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金家小姐
1

金萌萌从池里出来,衣服都已经湿光了,男人见状顿时双眼火热,将女孩身上的衣服全都扒光了。

终于,两人赤裸地坦诚相对。

阮夜粗喘着抓住金萌萌白玉的双腿,将灼热的大鸡巴插了进去。鸡巴凶猛地挤进了女孩紧致的花屄。

”啊!大鸡巴…“金萌萌被突如其来的凶猛一击,娇软的面容突然变得有些狰狞。

”我的小骚货,爽不爽!“阮夜抓住她白皙的屁股,凶狠地将粗长的大鸡巴插了进去,大鸡巴干进了肉屄里,糜烂地撞击着,发出啪啪啪,啪啪的声音。

”大鸡巴,人家最喜欢大鸡巴了……啊……不要插进来啊……“金萌萌被阮夜的大鸡巴干的好爽,大鸡巴插进花屄里,迅速地拔了出来,又凶狠地干了进去。

这种快感金萌萌特别喜欢,突然,男人扣住他的小腰,将龟头直插她的敏感点…”啊啊啊!“

男人低沉地笑了。

他抓住她的屁股冲着这个地方使劲地冲刺,坚挺的鸡巴干得花屄淫水直冒出来。

”噗嗤噗嗤!“大鸡巴沾满了淫水从花屄里拔了出来。

”啵“得一声。

”阮夜我要!快给我!“金萌萌花屄里突然变得空荡荡地。花瓣正饥渴地一张一缩,吐出了好多淫水。

顿时肉屄变得湿嗒嗒得,甚至有些顺着女孩大腿流了下来,有的流到屁眼那去了。

屁眼湿漉漉的,一张一缩像是等着被宠幸一样。

阮夜突然想起那天,他操着这淫荡的屁眼,媚肉紧紧吸附着他,屁眼都把他夹断了。

顿时,狼眼变得更加饥肠辘辘。

女孩倒在石板上,双腿张着,一副欲求不满地自己揉捏着未发育完全的奶子。

”夜!快点!“

”小妖精!看师父不干死你!“阮夜提起鸡巴又捅了进去,抬起臀部抽插起她的花屄。

大鸡巴疯狂地干进了花屄,带着淫水又抽了出来,龟头又迅速地挤进了还没闭合的肉洞。

淫水飞溅,女孩被操得淫叫连连。

”大鸡巴好喜欢,快搞死我!骚屄要吃大鸡巴!萌萌要吃大鸡巴!“金萌萌贴在男人的身上,让男人更加有力地将大鸡巴干进她的肉屄。

”妖精,大鸡巴…干得你爽…不爽…啊…“阮夜全力地前后晃动着臀部。紫红的大鸡巴下的两颗肥大的睾丸也不甘落后,飞速地撞击着女孩娇颤的屁眼。

两人交合的地方早已泥泞不堪,阮夜鸡巴上的毛发已经被女孩的淫水沾湿得可以滴下水来。甚至两人的大腿也有淫水流过。

”大鸡巴干得好爽啊!萌萌要操死大鸡巴啊啊啊……“金萌萌双腿紧紧抓住男人干练的腰部,也配合他晃动屁股。

”啪啪,啪啪“大鸡巴进出肉屄顺便让睾丸撞击着屁眼发出啪啪淫荡的声音。

”大鸡巴干死你!我的萌萌。“男人抱着女孩一边干着她的肉屄,边走。

”看看,让那几个男人看看我的萌萌有多淫荡!“阮夜边干着金萌萌的骚屄,边骚乱地说着。

”啊啊,师父你好坏!怎么可以这样!我的屁眼好痒……让他们操屁眼么……“金萌萌媚眼如丝地舔了舔阮夜的薄唇。

谁也比不过这个女孩的淫荡,阮夜失笑地想。

也就抓紧金萌萌的屁股,食指摸上这发骚地流水的屁眼,凶恶地抠了一下。

”等一下把你操出水来!这淫荡的屁眼。“

”啊啊,讨厌!操出萌萌屁眼的水你们要喝干净哦……“金萌萌的手指也坏坏地摸到阮夜的屁股,戳了戳他的菊花。

”哦哦!大鸡巴干死你!萌萌你这个小骚货!“阮夜见自己的屁股被骚扰了,色情的盯着金萌萌的骚屄这么多水,先干死她一会儿。

”啊啊啊……大鸡巴好好吃……夜吃了你……“两人紧紧扣在一起,而地板上那点点风情与糜烂,怎么也无法改变。

”七兮,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是做了什么!“玄衣男子憎恶地盯着眼前着红纱的少年,少年正可怜兮兮地望着他。

”沐卿哥哥,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他似有似无地往苏沐卿身后瞟去。

”你这么卑鄙,还让萌萌成了那个样子,当年就该杀了你!“玄衣男子双眼通红地怒视着这个少年。

”沐卿哥哥,当年之事,也是萌萌自愿的!她喜欢和我在一起,宁愿如此,七兮也无法改变…“”你!“男人愤怒之下扬起手,甩在了七兮的玉脸上。

”随你怎么说…“七兮捂上被打了一巴掌的左脸,凝望着苏沐卿。

!!!!

