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和老公朋友在外打野炮】【作者:不详】【完】
1   我,34岁、住南部、已婚、160公分、52公斤,32D/25/34,在一私人机构任会计。我的老公他36岁,就职某国营事业员工,他也是该事业工会干部。我的婆婆,63岁,都在家中,闲来无事常约好友数人旅游,所以每月也有十数日不在家中。我们一家三人住在一个三楼透天厝,一楼是车库,客厅、厨房、浴厕、卧室等都再二楼及三楼。

  我老公有一个相交多年的好友他叫明,在某高中担任体育老师,172公分,大该是70公斤,有点肌肉…长的不算是帅,但是蛮有个性的,谈吐还算幽默,听说在学校里也是不少小女生暗恋的对象。

  明和老公高中就认识了,又是住我公家附近,所以他跟我公一家人都熟识,也常往我公家跑,其实我跟我公一家人也没把他当外人。

  这一天,我公代表工会北上开会,隔日回来。我婆婆跟好友一起到中部山区旅游,两天后回来。所以,今天就我一人在家了。

  由于上班都需穿窄裙衬衫裤袜,冬天还好,南部的夏天天气炎热,穿着裤袜,裙内闷着一整天有的湿黏,一到家我就先洗了个澡,换了件细肩带无袖小可爱、短热裤。

  正准备我自个儿晚餐的时候,听到有人按门铃。

  到楼下开门,原来是明。他刚由学校回来,穿了短裤跟背心就来了,举止间可以窥视到他壮硕的胸肌跟翘翘的屁股。

  我带他到二楼客厅坐。一坐下他就问我公下班了吗?其实他应该知道我公这时候下班还不是到家的时间。

  我回他:我公今天不会回来,到台北开会去了,明天回来。

  他说:那真不巧,想说买了几件丝质的三角裤,我自己穿了还蛮舒服的,你公不也穿三角裤吗!想让你公挑几件。

  我心想:公的三角裤真的是旧了点,本想帮他买几件的,一直忙都忘了。

  正想着有点出神的时候,明叫我了。

  内急厕所借一下。

  还没等我回他的时候他就急忙走到浴室去了。我家二楼是全套的卫浴,三楼的才是单独的厕所,所以平时有访客,我跟我公都带客人到三楼的厕所。

  我心想,明是真的内急喔,不然怎不到三楼的厕所去呢?

  有一下子了,明出来了。

  他坐下来,我给他到了饮料。

  我方坐下,明开口了: 嫂子的身材真是不错,你公真是幸福呢!

  我说:小真的身材也不错啊!很丰满呢!

  小真是明的老婆,158公分、55公斤、34C、26、36,在医院当护士。

  明说:小真有点胖,胸部又有点下垂,那像嫂子你的身材好呢!

  我听了心底真是偷偷的小骄傲呢!其实之前我跟公和明东及小真到宝来洗温泉,早已看过小真穿泳装的样子,怎会不知道小真的身材呢!

  明又接着说:你不知道,都跟她说了,买内衣不能随便买,都把胸部穿变形了吧!

  我说:明,小真也是替你省啊,不想买那么贵的内衣吗?你还怪她!

  明说:我跟她说过,买好一点的,穿的也久一点,又可防止胸部下垂。嫂子,你的胸部就很坚挺。

  我说:明,别那么不正经,都几岁的人了。其实被人称赞,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明说:嫂子,你的内衣很贵吧?你公真好,真舍的让你花钱呢?

  我心想,我一直以来都是穿CK的,我喜欢这个牌子的内衣多数是薄纱的,穿起来胸形很美,价钱当然不便宜。

  我说:明,你搞错了,我公哪会愿意让我买那么贵的内衣,都是我自己的薪水买的。

  明说:喔!你说的CK我没听过有出内衣。

  我说:有啊!CK出了多东西啊,服饰、手表都有啊!

  明说:喔!在浴室中看到的就是CK的啊!

  我心想,糟糕!刚洗完澡,衣服还没洗,所以都还在洗衣蒌里,他刚上厕所的时候一定看到了,而且我今天上班还是穿着CK的丁字裤,现在感觉像是被偷窥了一样?

