰部并没有很细,可说是有一点粗,然而大刘姐的腹部却很少赘肉,可算是平坦。整体而言,大刘姐可能是属於骨架较大的女性,但其实她的身材还算保持的不错。

  接着,大刘姐慢慢爬上床,我也爬起来,我们两人半跪的姿态在床上,然后我双手伸过去抚摸那双巨乳,感觉很柔软,我慢慢往顺时钟方向搓,然后尽量伸张自己的手指,然后慢慢收紧抓住她的巨乳,透过一收一放,两颗大乳房就像是个抓不破的水袋。

  由於两颗大乳房真的是太好抓,太柔软。我突然间邪念一起,双手用力地握紧大刘姐那双手握不完的大乳房。

  「啊……啊……讨厌……不要那么大力,给你抓爆…………了!」

  大刘姐看起来也蛮享受我大力抓她的大乳房,竟然不禁呻吟起来。

  大刘姐看起来也蛮享受我大力抓她的大乳房,竟然不禁呻吟起来。那既然大刘姐喜欢这套,我当然卖力地揸揉她的大乳房。

  「啊……!来我吸吸……我……的……乳头……啊!」

  在大刘姐的指令下,我双手仍然没停止,继续大力地搓揉,只是我把我的嘴移向两颗巨乳的粉红乳头上,用力地吸吮,像个小孩在喝奶。我的舌头也没有在闲,不断地撩动那乳头,不时还用牙齿轻轻啃那凸起乳头。

  我啃一下乳头,然后马上吸吮和舌头撩动,而双手则像在搓揉,不时给予大力抓握。在这个节奏下,大刘姐乐得闭上眼睛享受,嘴巴不断发出「啊……喔……喔……」的呻吟声。

  大刘姐的双手也没有在闲着,她的一只手一直抚摸我的头,像在抚摸正在吸奶的小孩,而另一只手则在爱抚自己的私处,隔着内裤在摩擦,不时也伸去套弄我的大阳具。

  「啊……啊……轻……轻……点!换……换……另一边……啊!」

  「我……我……不行啦……没……没力啦……让我躺下……啊……!」大刘姐整个人软软无力状态下喘息地说。

  於是,我让大刘姐躺在床上,而她的两个大乳房也变成两颗大馒头般,显得大乳房更柔软,彷彿水豆腐般,随便的碰一下都会动摇,但两乳中间仍然有一条明显的大乳沟。

  我跪坐的姿态在大刘姐的胸前旁边,而我硬直的大阳具坚挺地朝向她的方向。於是,我拿起自己的大阳具去戳她柔软的大乳房,戳来戳去。

  大刘姐看见我用大阳具在玩弄她大乳房,便伸手打开床旁的桌子的抽屉,拿出一罐液体,然后将它倒一些在自己的大乳房上,然后用双手将液体在胸前搓均匀,使胸部看起来闪闪发亮有光泽。

  我问大刘姐那是什么,她说润滑剂。

  然后,大刘姐叫我骑在她的身上,说想和我的大阳具玩乳交。

  我问大刘姐为何突然想这样玩,她说因为我的阳具够大够长,玩起来比较容易夹起来,她还说她老公的阳具没我那么雄伟,每次跟他玩乳交都只能玩男下女上的方式,正好我的阳具又大又长,玩女下男上应该比较容易。

  听到大刘姐说她老公的阳具比不上我时,我顿时也觉得很爽,有漂漂然的感觉。

  我骑上去后,将自己的大阳具放在两个大乳房的中间。然后大刘姐用手将两大乳房往我的大阳具挤压,然后她将大乳房上下挤动。

  我的大阳具就被这两个柔软的大乳房包围,然后享受大刘姐用大乳房为我的阳具套弄的服务。

  乳交的感觉跟刚才的口交的感受是不同的,乳交比较像打手枪,只是是用两颗大乳房帮我套弄,不过乳交的质感是在用人体最柔软的两块软肉来套弄阳具,不是粗糙的手,所以那种爽度是更佳的。