”你们在干什么?苏沐卿你怎么可以打七兮?他是你能打得吗!?“刚刚与阮夜欢好后的金萌萌转角来到了前门的一个院子里。

突然发现有争执的声音,就摸过来看看。

没想到,玄衣男子狠毒地一巴掌被她看在了眼里。

师叔…你…

”萌萌…你误会了…“

”怎么?有什么好误会?我都看的清清楚楚的!“”萌萌你到底为什么长不大?难道不和他有关么?“玄衣男子指着那个捂着脸的少年。

苏沐卿其实不是很清楚金萌萌一直幼年的原因,但是他知道他离开这些年,这狐狸一直跟着她。

铁定和这狐狸有关。

”你说我长不大?哈…长不大…“金萌萌突然脸色骤变,她自己也不清楚…感觉就像遗失了记忆一样…跟七兮在一起的记忆…好像少了点…空白了。

跟七兮在一起的记忆…好像少了点…空白了…

女孩紧蹙了下眉头,神情恍惚地盯上了七兮。

冷哼了一声”你是不是骗了我?“

”没有!“少年突然变得有些惊慌,他上前抓住女孩的胳膊,道”果果从来没有骗过你什么!“”为什么我那日记忆中的画面像少了一块?!“金萌萌烦躁地拍开他的手,她记得她有过:

”你为什么要离开我!“

”…我要走了…“

”你说我有什么地方不好,我改!“

少年跪在雪地里,却换来了女孩无情地离开。

可是这到底发生了什么?她确实那次受到娘的蛊惑,要她离开七兮…但是她没有…后来……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萌萌,不瞒你说…“七兮从萌萌的后背抱住了她,轻柔道。

”金武门门主她假意答应我们俩的事,那时候我们还是只有十一,十二岁,但是因为爹娘的修为,越强,孩子的身体成长越慢,所以看起来都是八,九岁的模样。“”那日,她问我愿不愿意和你在一起,天真的我们两个立下了竹马契约,所谓的竹马契约,就是两人一直童颜到老。而且萌萌你那时候最想和我那样子在一起,于是我就答应了。“他低头温柔地凝视着赌气的金萌萌,调皮地戳了戳鼓鼓的脸颊。

”可是,后来不知怎的,你娘就突然反悔,她说,萌萌已经有了双修的对象,已经不需要你了?我当时就很恼怒,不过不是还有个竹马契约么,可是她却说要斩断我们间的羁绊,我大概有所了解,当竹马契约被毁了后,其中一个可以正常长大,而另一个只能停止生长。“他说着有些讲不下去了…后面萌萌的事大概明白了…

她有些紧张地摸上七兮的手,喃喃道”她现在知道么。“转身对上苏沐卿的深邃双眸。

”对不起,师叔,我…“金萌萌满脸歉意地将小嘴贴近苏沐卿的脸上。

”什么?“

”我…喜欢你“

金萌萌喜欢他床上的粗暴,和那完美的动作。苏沐卿突然闻见这么大的喜讯两耳通红,高兴地说不出话来了。

”…咳咳“貌似七兮被无视了。

”我说…“

突然

”砰砰!“

”白涟畵和关毓荇求见…萌萌不去看看么?“门外,男子的声音带着丝丝戏谑。

”涟畵哥哥?!关哥哥?!“女孩顿时变得欣喜若狂,没想到他们会找到这。

她飞速地打开门,往堂前跑去。

那两张让她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两张俊美的脸,她终于见到了。

那似弱柳扶风的白衣美男,温文尔雅的蓝衣少年。

”关哥哥!涟畵哥哥!“金萌萌欣喜地扑入关毓荇的怀里。

少年温柔地吻了吻她的额头,”萌萌,我们终于找到你了。“”萌萌,涟畵好想你……“白涟畵忧柔地一笑,金萌萌顿时色性大发,转身扑进了白衣男子的怀里,贪婪地吻上他的樱唇,放肆地吸闻着他独有的气息。

”萌萌怎么可以这么坏!“白涟畵柔情地摸上她垂耳的青丝,伸出舌头还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她那艳丽的朱红。

!!!