  这时心跳有点快、呼吸有点急促,想必脸上也有点泛红吧!

  我有点生气、急忙站起来说:明,你怎偷看我的内衣啊!你很过分喔!

  我这时语气有点急,其实是有点紧张跟不安。

  明即忙着也站起来解释说:嫂子,我不是故意的,只是看了你的内衣裤,又想到小真的内衣裤,觉得你的式样跟小真的有很大的不同,一时好奇所以我拿起来看个详细,你不要生气啦!

  这时我看到他的反应觉得有点好笑,便一股脑的往后就坐在沙发上、不自觉的笑了出来。

  明看到我笑,他才放心的坐下跟着说:嫂子,我以为你生气了,吓死我了。

  明坐下的那一瞬间,探看到东他短裤的缝隙间,他三角裤股股的重要部位。

  有点出神了。

  明说:嫂子,别怪我不正经,你内衣真的美,穿起来很衬你的身材,小真穿起来可能也没你那么好看。

  被他一夸,真是快飞上天了。

  明又说:嫂子,你刚站着的时候,我偷瞄了一下,屁股很翘,是穿丁字裤吗?

  我说:对啊!穿丁字裤的时候,臀型会比较美,我上班穿窄裙又不会露出内裤的边痕。明,小真上班穿护士服,应该让她穿丁字裤,臀型也会很美的喔!

  明说:对啊,她生日快到了,该买一套好一点内衣裤给他惊喜一下,反正她也舍不的买,干脆我买来给她当生日礼物,她一定很开心的。

  不过、嫂子,我一个男人,对这个不太懂,你可以教我吗!

  我听了,有点不知所云,不知怎么接下去。

  呆了一会,我说:怎么教呢!

  见明急忙的走向浴室,我来不及阻止他,他就拿了我刚换下来的内衣裤出来,在我面前摊开说:

  你现在跟我说,要怎么挑适合小真的内衣。

  我还没开口,明说话了: 嫂子,你换下来的内衣还有淡淡的体香呢!这时待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早已拿起内裤放在鼻尖闻了,说: 哇!嫂子,好浓郁的体味呢!

  听了我才想到今天中午在公司休息的时候,看公司的电视,不慎转到A片台,那时看了,我的小穴分泌了不少的淫水。

  当我回过神的时候,呼吸更急促、心跳也更快了,脑海中浮起了今天中午在公司休息室中看到的A片台播放的情节。

  不自觉的,感觉到室内的温度变热了,看到眼前的景象,一个老公以外的男人拿这自己的内衣裤猛闻,还一边赞赏自己的身材,小穴那也传来不一样的感觉,也感觉到小穴不争气的流出一点点的淫液,那种感觉就好像每次月事刚过后,总会很渴望着老公的肉棒狂插我的小穴,但又感受不到小穴里饱满的空虚感一样。

  当我很渴望着可以做爱的时候,眼前这个充满肌肉浑身健美的男人,他的肉棒不知道是否是充血冒着青筋的挺立着,龟头上的马眼不知道是不是流着晶莹剔透的淫液,昂首自信的,就希望可以跟他发生着什么,但是道德的理智,又把我拉回到现实,一遍遍的提醒我,不可以做对不起老公的?C就在这样矛盾心情的纠缠下,我都不知道跟明说了些什么,只知道在那段难熬的时间里,我不断的偷瞄他股股的裤裆,期望可以一眼看穿他的短裤,看到那爆着青筋的肉棒。

  终于,明说他要回家了。一种解脱又失落的感觉浮现了。

  跟他道goodby之后,让他自己走下楼去了。

  确定他走了后,我摊在沙发上,一遍遍的回想刚刚发生的情节,想着刚看到明短裤内股股的三角裤,我伸手拉开热裤的拉链,手伸进热裤里,慢慢的抚摸被淫水浸湿的阴蒂,抚摸着被淫水润滑着滑的不能在滑的小穴。慢慢的,我揉着阴蒂,感觉她充血而挺立了,另一手指慢慢的滑进满是淫水的小穴中,缓缓的进出,由浅而深,我不自觉的低声淫叫着,臀部有规律的往上挺,希望在小穴中的是粗大可以充满淫穴的肉棒……就在我陶醉在自慰不自觉的淫慾中,听到一楼往二楼的楼梯出现脚步声,我急忙的抽出浸在满是淫水小穴中的手指,胡乱的整理了身上的衣裤对着楼梯看到底是谁。

