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凤求凰】【作者:5icore】【完】
1

  小鱼就这样收拾好行囊出发了,跟阿吉道别以后,头都不敢回的就踏上飞机了,一飞就是十几个小时,晃悠晃悠终於到巴黎了。这么个浪漫的都市啊,可小鱼却一点都不觉得新鲜,她突然之间搞不清楚自己为甚么在和阿吉订婚以后还要来这么个天远地远的地方来学甚么该死的艺术。

  巴黎的一切都很陌生,又好像并没有不适应,只是隔着时差隔着距离,让小鱼越发地思念阿吉罢了。隔三差五虽然会抽时间和阿吉视频,可是到了夜里,那种突如其来环绕在四周的孤独感,还是会让小鱼感到有些无所适从。



 我猜这大概就是小鱼突然对同班的R君产生了好感的原因吧。

  具体来说也不是突然的,小鱼因为是班长,所以确实要比其它同学更加关注班上别的国家的人,谁让这么大个班,80% 以上都是中国人呢。R君诗歌很典型的日本小哥,长着普通的日本人的脸,留着很常见的日本式发型和胡子,连穿着也散发着一股优衣库的气息,分明和这个时尚之都是有出入的,可又让人觉得分外和谐。

  小鱼不清楚自己是甚么酒加入了班上的联合国小分队,每一个组员都来自不同的国家,小鱼也搞不清楚是哪一天她的同桌就从西班牙小哥变成日本小哥了,然后直到期末也没变过。

  R君在巴黎是有伴侣的,他的妻子,那个娇艳动人的小女人。不过大家都知道R君其实也很难做,他住在学生宿舍,自己的妻子却和别的男人住在一起,还一起去环游欧洲,他们的婚姻似乎一直是岌岌可危的,总是处在好想要离婚了,可R君却怎么也不愿意离婚的地步上。

  作为班上唯一的一位即将步入婚姻殿堂的姑娘,小鱼自然而然就喝R君亲近了起来,聊彼此的国家,彼此的文化,还有彼此的伴侣,小鱼起初也以为R君和阿吉一样是喜欢被戴绿帽,并且享受其中的,可是越是了解,就对R君越是同情。

  R君尊重着他的妻子,可是他的妻子却只是一味地自私地只为她自己着想。

  小鱼不禁这样在心里为R君打抱不平道。

  说不清是因为这样的同情心让小鱼的心里产生了变化,还是某一天上课的阳光正甚,照在R君脸上的光影格外好看,才让小鱼动了春心,但是至少小鱼知道糟糕了,她又喜欢上有妇之夫了。

  小鱼不是没想过要在巴黎物色一个长期炮友的,毕竟她是那个性欲强,常渴望的小鱼啊。但是在某次冲动下的一夜情后和阿吉认错以来,就被阿吉禁止和别人发生性行为了。当然这是出於安全考虑,也是对阿吉的忠诚的。

  小鱼还是在尝试着跟阿吉旁敲侧击,不过阿吉都没有松口的迹象,小鱼甚至都忍不住跟远在国内的大叔(情人)抱怨阿吉似乎只允许小鱼和大叔发生关系了,大叔居然还笑着调侃说莫不是阿吉看上他了,对他那么好。

  因此小鱼感到很苦恼,她知道她是想睡R君的,但其实她也试探过R君很多次了,虽然不敢明说,但是也清楚地知道了R君对除了他妻子以外的女人都没兴趣。小鱼猜想,这一方面,R君大概和阿吉是一样的。所以小鱼也更加难过起来,她不想失去这么一个聊得来的朋友,可是憋着喜欢不说,也真的很不是她的风格。

  纠结着,隐忍着,期末就这么来了,考完最后一门后和班上的两个美人小伙伴去吃家乡菜,喝着喝着,小鱼就憋不住了,把喜欢R君的事儿就一股脑全倒了。

  可是让她想钻个地缝的是两个美人一脸早就知道的淡定表情给小鱼出谋划策,还跟她说,估计全班只有她们那一桌的外国人们看不出来小鱼喜欢R君了吧。

  学艺术的就是不一样啊!明知道小鱼已经订婚,R君也是有老婆的人,还可以这样淡定的为她出谋划策,并且跟她说人生苦短及时行乐,你不说,我不说,别的人怎么会知道她把R君睡了呢!