这是白莲花要升级的节奏么!

不过白涟畵还是白莲花。

”萌萌,涟畵的清白都给了你,居然不负责跑了,涟畵找了好久!“他忧愁地捂紧胸口,泪眼汪汪地瞅着金萌萌。

”不是这样的!“金萌萌真诚地将小手与男人的手交缠。

”关哥哥很生气!“关毓荇见自己被忽略了,一脸黑沉沉。

”不好意思,我们要打扰你们秀恩爱了。“端着着茶杯品茗着的莫梵,还有一旁正玩味盯着他们的阮夜。金萌萌突然明白有什么事情。

”我们今早得到消息,展秋双昨晚去了清风楼,看来是很好行动了。“”你是说展秋双昨晚也去了清风楼!不,我是说他去了清风楼?“金萌萌突然曝出的那一句,顿时全场鸦雀无声…我错了…

”昨晚去了清风楼了?“白涟畵抚上头上的玉簪,一脸可怜兮兮地盯着金萌萌,不过其中带着某种阴毒。

”怪不得昨晚没见到你。“莫梵手中的杯子吧啦碎了,茶水溅了一地。

”萌萌,我们几个还不够你么?“关毓荇似是些恼怒。

”不!我是说

我昨晚去了打探情况,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她急忙狡辩道。

”可是这打探,怎么打到床上去了,回来的时候还忘记洗干净,被师父我瞧见了,有多心疼么?“阮夜还不忘了火上加油添一句。

”你们听不说!哎哎!我错了!“

”姐姐,你怎么昨晚去了清风楼?“七兮从左侧的小门进来,随即跟进了苏沐卿。

尤其是苏沐卿一脸臭臭的样子。

”既然如此。我们就证明一下吧?“阮夜邪魅地盯着金萌萌白皙的脖子。

”不要!!“金萌萌怎么想都知道他们邪恶的眼神在打什么主意!

”六票赞成哦……“关毓荇温柔地摸上女孩的脖子。

”不要……!!“

”乖女孩,放轻松点。“莫梵扬眉舔了舔她的唇瓣,眼底的兴奋怎么也无法抹去。

第十八章 多只啪啪经受不住

为什么那么有默契!!而且没有一点导火线什么!居然就开始啪啪啪了!

作者你这个脑残!

脑残脑残!!居然为了一己私欲,居然丧心病狂地开始群p了QAQ!

金萌萌被一群色性勃勃的男人围住,根本没有逃跑的几率。

她一面被男人们抚摸着娇喘,一面吐槽着这个不负责任的作者,为了早点结束,为了早点啪啪啪…唔唔…原本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金萌萌被一记凛冽的寒光瞅视着。

她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尽量地避开他的眼神。

阮夜地低沉沉地开口,”萌萌在想什么?是我们伺候得不够好么?呵,你多了几个男人,还想去那肮脏的地方,我们已经很大肚了…“他危险地眯起双眸,粗鲁地抓住她的下巴。深邃的双眸里酝酿着怒火随时都有可能喷发。

”萌萌…我可爱的萌萌…“莫梵火热的手掌抚摸了金萌萌的全身,他吐着热气舔了舔金萌萌白皙的脖子,轻轻地啃咬起来。

”嗯…嗯…“金萌萌紧张地连口水都无法咽下去,紧盯着对她动手动脚的几个男人。

”好可爱……“关毓荇修长的玉指爬上她松垮垮的衣襟,将它们扒开,露出了姣好的肌肤,还有那未发育的乳房。在金萌萌胸前欣赏了好一会儿,才意犹未尽地继续剥下去。

”不…不可以…“这么多人居然一起…而且自己也不是很愿意…怎么可以…”乖女孩,让涟畵哥哥摸摸吧……“白涟畵笑得无比灿烂,他似乎”无意“地碰到了女孩的私处,故作大惊,然后坏坏地伸出手指探入亵裤,摸到了女孩腿间的花瓣,似有似无地摩擦了几下,然后捏了捏珍珠,用指甲磨了磨花口,偏偏不插进去。

”啊…嗯哼…涟畵哥哥…我要…“女孩眼红地呻吟着,她被脱得只身下一条亵裤,可是对于要来重口味的男人来说,这样正好。

终于,在女孩软磨硬泡之下,终于将一根手指插了进去,白涟畵缓缓地推动着手指进入花屄,再一把拔了出来,再慢慢地插进去…很快,在男人的注视下面,不到几秒女孩的花屄就有些湿了。金萌萌趴在莫梵怀里,一副欲求不满的模样,勾起了男人们无限的欲望。