  是我,明喊着。

  什么事又回来了,我应着他的回话。

  明上到二楼后,手上拿着几件男生的三角裤坐下。

  明说:刚到家后才发现忘了拿三角裤给你挑,反正你公不在,你就帮他挑,这几件质料都不错喔。

  明可能发现我的手湿湿的及刚自慰时延大腿的内侧流下的淫水,他直盯着我的热裤上忘了拉的拉链,他似乎发现了我刚正经历了一场自慰的春宫戏,他似乎看穿了我心中的慾望,那种想被暴满青筋的肉棒狂插小穴的慾望,我不想等,不想等道德的理智又将我拉回到现实。

  我直觉的反应将热裤的拉链拉上,明也回过神。

  我说:好吧!我帮我公挑,但是我不知道这个size跟我平日帮公买的三角裤的size是否一样。

  他体型跟你差不多应该跟你一样的size吧!

  明说:不能随便挑啦!三角裤跟四角裤不一样喔!穿的不合身会影响穿起来的舒适度,你要想清楚。

  我说:那怎办呢!还是等我公回来再挑,可以吗?

  明说:既然你说你公的size跟我一样,我有个方式可以让你确定一点。

  什么方法呢?我回明的话说。

  这时只看东很快的将他的运动短裤脱下,只剩一条紧的不能在紧、裤裆股股的三角裤。

  我看呆了,刚刚还挣紮着希望可以被他三角裤内爆着青筋的肉棒狂插,这会呢?爆着青筋的肉棒离我的距离是这么的进了,就只差明下半身唯一的三角裤了。

  我的心跳的更快了、呼吸更急促了,刹那间我感觉不到明他也正看着我狂乱起伏不定的胸部。看着看着,明的巨根反应更剧烈了,看到他三角裤内爆着青筋的肉棒正一抖一抖的颤动着,似乎要撑破他那件小的不能再小的三角裤呢!而我看的小穴里淫水直流,小穴里奇痒无比,真希望可以被东的肉棒狂插。

  终于,划破这僵持的景象。明他粗暴的抱我,我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呆了,不知何时明脱去我的细肩带无袖小可爱,我的CK蕾丝薄纱内衣也掉落在一旁,我回过神时是明正用他灵巧的舌头轻舔我乳头上,舔的我乳头奇痒无比,很快就挺立了。

  明的手也不安分的由胸部慢慢的滑到我的热裤纽扣上,不一会的功夫,平日非常难脱的紧身热裤,明都能很迅速的脱下。这会儿,只剩我身上小的不能在小的CK蕾丝丁字裤。我更害羞了,明轻轻的把我抱起,走向卧房中。当我躺在跟我公的席梦思弹簧床上,明正脱去他身上的运动背心及身上仅剩小的不能在小的三角裤。我很害羞的看到他勃起的肉棒,爆着青筋、泛紫色火红的龟头,沿着马眼滴出些许晶莹剔透的淫水,厚实的胸肌、稀疏的胸毛,看了更是让我心跳加速、呼吸更急促了。

  明缓慢的移向床边,伸出手在我身上轻轻柔柔的游移,轻轻地、慢慢地,真的很舒服。当他的慢慢的滑向小穴的时候,我的眼睛慢慢的闭上,完全靠触觉去享受这诱人的爱抚、前夕,明的挑逗是那么的恰当,他似乎知道女人触觉神经的敏感处,闭上眼后,我觉得明给我爱抚的敏感度放大了数十倍,真的很舒服。

  我感觉我小穴里泛滥了,淫水不停的流,小穴里真是奇痒无比。

  期待明的肉棒赶快插入,偏偏明知道女人,他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让女人欲仙欲死,所以明不急着进攻。