  那天晚上,小鱼失眠了,灌醉并推倒R君的念头就不断地在她脑海里打转,但同时也上演着各个不同的版本。令小鱼惊讶的是,在这个阂不上眼的晚上她突然意识到她对R君的感情已经不仅仅是想把他睡了这么简单了。

  要说是喜新厌旧吗,也不是,小鱼依旧爱着阿吉,喜欢着大叔,但她现在也喜欢着R君,喜欢这个笑起来有点羞涩,累起来一脸呆滞,时常会用手指头戳她的日本男人。在这之前小鱼想都不敢想自己会喜欢上一个外国人,更不要说对方并不是个帅气的男人,顶多算得上是儒雅罢了。

  难不成是大叔成瘾癖?小鱼摇摇头否认了,虽然这三人都比她大了那么十来岁,可是小鱼平时也并不是那么喜欢年纪大的人,她喜欢有趣的灵魂。

  小鱼看着天花板到天亮也没能思考出个所以然来,最后只得承认自己就是个见一个爱一个的花心大萝卜了,她觉得自己如果是个男人,一定能祸害一片小姑娘。

  在认清了自己的真实本性后,她倒是如释重负地跟着初升的太阳一起睡过去了。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小鱼决定跟阿吉摊牌,告诉他自己真的喜欢R君,想问阿吉,她能不能试着和R君更近一步。她在心里告诉自己,如果阿吉说不,她就将这个人尽皆知的秘密永远吞在肚子里,绝不会告诉R君半句。

  「你看着办吧。」阿吉在视频那头说着。小鱼突然有些慌了,她分不清这时候阿吉到底是怎么想的,这句话到底是出於自愿还是像R君对待他妻子那样的无可奈何呢。

  网路可以传送过来画面、声音,却传不来那些被隐藏的情绪。

  小鱼不安地看着阿吉,阿吉也安静地看着小鱼,面面相觑。

  「我去工作了,你再睡会儿吧。」说完阿吉就挂掉了这次越洋FaceTime。他生气了,小鱼这下子能确定了。

  那就让这个秘密烂在肚子里吧,小鱼这样警告着自己。

  出分的那天大家都很紧张,但好在每个人都通过了,没人需要补考,皆大欢喜。下午事展出的日子,将这一个学期辛勤的作品拿出来给别人参观。小鱼不知道R君能不能发现她在作品里加入了日本的文化元素,这都是因为他。她也看见了R君的作品里有一张照片是她的背影,她不确定那只是凑巧因为她那天刚好穿了件扎眼的外套,还是在那一天她的那个背影真的被R君看到心里去了。

  或许已经不能用纠结来形容了吧,准确的说,小鱼感到了痛苦,像又一次经历了单恋一样的难过,那种想言却不敢言的怯懦笼罩了她。

  当晚全班都决定了去喝酒,去酒吧,去蹦迪。R君说他下周就回日本了,也不确定自己会不会再回巴黎,也不确定他妻子是不是会和他离婚。小鱼感觉就只有这一个机会了,只有今天了。

  她知道下一个学期R君就会转到别的系所去,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见面,毕竟课业也是很紧张的。小鱼对着另外两个美人夥伴使了眼色,他们也瞬间懂得要做些甚么了,R君身边的两个好兄弟就着饿轻易地被支走了,剩下R君一个人闷闷不乐地在那里喝闷酒。

  看着R君的样子,小鱼突然觉得有些好笑,她知道他是不善酒力的,上次聚会喝酒的时候,才一杯啤酒下肚,R君的脸就红成烂番茄了。小鱼安静地坐下来,就坐在R君旁边,没有劝阻,更没有说话,就一直看着R君一杯一杯地灌。然后看着看着小鱼也拿起杯子和R君一起喝了起来,一杯,两杯……记不得多少杯,小鱼自己的意识也开始有些不那么清楚了,再看身旁的R君更是已经不省人事了。