”萌萌想要大鸡巴……快插进来……“金萌萌风骚地晃动着她浑圆的屁股,让那湿漉漉的花屄呈现在每个男人的眼前。

白涟畵已经抽出了手指,见身下的女孩依然不改淫荡的模样,在一群男人间,撅起屁股,搔首弄姿。

要是别人,他早就剁了。

不过是他的萌萌,他喜欢。

”趴在地上,自己玩自己。“终于轮到苏沐卿上场了,他兴奋着,那浑身充满着抖s的气息,正狂暴地涌现。

”嗯…啊…不要趴地上…啊!“金萌萌反抗着推开上前的苏沐卿,却没想到自己被两个男人一起压在地上,不过似乎是之前已经预算好了,早在大堂的地上铺上毯子了。

金萌萌屁股对着他们,趴跪在地上,高高翘起白皙的屁股,还有那完完全全露出的肉洞。

”坏蛋…“女孩咬紧牙暗骂道。

”我的乖女孩自己玩自己,快!“苏沐卿粗暴地一巴掌摔在她白嫩的臀瓣上,顿时,荡起了淫荡的微波。

”嗯…不要…“金萌萌誓死也要维护自己的尊严,不能屈服在这群恶劣的男人手里。

她悲愤地怒视着他们。要玩也是她玩他们,怎么现在爬到她头上来了!!!自慰什么她是不可能做的!

”真是不乖…“苏沐卿啧啧地摇头,不过眼中的邪恶更明显了。

”师叔,莫梵手里有一样宝物,名为震热球,是莫梵从海关带回来的,我想现在应该派得上用处。“莫梵似有似无地往金萌萌身上瞟去。

!!什么震乐球!一听就不是好东西!