  明的手移到小穴,隔着我的丁字裤在我的小穴上慢慢的揉捏,我感到小穴中更湿、小穴中更痒了。

  明这时脱下我的丁字裤,整个小穴及浓疏合宜的阴毛展露在明的面前。明伸手去拨弄我的阴蒂,慢慢的柔、时儿轻捏,我的阴蒂又因明的刺激而充血挺立了。

  明低头亲亲的含住我的阴蒂、慢慢的用他灵活的舌头拨弄我的阴蒂、也慢慢的用嘴唇咬住我的阴蒂,这一切都是我所没有过的感受,真的太舒服了。

  作到这,我以忍不住低声淫叫着。因为跟婆婆住在一起,跟公作爱,鲜少叫床,所以一直以来我跟公作爱都是闷着干,今天意外跟明的不伦之爱,大大的开启我对性爱的观感。

  明听到我微弱低声的淫叫,他挑逗的更卖力了。他拉着我的手去抚摸她的肉棒,那爆露着青筋、火红龟头的肉棒。他要我慢慢的套弄,我很少套弄我公的肉棒,所以技巧有些生涩。明感觉出我技巧的生涩,他慢慢的教我,如何让他的肉棒也可以享受到套弄的快感。明一边亲吻我的小穴,双手不停的在我的身上爱抚游移。他也慢慢的将下半身肉棒移到我的嘴边,暗示我用口舌为明的肉棒服务。跟公作爱那么久,为公口交也没几次,所以我口交的技巧真的不怎么高明,我很怀疑明要我为他口交,我是否可以满足他呢!

  我试着轻轻的含住他的肉棒,慢慢的套弄他,但是明确不停的挺进,他肉棒的size比公的大,我怎可能全吞进呢!我试着将我的嘴张到最大,以迎合明肉棒的进出,但是,真的很大,我大概只能含住一半。

  渐渐着,我也听到名的淫叫,这是我第一次听到男人做爱时的淫叫。

  似乎我是受到鼓励了,我更认真的去含、套弄明的肉棒,时儿用舌尖去舔肉棒上的马眼、时而延着肉棒慢慢的舔弄到蛋蛋,明示意我轻轻的含住他的蛋蛋,明的叫声越来越大声了,不停的喊「爽死我了……宝贝……喔……真爽」明也更卖力的亲弄我的阴蒂,一方面他用手指慢慢的滑进浸满淫水的小穴中,慢慢的进出、慢慢的在小穴中的肉璧上抠弄,让我感觉的更痒也更爽。

  明对我轻声淫叫有点不满,他要我抛弃道德抛弃矜持,随性的喊出来。慢慢我,我也淫叫的越来越大声,不听的叫着「喔……明……好舒服……真的……好棒喔……喔……喔喔……」明的手指慢慢的退到小穴口,又进入了一点后,在小穴上方的小肉垫上慢慢的按摩。由小穴中传来更酥更麻难以形容的感觉,那感觉越来越强烈,从没试过这种感觉,但是真的很爽,「明……真酥……好麻……好爽……快。快……一点插我……我受不了…」我只感觉我的淫水流的更多了,小穴传来的感觉更强烈了。终于,我也挺着臀部不停的迎合明他手指对小穴的进攻,那感觉越来越强烈,我的叫声也不自觉的越来越淫荡「明……快一点……好痒……好爽……好棒喔……明……深一点……」。

  一股尿意,我像是要尿尿了,我告诉明要他停手,说我要尿尿了。

  明说:那是潮吹,不是尿尿,你不要压抑,放开心顺其自然,尽情享受。

  强烈的感觉终于突破我的矜持,我放声拉开喉咙部自觉得大叫着,「明……真的好爽……喔……喔 ……明……快……快…快到了……好爽……我要昇天……喔……」一股液体有小穴中喷出,全喷在明的脸上。