  兴许是真的醉了,小鱼凑得离R君越来越近,然后在他的脸颊上轻轻地印了个吻,然后傻笑着傻笑着居然就趴在R君身边睡着了。

  醒过来的时候小鱼发现自己在R君肩膀上,R君也是半梦半醒地看着她。这时候也还只是后半夜而已,夜店里的音乐还是很大声很刺耳,不大声说话根本听不见对方说甚么,所以小鱼就只能这样看着R君不停的张嘴又闭嘴,却完全听不到了R君说了甚么。

  他脸上的唇印,不知道他看到了没有,小鱼这样私自琢磨着。可不知怎么的,那张开合的嘴似虎就是让小鱼着魔了,也没等R君说完他想说的,小鱼就忍不住倾斜身子吻上去了。这时候脑在里就只有那句小夥伴跟她说的:「R君这样的男人啊,就是闷骚,你直接把他推倒铁定吃得到。」这样的孤注一掷小鱼自己也是惊讶的美= ,所以在吻上去的那个间隙,她停滞了一下,也正是因为这个停顿,在小鱼伸出舌头的那一瞬间,R君将她推开了。

  R君睁大了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看着小鱼,但在下一秒,R君闭上了眼睛,和小鱼彻底拥吻在了一起。

  没有任何言语上的沟通,两人只是单纯的拥抱着,抚摸着,亲吻着,热烈又激情,温柔又缠绵。

  小鱼握着R君的手,引导着他摸到了自己的乳房,几乎是同时的,她感受到R君的下体起了反应,有个坚硬的东西贴上了她的身体,和自己正接吻的这个人气息也变得紊乱起来。不用小鱼再引导,R君便知道自己弯曲起了手指,揉捏着小鱼如今36F的奶子,另一只手也顺势将小鱼拉来贴得更近,然后滑到了柔软却充满弹性的屁股上去了。

  一阵拥吻之后,小鱼轻推开了R君让自己有些喘息的机会,可是R君似虎并不想分开,立马又亲了上来。小鱼嘴角带着笑,脸颊也带着娇羞,凑到R君耳旁说道:「去厕所吧。」说罢便拉起R君的手网夜店深处走去。

  这里的灯光没有外面昏暗,但红蓝交织的灯光倒是增添了另一番情趣。再加上从别的隔间里传来的此起彼伏的呻吟声和肉体碰撞的声音,小鱼感到身体更加燥热起来,也听到身后人明显吞咽口水的声音,攥着的手拉的更紧,更迅速地编纂见了还空着的那一间去。

  到达这样一个密闭的小空间里,两人好像都拘谨起来了,没有了下一步动作。

  R君依旧大力地吞咽着唾液,小鱼看着此时僵硬的R君,反倒觉得他越发可爱起来了,身子向前倾就给了R君一个蜻蜓点水式的浅吻。许是这动作刺激到了R君,只见他深吸一口气便用力将小鱼揉进了怀里亲问了起来,两手也没有闲着。

  小鱼穿着深V领的吊带贴身短裙,将身材勾勒的恰到好处又诱人十分,正因此,R君的双手才可以轻易的探进裙内,直接揉捏着没有穿奶罩的坚挺乳房。手指尖有些笨拙地玩弄着乳尖,却让小鱼像是过电似的从唇齿间滑出了呻吟,也将手不由自主地伸向了R君的下体,然后抚摸起来。

  大约两人都有些吻累了,小鱼蹲下了身子,解开了R君的皮带,将早已坚硬得开始溢出汁液的男根含在了嘴里。R君的性器算不上特别大的,只能算是个亚洲男人的正常尺寸,可是就是这尺寸,正是小鱼钟爱的。