”哦?震热球?听说它可以在振动得同时还可以发热。“”就是这个。“莫梵从怀里掏出一个火红的大珠子,像鸡蛋那般大小。

几个男人顿时意味深长地盯着金萌萌看。

”宝贝,把腿张开…“苏沐卿拍了拍女孩的屁股。

”不要!“

”别怪我…“

”啊!!“冰冷的球体塞进了金萌萌的体内,顿时变得火热起来,接下来居然开始振动,而且越来越快。

”啊啊…不要…嗯…啊啊…好快…“女孩趴在地上,高高翘起臀部,正颤抖着晃动她的屁股。

看那花屄,正紧紧地闭合着,但是,那随时溢出的淫水却说明了女孩体内有东西…”啧啧,这骚浪的屁股。“关毓荇双目紧盯着趴在地上,双腿颤抖,并且晃动着白嫩屁股的女孩。

”表弟等一下要不要干萌萌的屁眼?“白涟畵轻笑一声。

”谁要你管。“冷冷地回了一句。

”萌萌…“一言不发的七兮终于开口了。

”嗯啊…啊…不行了…好快…“金萌萌趴在地上,被一颗球玩得淫叫连连,体内的振动越来越快,她真的好想要鸡巴干进她的骚屄。

一脸扭曲地摸上自己的小腿,突然一阵粘意。原来自己这么多水,居然顺着大腿流到脚跟了。

”嗯……大鸡巴……快…啊啊…操死我…“金萌萌骚乱地晃动着她的屁股,直接被震热球弄到了高潮。

男人们兴致勃勃地观看了全部的画面。

见女孩终于累地啪在地上,屁股还是因为体内的球而禁不住地颤抖着。

”我要吃大鸡巴…“金萌萌见六个男人渐近

她睁开紧闭的双眼,妩媚地盯着已经剥光了衣服的六具完美健壮的身材,还有那粗大的鸡巴。

”哦!小妖精要吃哪个鸡巴,自己过来。“阮夜妖娆地扭了一下小蛮腰,见女孩这副模样,身下的巨大更加疯狂地涨大了。

”唔……“金萌萌赶紧爬了起来,蹲在阮夜的鸡巴前,将大鸡巴一口含了进去。

伸出舌头上下舔了一遍,在龟头处舔了几下。

然后吐出了男人的鸡巴,转移下一个目标,将莫梵的紫红色的大鸡巴吞了下去,舔了几下。

一个接一个,把六个男人的鸡巴都舔了一遍。娇吟道:”才六个,也就差不多了。“金萌萌挑衅地扬眉瞪了他们一眼。

”看我们不操哭你…你这个小妖精。“苏沐卿冷笑着,撸着手里粗大的肉棍。

”哼,不要说玩几下就软了。“女孩丝毫没有在意冷气上身的各位,说着伤男人心的话。

终于…

”不要!!唔唔!……“

六个男人像 恶狼一般把女孩再次扑倒在地上。阮夜抓住女孩张开的嘴巴,把粗大的鸡巴塞了进去,让女孩的小嘴紧紧套弄着他的粗大。

苏沐卿迅速地抢到金萌萌的花屄,将二十

厘米长的鸡巴直接干了进去,搓着女孩还未发育好的乳房,撞击着女孩的肉屄,淫叫”小骚货!干死你!大鸡巴干死你!嗯!“关毓荇冲上前就抱住了女孩的屁股,于是他一脸得意地扫视了什么都没有得到的白涟畵一眼,将大鸡巴捅进了女孩的菊屄。

”唔唔唔!“金萌萌被突如其来的三根鸡巴干着,舒服地不知道怎么表示。

阮夜粗鲁地将鸡巴冲进她的嘴里,金萌萌伸出灵活地舌头舔弄着。

”骚货!这骚屄怎么夹得我这么紧!啊!“苏沐卿疯狂地撞击着女孩的肉屄,粗大的鸡巴下的两颗睾丸因为男人冲击的速度太快而装到女孩的屁眼上,也与身后干着女孩屁眼的关毓荇冲个正着。