  我摊了,全身不停的抽搐。第一次感受到如此强烈的快感。

  明将他的手指抽出,感到小穴中莫名的空虚感。明把沾满淫水的手指慢慢的滑向菊花,在菊花外慢慢的按摩。

  明慢慢的、一点点的将沾满淫水的手指滑进菊花,慢慢的挺进。我告诉明说:明,好痛呢!不舒服。

  明说:宝贝,你忍一下喔,等一下会很舒服喔,你是我的宝贝我怎忍心弄痛你呢。

  慢慢的,我感觉到一阵快意升起。明的舌头有开始在我的小穴中进出,开始在因地上拨弄。慢慢的我又开始呻吟。我抓着明的肉棒继续套弄,速度慢慢的加快,我感觉到明的表情开始放荡,明终于忍不住,停下手将我扶正,拨开我的双腿,他扶着他的肉棒在我的小穴口慢慢的磨,慢慢得在阴唇上磨,明就是不进入。

  我受不了,拼命的叫「明……好痒……快插进去……我要肉棒……」。

  明一边按摩我的阴蒂、一边用肉棒摩擦我的小穴,明的龟头上也沾满了我的淫水。

  终于,明扶正他的肉棒,将他的龟头对正我的小穴,慢慢的挺进。我感觉到小穴慢慢的被明的肉棒撑开,明的肉棒一点点的进入,又慢慢的抽出。就这样的一进一出,终于吞进明的肉棒,我的小穴感到无比的饱满,好涨好涨。

  这时,明缓缓的挺进他的臀部向我的小穴进攻,每一次的进出都让我的小穴感到那么充实,但是当明抽出,又让我的小穴感到空虚。

  明加快速度了,我听到规律我跟明臀部拍打声音及小穴中淫水「汲汲……汲汲」的水声。

  我跟明的淫叫声都越来越大声了「喔…宝贝…舒服吗……要深一点吗……要大礼一点吗……」、「喔……明……插我……深一点……快……快……喔……喔……给我……深一点……好爽…」不知道过了多久,床褥上湿了一大片。明还是大力的挺进。

  明停下动作,要我转身趴着。

  他扶着他的肉棒,由后面对准我的小穴,一点点的进入。

  我跟明向狗一样做爱。他由背后挺进、抽插。明的肉棒不停的在小穴抽插,我不知是第几次高潮了,每一次的高潮都让我脑袋一片空白、不知所云的胡乱狂叫。

  明由背后插我,让我感觉到明的肉棒插的更深,我的小穴也传来强烈的感觉,我的淫叫声也越来越沙哑、越来越小声了,但是我的臀部挺进的节奏跟明的挺进的节奏是配合的越来越好、「啪啪……」肉撞击的声音也越来越大声,「汲汲……汲汲」的水声也取代了我的淫叫声,声声传进我跟明的耳里,催化了我跟明性爱的动力。

  「来了……快了……宝贝……快一点……爽……棒棒被你夹的好爽……」,「明…快一点……又快到了……好深…好爽……快一点……喔……」我用尽最后的力量跟声音叫着。

  明的动作是越来越快了,我另一次的高潮也快到了。「明……快一点……我又要昇天……明……好美…喔……快一点……深一点…快…」。明听到我的淫叫,他挺进的速度更快了,每一下都进到小穴的最深处。「宝贝……爽……我也快到了…要升天了……让我们一起……喔……爽死了…」「啪啪……啪啪……」「汲汲…汲汲…」。

  明用尽了所有的力量,终于将浓浓滚烫的精液射满我的小穴、烫着我的花心。我跟明一起达到高潮,是我感受最强的一次,我又死了,又胡言乱语了。

  不知过了多久,明起身了,他抓了几张卫生纸擦拭了小穴慢慢流出的精液。

  明穿起了衣服,在我的额头上轻轻的亲一下,跟我说:宝贝,你好棒喔,比小真还棒。

  我捏了他的手臂说:明,你要死了,干嘛拿我跟小真比呢!

  我跟明说:你快回去吧!不要给小真怀疑,忘了今天的事吧!我们还是朋友,对吧!

  明说:宝贝,当然啊!我走罗。

  明走后,我起身整理了床褥,但是,小穴传来隐隐的阵痛。原来刚激烈的作爱,让小穴红肿了,不知明天公回来怎解释呢?

  字数:7021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