  加上乳交的视觉效果很好,看见大刘姐用两颗大乳房帮自己服务,两颗大乳房在搓弄的过程,绝佳的柔软度加上视觉效果。

  大刘姐卖力地帮我乳交服务,快感自然也慢慢累积起来。这时,不知道是不是男性的本能的关系,我的腰也开始自动摆动起来,进进出出大乳房的沟缝。

  加上润滑剂的效果下,我能够更快的抽插大刘姐的大乳房。我双手插着腰,然后腰部前后摆动地在操那两颗大乳房。

  而我就望着自己的大阳具在两乳间进进出出和看大刘姐用手夹紧大乳房不让它滑掉,还要摆动套弄大乳房,大刘姐不时还用嘴巴帮我含住用力插过头的大阳具。

  逐渐地,我不能满足目前抽插得到的快感,为了得到更多快感,我必须抽插的更快。於是,我望下大刘姐。

  大刘姐彷彿明白我想加快节奏,於是她压紧两颗大乳房不再套动,好方便让我可以全力抽插,让阳具不易滑落出两乳间。

  接下来,我双手压在床前,头看着大刘姐,腰部就开始加快抽插动作,大刘姐也用力压好双乳。

  然后,我的抽插快感开始不断上升飙。没多久,我就知道我快要射精。到了最后阶段时,我将自己的抽插速度加到最快,我自己不禁呻吟起来,大刘姐也随我叫起来。

  两个人在一起呻吟起来配合起来:「伊……喔……伊……喔……伊……喔!」

  听到大刘姐越来越高昂的叫声,更加速刺激我提前射精了!

  「啊……啊……我射了……!」

  这次我把精都射到大刘姐的胸口前,有些远远射到了颈部和下巴,但阳具就没有像之前跳动那么多次。因为是第二次的关系,这次我的持久力比刚才口交时来得久,大约有十分钟。

  之后,我就躺在床上休息回气,准备第三次。大刘姐拿了纸巾帮我抹乾净我阳具上的润滑剂和精水,她自己也清洁自己胸前由我排出来的子孙液。

  「怎样,感觉如何!」大刘姐问道。

  「简直就爽死了,大刘姐你的大奶真是一流,弄得我欲仙欲死!」我缓缓喘息地回答。

  「你还可以吗?」

  「当然可以啊,再来一次都可以!」我回答说。

  「算啦,你还是休息一下好!」

  「大刘姐澈沤漏漭,聚聝肇膉你赶快把内裤脱掉啦,我要看你的阴户张的怎么样綝綟綖绯,綡绾綷緎我还没有看过真实的女性阴户。快脱啊!」

  「你这小色鬼,怕了你摴摬摐撦,樆杩榼荣我现在就脱拉!」

  说完后,大刘姐就把身上最后一件内裤在我面前脱下闽阂閤闺,靽靾靻鞂只见大刘姐的阴户的阴毛还真多的,可说是名副其实的黑森林。

  然后,大刘姐就躺在床上,两腿张得大大,等待让我看个清楚。而我就趴在她的阴户前面仔细地观察阴户的形状。

  大刘姐的阴唇是暗红的,且微微发黑,阴道口则有亮光,显然那是她的阴道里面渗透出来的淫水。她的阴唇饱满,丰盈,半松半紧的在一起。阴蒂则已经挺起,还带着一丝暗红色。

  然后我伸出手指去到处摸摸看,最后手指还是停留在阴蒂上,然后轻轻地挤压它,大刘姐也不禁轻声呻吟起来。没多久可感觉到大刘姐的阴蒂慢慢变硬了。

  这时,我伸出舌头去舔大刘姐的阴唇和阴蒂,一直来来回回地扫刷。大刘姐开始流出的越来越多的淫水,大刘姐的淫水的味道有点鹹和稍微一些腥味。我用双手缓缓拉开她的阴唇,然后舌头胡乱舔一番。

  而大刘姐则闭上眼睛享受我帮她口交服务,她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大声起来,双手抚摸着我的头贴近她的阴户,怕我会随时离开。

  接下来,我的手指也加入来挖掘她的淫穴,我用食指揷入阴道里乱挖,可以感觉到大刘姐的阴道充满淫水,我随时可以插进入。

  过后,我再加入多一根中指进去阴道里,然后两根手指开始在大刘姐的阴道里疯狂的抽插和挖,我的舌头更贴紧在阴蒂上迅速舔,大刘姐的呻吟声也跟着我的挖穴动作变得急促起来。

  「喔……喔……喔……喔……再……挖……快……点……老公……喔……升……升……天了……」

  看来大刘姐已经有高潮了!