两人脸色一绿。

不过因女孩的娇喘而再次疯狂,两人抓住金萌萌的臀瓣,把大鸡巴狠狠地干进入了女孩的花屄和屁眼。

”大鸡巴干死你!骚货!流了那么多水!干死你!“苏沐卿提起鸡巴再次冲了进去。

”干死你的屁眼,小妖精!大鸡巴干死你!“关毓荇可没有苏沐卿这么不要脸,他说着脸色带着红晕。大鸡巴继续干金萌萌的屁眼,一刻不停。

”啪啪啪啪。“前面的大鸡巴干进了女孩的骚屄,紧接着后面的鸡巴也干了进去。

因为干得太激烈了,淫水都干射了出来,溅落在他们的身上。

”这小嘴真会吸!哦哦!好爽!干死你!“阮夜被女孩的小嘴伺候着,舒服地抽送着他的鸡巴。

”把师父的鸡巴吃干净!“阮夜坏笑着晃动起他的屁股,剧烈地抽送着。

”唔唔唔!“女孩禁不住这么快的速度,痛苦而快乐地低吟着。

”干死你!骚货!这嘴巴这么会吸!干死你!“阮夜最后发狂地干着女孩的小嘴,把金萌萌的下巴都拍红了。

终于把精液释放了出来。

”咕噜咕噜…“金萌萌将这浓郁的精液慢慢地吞着。

倏然,

”啊啊啊……大鸡巴操得好爽啊……干死我!大鸡巴!“金萌萌还未吞下去,就被下身剧烈的撞击而折腾地也晃动起来。

”小骚货干死你!大鸡巴干得你爽不爽!“苏沐卿抓住女孩小小的乳头,然后重重拍了她的屁股一下。

”好爽,大鸡巴好粗好…啊啊啊…大……“女孩被凶猛的两根大鸡巴干着,满口的精液也来不及咽完,都流了下来。

”萌萌,喜欢关哥哥干你的屁眼么!“关毓荇将大鸡巴捅进了她的肠道,摩擦着她紧贴的媚肉,直戳她颤抖的地方。

”啊啊啊!关…哥哥…好厉害…“金萌萌颤抖着,嘴里娇吟着。

其余几个没有轮到的男人,看着眼前活色活香的春宫,两个健壮的男子包围着一个娇小的女孩,两根粗大的肉棍出入在女孩的肉屄和屁眼里。

女孩含泪地呻吟着,双腿紧紧缠住前面男子健壮的腰部。

见鸡巴进出花屄,还带出了更多的淫水,甚至溅到他们身体上。

”干死你这个骚货!啊啊!“苏沐卿疯狂地抽插着女孩的骚屄,玩弄着女孩的乳头,晃动着臀部,睾丸也与身后操着女孩的关毓荇撞击到了,两人一起干进入,一起出来。

”啊啊……大鸡巴干死我的屁眼和骚屄!啊啊……“关毓荇一直往金萌萌敏感的地方冲去。

”大鸡巴干你屁眼爽不爽!“

”屁眼要坏了啊啊啊……“

终于,两人将自己的精液全都射进了金萌萌的子宫和肠道里。

女孩气喘吁吁地倒在毯子上,花屄里精液混着她的淫水一点一点地溢出来,而屁眼也被操得合不来了,里面精液潺潺地流了出来。

女孩张着嘴巴,嘴角还残留着男人的精液。

身体也被蹂躏地得不成样子。

屁股上都是红色的掌心,胸前因为苏沐卿粗鲁得揉捏,也多出了不少红印。

可是,对于还未上场的另外三人,却是更大的诱惑。

莫梵摸着涨得变紫的鸡巴一把塞进了金萌萌的花屄里,晃动着健壮的臀部,将鸡巴送进女孩的肉洞里,大概是鸡巴太长了,把肚子也顶了起来。

女孩娇喘着,半眯着眼,”大鸡…巴好长…嗯…把肚子…嗯…顶起来了…“男人不紧不慢地插着他的鸡巴,观察着女孩红润的脸颊。

”喜欢吗?“

”喜欢…每天都要干我…“金萌萌吻上男人的唇瓣。

不过,这似乎引起了男人们的妒意。

白涟畵忧柔地蹙了下眉头,提着鸡巴。

”萌萌不可以偏心…“他来到金萌萌的身后,把肉棍塞进了女孩无法闭合的屁眼里。

然后迅速的抽送他的鸡巴。

”啊啊啊--大鸡巴好快…不要插了…啊啊…“白涟畵深红色的大鸡巴插进女孩的屁眼,又迅速地拔了出来,又干了进去,似乎是三浅一深。肥大的睾丸撞击着臀瓣,一前一后么抽插,金萌萌的屁股也不受控制地摇晃起来。