  像是看见了垂涎已久终於吃上的佳肴似的,小鱼小心翼翼的用舌尖舔舐着,在龟头处打转,让它变得更加湿润,也更加灼热。在用舌头享受过之后,小鱼终於在此将那条阴茎含进了嘴里,开始了吞吐的动作,R君也不由自主地扭动起了腰肢,显然还不够满足的样子。

  小鱼又将指尖轻柔地附上了两颗蛋蛋,然后小力地温柔地抚摸揉捏着它们,给它们带去刺激,也给R君带去快感,就在这样双重冲击下,R君在小鱼嘴里缴了枪,鸟儿也在颤抖一阵子之后慢慢软了下来。

  R君看着已经瘫软的鸡巴,再看着小鱼吞下精液的动作,脸上写满了迁就。

  可是小鱼这时候又怎么会轻易放过他?

  手指一勾,本就细滑的肩带便落了下来,两颗大白兔从束缚着的黑裙中弹脱出来,让R君的小小鸟不由自主地也动了一下,不用小鱼示意这次R君也知道埋头就是一阵舔弄,惹得小鱼越发瘙痒起来,不仅是呻吟这么简单,也不自觉地扭动起来身子,然后引导着R君地手探到了裙下,那里是早已湿成一片的汪洋大海。

  小鱼的内裤感觉稍一用力就能滴出水来,这应该也让R君噶到更加兴奋,都用不上甚么温柔的前戏遍轻易将手指探入到了小鱼的浪穴里,突如其来的触感让小鱼不小心加大了呻吟,也让R君的阴茎再次站立了起来。

  小鱼柔软的肉壁包裹着R君的手指,紧致又不失弹性,让R君也有些欲罢不能了,迫不及待地抽出手指来,询问小鱼是否有戴套。

  「进来吧,R君,你进来吧,人家想要……」此时的小鱼也顾不上那么多,小穴的空虚感只促使着她寻求更多的东西去填满罢了。

  犹豫着的R君看着面颊绯红,扭动着身子的小鱼,终於是欲望战胜了理智,一个挺身就将鸡巴塞进了小鱼多汁的鲍鱼里面去。比手指感觉到的更敏感的温热和紧致湿滑,让R君差一点就射了出来,不过好在先前已经射过一次了,所以只是稍作停顿,R君便动了起来,有节奏地律动着,忽浅忽深,操得小鱼淫叫连连。

  「啊,R君!好棒啊,R君!」

  「用力,再用力一点!快一点,啊啊啊啊,慢一点,求求你慢一点……」「好厉害,R君,你好厉害啊!想要更多,给我更多,好不好!」「噢!是那里,对对,就是这里,用力,用力!」小鱼的喘息已经越来越重,身体也开始变的无力起来,全靠R君将她的身体支撑着按在墙上,让那双峰在略微粗糙的墙壁上小幅度的摩擦着。

  终於在最后一阵加速抽插中,小鱼和R君一同迎来了高潮。R君的呼吸声传入小鱼的耳朵里,让她一个激灵,又用力夹了一下还在阴道里耽已经见软的小鸡鸡。

  「小鱼,别捣乱。」在做了这么久后,小鱼终於听到了R君充满磁性又低沈的嗓音。

  小鱼满足得回头看看同样累瘫在她肩头的R君,温柔得笑了。

  邮件送出!

  那天晚上之后R君和小鱼都选择性失忆得闭口不谈那晚的事情,还是和往常一样,聚会时正常聊天,正常打闹,没有多一分逾越的动作。而在昨天,R君搭上了回日本的飞机。

  此时的小鱼坐在电脑前将那晚偷偷录在手机里的声音用邮件的方式传给了阿吉,当然也顺带抄送了一份给R君。

  不知道他们俩会有甚么反应,想到这里,小鱼便觉得有趣了起来,脸上又挂起了得意的笑容。

  希望这个生日礼物,阿吉会喜欢吧~

  【完】

  字数:5329

版主寄语:
阅文后请用您的认真回复支持作者!
点击下方的【支持图标】 同样可以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