  随后,她的阴户留出大量的淫水,大刘姐泄身后,阴户处的淫水将床单弄湿一小片,她则整个人更有气无力地喘息着。

  这时我跪坐面对着大刘姐的阴户,那根大阳具更早已经挺挺地对着阴户,随时准备插进去。

  但为了安全起见,我问大刘姐她这里有没有安全套给我用。

  「安全套?不用了,你就直接将肉棒插进来,我已经做了紮育,不怕会怀孕。只是你要给多我五分钟休息!」大刘姐有气无力地说。

  「那我可以中出你了!可是,我的大阳具已经等不及了,它已经迫不及待要插入你的阴道里。」

  「大刘姐,对不起了,我等不及了,我的阳具已经涨得很辛苦,我现在就要操你的骚穴。」

  我实在已经忍不住了,所以已经在大刘姐的阴户抹了一把滛水擦在我的大龟头上面,把龟头对准了大刘姐的阴户。

  「小冤家!你真猴急!进来的时候记得要轻一点,你的傢伙那么大!会塞死人家的!」

  大刘姐虽然嘴巴上说怕,但自己却把大腿张得更开,同时还用手引导我的大阳具贴近她那已经流满淫水的穴口。

  这时我跪面对大刘姐的大腿间,一只手已经楃住我的大龟头,在她的阴户上磨来磨去,始终不肯揷进去。

  虽然我从来没做过,但在网上看过不少关於做爱的经验分享,这种将龟头在穴口磨来磨去的技巧,是网上推荐有效吊她们胃口的做法,目的是让她们渴望阳具的插入,当阳具揷进去时,使她们心理上得到更大的满足和快感。特别对是那些有丰富性经验的女人。

  所以,面对性经验比我多的大刘姐,我当然要使用点小技巧。另外老实说,我实际上也是相当紧张,毕竟插进去,我就不再是零性经验的处男,从而变成一个真正的男人。

  因此,我在用阳具磨她的阴穴时,自己也在享受那份随时兑变成男人的紧张气氛,和自己的第一次性交的兴奋情绪。

  「你……快插进来,我……我……」大刘姐终於忍不住,开了口。

  「你怎样啊,什么东西插进来啊?」我故意装不知地说。

  「小冤家!你真坏,人家忍不住了!快……快……给我啊!」大刘姐急促地说。

  「给你什么东西?」我仍然装傻地说。

  「你……你的大傢伙,快插进来,我……我快痒死啦!」大刘姐开始忍不住,直接就表达出来。

  「什么是大傢伙?你那里在痒啊?」我仍然继续挑逗大刘姐,扮不知她在说什么。

  「就……就是……你的……大阳具!我……要你大阳具……揷……插进我的大淫穴。」大刘姐终於开口说出这些她难以开口的字眼,羞答答地说。

  「好!我一定听大刘姐的话,全力狠狠地操你的大淫穴!」我看时机差不多,也不再吊大刘姐的瘾。

  於是,我握着沾满大刘姐淫水的大龟头对准她的穴口,然后双手扶在床上,看着大刘姐的淫荡样子。然后我在臀部轻轻地施力。

  只是,我感觉大刘姐的阴道口很紧,我的大龟头只插进了一点点。

  然后我再慢慢地施多一点点力,可是龟头也没有插入多少。我就这样持续一、两秒钟。

  「你还不插进来啊?」大刘姐已经再崔我了。

  於是,我就不再用轻力揷.

  我的臀部用尽最大的力气狠狠地插进去大刘姐的阴道。

  「啊……」大刘姐竟然大声地叫起来。

  结果,我整根六寸半长的粗大阳具竟然全部揷进去,一冲到底!

  此刻,我感觉我已经是个真正的男人!我告别了处男!