”干死你这个小妖精,把你干得淫水乱射。“莫梵揉捏着饱经摧残的乳头,坏坏地撞了几下子宫。

”嗯……好坏…嗯嗯嗯…“

后面的屁眼似乎白涟畵看的不够清楚,竟然掰开她的臀瓣,把她的屁股朝向其他男人,边拍着她的臀瓣,边叫着”我的小母狗!干死你!“大鸡巴狠狠地顶进肠道。

”嗯…大鸡巴要干死我了…不要…屁眼要坏了…“”干死你!“白涟畵拍打着女孩的屁股,疯狂地抽送着他的鸡巴进出女孩的屁眼。

那溅落地上的肠液,还有顺着女孩肉屄里流进屁眼的淫水,成为最好的见证。

终于白涟畵将自己的精液射进了金萌萌的肠道里。

拔了出来,颤抖的屁眼根本闭不上来,里面的精液凶猛地流了出来。

女孩娇喘着趴在莫梵的怀里,感受着莫梵涨大的鸡巴。

”辛苦你了。“

”嗯……不辛苦,梵,有你真好。“

莫梵温柔地冲击着他的鸡巴,”大鸡巴好棒!快!啊啊啊……“金萌萌完全不显得劳累抓住莫梵的鸡巴,拼命往骚屄里塞。

”哦哦!骚女孩,大鸡巴操死你!“莫梵也凶猛地抽送他的鸡巴,抓住金萌萌的屁股,迅速而又准地干着她的骚屄。

”嗯嗯……好厉害……“金萌萌吻着他的朱唇,配合着晃动身体,噗嗤噗嗤。

淫水溅落一地。

两人翻滚在地上,莫梵让金萌萌坐在他身上,女孩一屁股坐了下去。

”啊…小妖精…“莫梵也耐不住,飞速地抽动他的大鸡巴,金萌萌被撞击着夹紧了双腿,”大鸡巴干得好爽!“终于,男人将精液射了进去。

”萌萌…“少年脸上洒满了红晕…看着眼前的春宫终于快结束了…金萌萌扑倒在毯子上,娇喘着盯着七兮,勾了勾手指。

”过来。“

”嗯…萌萌…不要…“少年刚上去就被金萌萌压在身下,女孩伸出湿漉的舌头舔过少年赤裸的胸膛,一直向下…”嗯…哈…嗯…“七兮紧紧拽住女孩的一缕发丝,呻吟着。

只见金萌萌抓住他的鸡巴,凶猛地舔上粉色的龟头,嘴里咕噜咕噜地含着。

”啊…好厉…害…“女孩媚笑着,玉指舔弄着他鸡巴下的两颗肥大的睾丸,然后舌尖顺着棒身,一直舔下去。

妖娆地吸允着,像是要把里面的精液全都吸走。

”嗯…妖精…小妖精…“七兮满脸涨红地呻吟着,手指拽得越来越紧,身下啧啧的液体溅落声,格外的敏感。

”唔…喜欢么…“

”嗯…七兮…好喜欢…喜欢…“

他也发挥男人的本性,迅速地耸动臀部,将大鸡巴刺进了金萌萌的嘴里。

”唔唔唔…“女孩突然变得有些疯狂死命地吸舔他的龟头,终于,少年禁不住地射了出来。

”啊--“

”唔唔…好多…“她来不及躲开,全都射在了她的身上。

那白皙的胸脯上,溅满了男人的精液,散发出糜烂的气味。

顿时几个下身软下的男人突然硬了起来,他们淫光闪闪地盯着气喘吁吁的金萌萌…”啊啊啊!不要了…“

”宝贝你还要的…“

”萌萌,乖,吃下去…“

”唔唔…“

”大鸡巴好吃吗?“

”嗯嗯嗯…啊啊…“

七个赤裸裸的身体毫不羞耻地在露天下进行交配模式。


经过一整晚非人哉的折磨,金萌萌终于从男人窟里爬了出来,喜极而泣地跑出了大门,却发现已是华灯初上了。

这群死男人居然把她啪啪啪到第二天晚上,真禽兽啊啊!这么长时间居然不让她休息,三个一起上了后,另外三个男人居然后来居上,又把她按到地上啪啪啪!什么后入式!妈蛋!摔!

金萌萌酸痛地夹紧双腿,双眉紧蹙着,倚靠在墙上。

”这么晚了…不对…今晚去清风楼瞧瞧…“金萌萌确实感觉某个男人非常可疑,那天晚上救了她…可是…客者怎么可能那么好打发!

所以--

”原来是恩人啊……“兰爹扭腰翘臀扬着兰花指过来,满脸笑盈盈的。

”兰爹…“金萌萌勉强朝他一讪。

”要兰爹叫一下秋霜公子吗?“

”不用了…我今天想新的…“

”哦?恩人,我们这最近新来了几位…要不要…“”我先在这里逛下,等下找兰爹你…“

见兰爹离去,金萌萌赶紧绕过一群莺莺燕燕,不过路上还是有遇到小倌过来调笑。

不过这并不影响金萌萌原本的计划。

她轻步上了楼,贴在秋霜房间的窗户上,果然,里面传来了一阵低沉的男声”主子,秘籍还未找到,还请主子恕罪。“这不是那夜…金萌萌心中有会意,她猜测秋霜果然和客者有关…秘籍…那是什么…”我已经找到了,下次若是需要你们,你们必须准时。“”是。“

!!!卧槽他们在说什么?她怎么一个也听不懂?!还是说这个任务太重大了?!嘤嘤嘤!

不过还是要按照原来的计划进行→_→

于是

”叩叩“

金萌萌假装示意才来,叩门,”秋霜?“

绿衣少年赶紧将门打开,一脸灿烂地笑道”萌萌,终于来看奴家了!“”谁叫我这几天太忙了呗。“金萌萌不悦道,心理嘀咕着真是越来越奇怪了。

转眼女孩就被少年拉进了房间,

”嗯嗯萌萌好棒……奴家…奴家要死了……要操死奴家了……“”啊…霜霜好厉害!大鸡巴好大…要死…了…嗯…“女孩骑在少年的大腿上,上下晃动着臀部,噗嗤噗嗤,房间里顿时充满了糜烂的气味。

终于,一个时辰后,秋霜将最后一滴精液射进了金萌萌的子宫里,舒服地让鸡巴窝在肉屄里。

女孩情欲未尽的双眸里倒影着少年绝色的面容,她喃喃道”真美。“”奴家喜欢萌萌……“秋霜赤裸的臀部紧紧贴近了金萌萌的下体,坏心地顶了几下。

”哦!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倏然,娇小的身子将少年扑倒,压之啪啪啪。

连续的几天,金萌萌一直都往清风楼去,她总算是得出结论了,秋霜就是展秋双,也就是她的师兄,客者就是他的一个势力吧,但是娘说要把他带回去?!怎么带?打包带走!

反正这几天把她给爽了,要不今晚…她又得瑟地赶去了清风楼。前提是金萌萌又再次翻墙逃离了。

可是,当她到了门口,灿烂的脸上顿时失去彩,变得格外苍白。

”展秋双你的死期到了!“

”原来是师父你。“少年轻挑而又蔑视地扫视这个夺窗而进的红衣女人那张傲慢的脸。

随后,

”哼,我想是师父是你吧,我的功力已提高到可以超过你了。“少年轻蔑地笑了一声。

”我的好徒儿你难道不知道吗?“红衣女子嘴角勾起一记讽刺。

”什么。“他似乎是漫不经心的。

”呵呵,何不施力看看?“

随即,绿衣少年正要发力,却发现体内全部的力量都似乎被打乱了,随后喉咙里一阵血腥涌上来,他根本无法控制。

”噗!“原本白皙透露着春光的脸顿时变的惨白。

”哈哈,在你临死本宫主就告诉你,你所得到的书和秘籍都不假,确实能让你超越本宫主,但是你不知道,每月的十五所修炼之人断不能用功施力,否则…“她得意地扬起嘴角,可惜至极地盯着秋霜叹息。