  接下来,我感觉到我大阳具被大刘姐的阴道暖暖地包围住,里面热热的阴道壁紧紧地贴住我的大阳具,我的大龟头则顶在阴道的尽头!这种感觉太舒服,太销魂了。

  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看见大刘姐一脸痛苦的样子,双眼泛着泪光地看着我。

  「大冤家!你太大力了,你一进来就顶人家的花心,人家痛死了!」大刘姐眼泛泪光地说,然后用手拍打我的臀部。

  「对不起,大刘姐!因为刚才你的阴道口很紧,我轻轻地都揷不进来,所以才会那么大力…………抱歉!」我头低低不好意思地说。

  「这也完全不能怪你,你的阳具又长又粗,龟头有那么大,所以才插进不来。其实,不是我的阴道紧,是你的傢伙太大!」大刘姐又一脸慈祥地说。

  「可是,我真的觉得你的阴道蛮紧的,好舒服喔!」我说。

  「那是因为你的阳具很粗,我的阴道才可以紧紧包住你!天啊!以后那些跟你做爱的少女怎么办!」大刘姐一幅担心样子地说。

  「我才不管,我现在只想好好地干大刘姐你而已!」我坚定语气地说。

  「好!我也喜欢你干我!只是待会插进来,你不要那么用力快快插进来!要慢慢来插进来哦!」大刘姐语重心长地跟我说。

  大刘姐说完后,我就慢慢地抽大部分的阳具,只留大龟头在阴道里;然后再缓缓地插进去。

  我这次没有把整根大阳具全盘进去,只插进去四份之三根就抽出来。我就这样缓缓地一直重複我的抽插动作,而大刘姐也瞇着眼睛轻声地在「嗯……嗯~ 」呻吟着。

  我们双方都在互相习惯对方的身体,我在努力习惯抽插动作的节奏感,大刘姐则在习惯被我的大阳具抽插。

  「对……对……就是这样……慢慢地……嗯……嗯……嗯!」大刘姐舒服地呻吟说。

  我大概这样重複抽插了两、三百下后,觉得这样双手扶地,半跪抽插的姿势,如果不加速抽插是有点不太舒服。因此,我变换了姿势,双脚伸直伏地,双手依然扶在床上,大刘姐的大腿继续张开。

  这样,我不用多费力气就可以插的更深,轻松的多。然后我在上面看着下面被我抽插着的大刘姐瞇着眼睛的陶醉模样。

  没多久后,看着大刘姐沉醉宰我的抽插下的样子,我突然想跟大刘姐接吻。

  於是,我的身体就伏下,然后将嘴巴亲向大刘姐的嘴,然后用舌头伸过去她的嘴里,跟大刘姐的舌头交缠在一起,两人的口水互相送来送去。虽然大刘姐在跟我交吻着,可是她嘴里仍然轻轻地发出「哼……嗯……」的呻吟声。

  我的双手也没有在闲着,我把双手伸进去揉搓她柔软的大乳房,不时给她突袭,来个大力地紧抓,大刘姐就加大嘴巴里叫着的「嗯……嗯……」声音。

  看到大刘姐被我这动作加激了叫声,我就冒起了个念头,就突然加快抽插动作,每下的抽插,因为和她的阴阜碰撞的关系,发出清彻的「啪……啪……」声。

  大刘姐对於我突然而来的猛烈抽插,只能叫得更大声来宣泄。只是我为了不让大刘姐有机会叫出来,我用双手抓住她的额头,然后我的嘴巴压住她的嘴巴,不让她有机会移开。

  大刘姐被我这样用嘴巴堵住着,只能发出「呜……呜……」的呻吟声和发出急促的呼吸声外,无法有效地宣泄她的情绪,只好用她的双手用力地抓紧住我的屁股,以这样的方法来发泄出来。

  而我被大刘姐突然而来的这下抓紧我的屁股,激起我的快感。接下来,我被激起来,更加卖力地尽自己最快的速度来抽插。在我高速的抽插下,房间里只听到快速的「啪啪……啪……啪……啪……啪!」声而已。

  我的阴毛和大刘姐的阴毛不但早已湿透;而且在高速的抽插,将阴户流出来的滛水拍打成一丝丝黏液。

  没多久后,我感觉到大刘姐的阴道好像有些热热的东西喷在我的龟头,然后整个阴道不断地收缩,夹紧我整根大阳具。然后,我便停止抽插,让我的大阳具留在大刘姐的阴道里,享受她的阴道缓缓地吸吮我的大阳具。

  大刘姐已经高潮了!

  这时,我才让把嘴巴移离她的嘴。只见她也只能用嘴巴和鼻子急促地喘息着,瞇着眼睛张不来,整个人彷彿虚脱般,然后额头慢慢流出汗。

  这时,我当然还没有射精的意愿,不过也不忍继续抽插下去,决定先让大刘姐回气过来再继续。

  「怎样!大刘姐!你那么快就高潮了,可是我还没有要射精喔!」

  「你……你这小冤家!怎么突然加快,害人家那么快就泄身了!」大刘姐慢慢平伏呼吸地说。

  「我也不知道你那么快就泄了,我只是觉得突然加速很有趣而已!」我嘻皮笑脸地回答。,

  「你真是个小坏蛋!就是喜欢看到人家辛苦的样子!」大刘姐撒起娇地说。

  「没办法!我就是喜欢看到你那个样子!」我用手玩弄着大刘姐的大乳房地说。

  「真没你办法!」大刘姐没好气说。

  「大刘姐你歇够了吧!那我们就继续啦,不过,我想换个姿势做。」我从大刘姐的身体爬起来,然后将阳具拔除来。

  「你这小鬼!居然还懂得要换姿势,那你要换什么姿势?」

  「我想要试狗爬式,大刘姐你应该知道是怎样吧?」

  「我当然知道啦,只是狗爬式的姿势对男生来说会蛮累的!」

  「没关系!我累了就换个观音坐莲式,让你来动。」

  「你还真会为自己着想!」大刘姐故意酸酸语气地说。

  「哈哈!反正当时你累了,我就上来!」

  「最好你到时还记得!」大刘姐说完后便起身,然后双脚跪着,将屁股翘得高高的。

  然后,我边半跪地站起来,胯下的大阳具依然挺挺地站起来,只是它整根都闪闪发亮着,因为都是沾满大刘姐的滛水。

  忽然,我发现房间的角落有一面全身镜,只是它放反面了,没让人注意到它的存在。於是,我走下床把镜子搬过来床的旁边,一个望过去可以清楚看我和大刘姐交媾情况的位置,我调整过几次后才再爬上床去。

  「你这小鬼还真多花样!」大刘姐看见我搬镜子后说。

  「我要清楚看见我跟你交尾的情况!」我高兴地说。

  「什么交尾那么难听!」大刘姐疑惑地说。

  「我们是在用狗爬式,所以我们现在都是狗,我是公狗,你是母狗,动物都使用交尾来形容嘛!」我嘻皮笑脸地回答。

  「真是诸多理由!」大刘姐没好气地回答。

  大刘姐说完后就没再理我,就继续趴着,静静地等待大阳具的插入。我半跪的姿势在大刘姐的后面,然后握住大阳具在阴户上研磨。

  这次,我小心翼翼地将大龟头送进去阴道里,不过大刘姐的阴道口依然夹得紧紧地,要小心用力才能突破进去阴道里,但阴道里面就没像阴道口夹得那么紧。我想这是大刘姐阴户的特殊之处。

  在大刘姐背面看过去也是一种视觉享受,虽然大刘姐的身材是较为丰满,不过,还是算是身材均匀,从背后看过去大刘姐的臀傍F子�个水密桃的形状,可算是熟女中的前凸后翘。

  我的大龟头插进去阴道后,我双手就扶握住大刘姐的丰臀,她的臀部抓起来也相当柔软。接下来,我提力将大阳具挺就去她的阴道里,不过由於臀部的肉肉挺厚,阳具无法直接就插进去深处。反而,她丰臀的屁肉团还会将我的碰撞反弹回去,挑我欲再继续撞击丰臀的欲望。

  我在开始没有也没有很快地抽插,毕竟我还是第一次,很努力在适应狗爬式的姿势,因此我都保持缓缓地速度在抽插。

  我不时望向在床边中间的全身镜,看自己和大刘姐交媾的样子,自己在镜子中半跪地姿态在慢慢地抽插着屁股翘得高高的大刘姐,大阳具在大刘姐的臀部进进出出。

  而在镜子中趴着的大刘姐,则腹部是有一点点的小赘肉在晃动,更令人兴奋的是大刘姐那两颗雪白的垂下去的大乳房,随我每一次的抽动而晃摇着。

  镜子中半个大刘姐的脸则在合着嘴巴默默地承受着被我干。每当我的大样具插进去时,大刘姐就瞇上眼,嘴巴缓缓小动合一下,眉头深锁;当我的大阳具抽出来的时候,样子就如卸重任,微微挣开眼睛,小嘴也平伏回去,看像松一口气。

  「大刘姐!你快看看镜子!好有趣喔!我在操着你的样子!」我打趣地说。

  「哼……有什么好看的!我才不想看你这小猴子!」大刘姐淡淡地说。

  「嗯……你怎么停下来了!」大刘姐转过头来问道。

  「我要大刘姐你看着镜子,我才有力继续操下去!」我笑笑地说,提着大阳具在大刘姐的阴户外研磨。

  「小冤家!你真坏!人家拗不过你啦,看就看啦!」大刘姐望着镜子说。

  「好!知道了!马上为你继续抽动!」我开心地说,说完后我就马上将大阳具再次挺进大刘姐的阴道里。

  「喔……」大刘姐忍不住叫出来,在我的大龟头挺进去她的阴道口时。

  於是,我的大阳具再次回到大刘姐温暖的阴道里,继续抽插了。

  大刘姐在看到镜子里自己赤裸裸趴在床上,在被我狠狠地操着她挺地高高的屁股,脸上呈现泛红害羞的样子,大概是第一次清楚看到自己像只母狗般被人干。

  「啪……啪……啪……啪……喔……喔……喔……喔!」

  大刘姐随着我每一下地狠抽,发出「喔……」的呻吟声,两人交媾的碰撞声和呻吟声形成了合拍的节奏。

  我为了让自己视觉享受更爽,我伸手去拉抓住大刘姐的一只手,然后往后拉住挺着。大刘姐的身体就稍微转侧,两颗大乳房就往下的方向垂下去、一起摇来摇去。

  然后我在镜子里看到后,再加紧抽动,让大刘姐一脸痛苦地呻吟着,两颗大乳房更加快速地抛来抛去。

  不过,这姿势不方便我加速抽插,没多久,我就放手恢复原来的姿势。

  我扶着大刘姐的屁股快速地抽插了两百多下后,开始觉得双腿有点累和不舒服,於是抽插速度开始慢下来。

  「你是不是累了?」大刘姐是乎察觉到我抽插速度慢下来。

  「跪久了,腿有点痲!大刘姐!怎么办!」我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腿已经跪的不舒服,看大刘姐还有何建议。

  「那你就改变姿态,试试看用半蹲吧!」看来大刘姐满喜欢我用狗爬式来插她,还不舍得我别的性交姿势。

  「好!」说完后,我便由半跪的姿态换成半蹲的狗爬式继续干大刘姐。

  换成半蹲后,我发力抽动就变得容易些,而且插深一点也更方便。大刘姐知道我累了,也主动换成半趴的方式,然后主动摆动屁股来迎接我大阳具的抽动。

  看见大刘姐这样主动为我减轻自己抽插的负荷,我心里不禁感激,情绪变得激昂起来。

  为了答谢大刘姐的这番美意,我握紧她的丰臀,握捏住她柔软的肉臀,然后深深地吸一口气,开始疯狂摆动自己的腰部,不要命地抽插大刘姐的阴道。

  「啊……啊……嗯……喔……好……棒……」大刘姐也被我这突然而来的狠狠抽动冲击得兴奋起来,提高了她的呻吟的声量。

  自己则看镜子里的自己一脸认真的样子,身体都绷紧起来,然后腰部不要命的摆动抽插着大刘姐;大刘姐也一脸辛苦的样子,在闭上眼睛、张开嘴巴呻吟着,两颗大乳房前前后后地快速摆动着。

  看到大刘姐的大乳房像摆钟般摇动,勾起我对豪乳的欲望,於是我伏下去大刘姐的身体,然后双手疯狂地搓捏她的大乳房,用大母指和食指磨捏她硬凸起来的乳头。

  就这样持续地疯狂抽插了百多下,我的大腿觉得累了,慢慢地也减缓抽插的速度。看来,我要让我的腿歇息一会儿。

  「大刘姐!我要躺下来,换你来动了!」我呼吸急促地说。

  「活该……!谁叫你突然不要命的疯起来!」大刘姐也急促地说。

  「来嘛!换你在上面让我爽啦!」我有气无力地说。然后还用手拍打大刘姐的丰臀几下,故意拍出「啪啪」声。

  「好啦!那你直接躺下去!」

  於是,我便抱住大刘姐的臀部坐下来,小心翼翼地不让我的阳具从她的阴道里脱落出来。我坐下去后,两人的依然紧紧地交合在一起,之后,我的上半身便躺下去,等大刘姐来摇动。

  大刘姐两腿半跪方式在我的下面,然后背对住我,她见坐下来后一切调整完毕后,就开始摇动起来。

  我双手扶住她的腰部,然后从她的背后看她的头发在飘动,臀部之间的缝隙看我的大阳具在她的阴道里一进一出,剩下半根露出来。我在从镜子看过去,大刘姐那对大乳房随着她的摆动荡来摇去,清楚看到硬凸出来大乳头,而她就一脸认真带有些痛苦地低声呻吟。

  我不管那么多,只管静静地躺在床上享受这一切。

  大概动了一下子后,大刘姐开始越坐越深,由开始时的插入半根阳具,变成大半根吞没。她身体微微向前倾,双手扶在我的大腿上,两颗摇动的大乳房也随着往前垂下,她的呻吟声也渐渐大起来。

  大刘姐是乎不满足於我的大半根的大阳具。於是,大刘姐由半跪变成半蹲的姿态。

  换成这个半蹲的姿势后,大刘姐的阴道便插入得更深,将我的大阳具全根没收。

  「啊……啊……喔……竟……竟然……塞……满……」大刘姐眉头深锁地呻吟着。

  我躺下来休息也慢慢地回过气来,所以也开始想动了。於是,我用双手扶着大刘姐的臀部,减轻她的上下摆动的力气。另外,我也用腰部抽动往上挺,频频跟她发出「啪啪」的撞击声。

  「你这小鬼又动起啦了!」大刘姐打趣地说。

  「我不忍大刘姐你一个人孤军作战!大刘姐,我们移动一下!好不好!」我突然想移动方向。

  「你又有什么鬼主意?」大刘姐疑问地说。

  我双手扶在床上,慢慢地转移,大刘姐也不想抽离我的大阳具,便跟着我移动。於是,我们转移到面向镜子。

  「呵!原来是这鬼主意!」大刘姐一脸恍然大悟地说。

  我把自己的双腿张得开开,让自己的睾丸和深深插在大刘姐阴户剩一点点外露出来的阳具根部清清楚楚展示在镜子前面。

  而大刘姐的整个阴户充满滛水也清楚地展露出来。只见ㄧ大片黑色的阴毛已经湿透了,两个大乳房被我的双手紧紧地握住玩弄着,她则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着镜子。

  「可以继续啦!」

  我双手往后扶在床上,先发制人用力地往上面挺了一挺,接下来,大刘姐也继续上下摇动腰部。

  在镜子面前,我们两人性器官交媾的情形可以清楚地看到。大刘姐的阴户抽离我半根大阳具,抽出来的阳具都闪亮地沾满淫水。然后,又继续整根被阴户吞没掉。那两颗大乳房随着大刘姐上下摆动,没有间断过。

  不时,我还抓住她的双手往后,然后躺着摆动腰部,看大刘姐的大乳房在这样冲击下,抛来抛去,大大摇动着,然后眉头深锁地呻吟。

  我们用这女上男下的姿势维持抽动了两、三百下,大刘姐也开始气喘喘地慢下来。我便叫大刘姐转过来面对我,方便我抱紧她抽送。

  於是,大刘姐转过来面对着我,双手扶在我的胸前,继续扭动腰部。我则双手握住那对大乳房搓捏。

  看着我的阳具在大刘姐的阴户进进出出,逐渐抽插出白色的泡沫,自己的阴毛已经湿贴贴一片;从大刘姐阴户流出来的淫水不但湿我的睾丸,而且还流到我的屁眼,持续地流到床单上。

  因为这已经是我的第三次了,所以这次持续得很久。不过,我也觉得自己的快感不断地上升,可能随时要第三次爆发了。

  於是,我把大刘姐上半身拉下来,双手握住她的屁股,然后用力抓住它们上下摆动。自己的双脚举起来站近床面,借力来帮助我的臀部上下摆动。

  大刘姐大概知道我想要射精了,於是她也很配合地摆动屁股迎合我的抽送动作,发出清晰巨响的快速「啪啪啪啪」肉与肉的撞击声。

  「嗯~~~嗯~~~嗯~~~啊~~~喔~~~嗯~~~嗯~~~嗯~~~」大刘姐为了加快摆动屁股不泄气,闭紧嘴巴地低声呻吟,不过太激烈的撞击也是她不得不「啊」一声叫出来。

  我的快感越来越高,抽插速度也越来越快,我也呼吸急促起来,手也更用地紧抓住大刘姐的屁股。

  「喔~~~~啊~~~~喔~~~~啊~~~~喔~~~~啊~~~~~」

  大刘姐在我高速的抽送下,也忍不住开口呻吟宣泄,放弃主动摆动屁股迎合我,直接伏在我的身上,享受我的快速抽插。

  突然,大刘姐的阴道收窄起来,我的大阳具被包围起来一收一放吸吮着,还紧夹得寸步难动。

  「啊~~~~啊~~~啊~~~」我兴奋中带些痛苦地叫了出来。

  我的马眼在这样的收缩刺激下闭不住了,终於忍不住发射出来,大阳具不断在阴道里跳动射精。

  我闭上眼睛,享受第三次射精带来的顶点高潮;双手大力抓紧大刘姐的大屁股,宣泄体内不断涌出的快感。

  阳具大概跳动了五、六下才停止射精,等我射完出来,我的双手才舍得放开大刘姐的屁股。

  而大刘姐也一脸满足地闭上眼睛喘息着,翻过来躺在床上休息。

  我在射完精后,整个人都迷迷糊糊,脑袋一片空白,於是就闭上眼睛休息。

  就这样,我们两人大战完毕后,就在床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六点多了,而大刘姐继续睡在旁边。数数看,我们大约睡了六个多小时。

  於是,我动了一动便起来,而大刘姐也醒过来了,我们两人看着对方,竟然不好意思。

  「大刘姐,你也醒过来了!你还好吧!」为了不让气氛尴尬下去,我先开口说话。

  「差点被你这小冤家操死!」大刘姐装作生气地说。

  「没那么严重吧!你是欲仙欲死吧!」

  「你真讨厌!不过我还是第一次遇到像你这样强壮的傢伙,居然能连续来了三次,被你操完后,我还是第一次累得马上睡着!」

  大刘姐的语气是乎还有跟她老公以外的人做过。

  「你第一次就那么强,以后你多做几次熟练后,我就不敢想像,你以后的女友真的的会被你狠狠地操死!而且,我都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再嚐你的大傢伙………」大刘姐担心地说。

  「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不会忘记大刘姐你对我的破处恩惠。以后无论怎样,我都一定全力满足你!而且,我也不舍得你!」我赶紧安慰大刘姐说。

  「你这小冤家!嘴巴还真甜!不过,你要记得喔!」大刘姐开心微笑地说。

  「大刘姐,你我都已经醒了,不如再来一次!」我笑口淫淫地说。

  「你……你小冤家还想要?我的天啊!年轻果然好!我也很想,但是我等下七点半约了姐妹淘来我家,所以……不行喔。」大刘姐一脸惊讶然后又沮丧地说。

  「这样,没办法啦!不过明天可以吧!」我带点失望地说。

  「就明天吧!那你就明天再过来吧!」

  「好!那我明天再过来跟你玩!那我来之前会先打给你。那我先回去啦!」我又开心起来地说。

  过后,我就穿上衣服,整理一番。然后大刘姐便送我下楼。走的时候,大刘姐还依依不舍地看着我离开。

  在离开的路上,我心情愉快地鴐着机车,边想到明天可以跟大刘姐干炮,而且以后还有很多机会可以干炮,最重要自己已经不是处男了,而且自己的性能力也是乎蛮强的,结果裤裆又硬起来。然后我就随便买了个晚餐回家去,期待明天快点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