”十五…呵呵…“他嘲讽地一笑,有些不甘地摸上心头,说”到头来居然要死在师父你手里。“红衣女子冷笑,也不废话,挺剑而起。

”娘,不要!“忽然一抹娇小的身影扑到绿衣少年的身前,迅速为他挡去了致命的一剑,或许因为娇小的缘故,原来刺向秋霜心窝的剑锋,正刺进了女孩的左肩里。

”啊!“撕心裂肺的尖叫声刺透了两个人的耳膜,红衣女子震惊而又愤恨地盯着自己这个送命的女儿,转眼怒气愤发,斥责道”你这是做什么!!“与此同时,又慌忙上前扶住她。

而此刻,展秋双却被金萌萌这送命的举动吓地不知如何是好。

绝美的脸上浮起了惊吓的恐惧,他万万没想到萌萌会在这个时候出来,也上前扶住她软弱的身子。

”萌萌!萌萌!“

金萌萌被左肩巨大的刺痛折磨着,她苍白的小脸故作轻松,”没事…娘不要杀秋霜。“”萌萌,娘必须告诉你这男人每一个都不是好东西,况且现在和你说清楚,展秋双这人接近你完全为了自己的功力…“红衣女子睥睨着旁边的绿衫少年。

可是少年却没有在意她的这句话。

”…娘我知道…况且我似乎爱上他…所以我只是做了这件事而已…“金萌萌讪笑着,但是这勉强的笑容,却搅乱了展秋双内心一片宁静寂寥的潭水,他的眉头紧蹙,双眸中波澜起伏的情绪极尽显露。

这真是个妖精…糟糕…他动心了…

”你今天必须跟我回去,哼。“红衣女子转身抱起金萌萌跃出了窗门,转眼,消失得无影无踪。

见自己的人儿已经被带走了,展秋愤恨地双握紧双拳,该死的,今天居然是十五,或许今日没有萌萌出来,他就不能明白自己的心意,他就不能明白…这时匆匆忙忙赶来的萌萌后宫的众人,火速地踹开了展秋双卧室的大门,只见得一道落寞萧瑟的背影和秋风扬起窗前的朱纱。

”萌萌!你这贱人将她哪去了!“随即而来的便是莫梵的一拳。

痛楚麻痹他的左脸,展秋双捂上左脸,扯开嘴角,”萌萌被金武门门主带回去了…“金武门…

众人脸色一变,或许他们都听说过金武门门主的那些事,听说她恨男如愁,好生恶毒,与她欢好的男子,第二日,皆死在床上。

可这三十多岁的女人捉萌萌去做甚。

”…萌萌是她女儿…“迟久未出声的七兮缓缓开口,苏沐卿也在那日了解他们的感情纠纷,默契地点了下头。

”如果是这样的话…“关毓荇摩挲着下巴。

”也便是说,我们必须亲身前往是吧。“

白衫公子涟畵缭绕着指尖的青丝,朱唇轻启。

”不过既然如此,最熟悉地形的莫过于展秋双吧。“阮夜凝视着这次拯救萌萌的最主要”配角“。

”既然帮了忙了,如果萌萌喜欢,也就不差这个男宠吧,呵呵…“白涟畵轻笑了一声,心理暗喜着,果然还是我贤惠吧,你们这群妒夫,等到那日我受尽恩宠,就是你们失宠之时,哈哈哈!

随即,众人皆笑之,不过却各自揣摩着这节外之枝该如何处理。

”呵,感情对于这事,我倒是很重要吧,这回报我也觉得不错。“面对敌意的目光和耻笑,秋霜深感前途的茫茫。不过,来日方长,看谁笑到最后,更何况这几个腌臜连个身份都没有。

”萌萌被捉了,你们居然还有闲情在这里开玩笑?“苏沐卿算计着该何时启程,见周围这几个”闲情逸致“的家伙,不由得紧蹙起眉头。

”沐卿你这话严重了,我们已经有了正确的方位指导,人都到齐了。“关毓荇轻盈地摇了摇扇子,似乎胜权在握。

”好,一个时辰后出发,不知大哥怎么看。“苏沐卿至少对于大房的意见是很在乎的,要知道阮夜必定是这几个人中”权利“最大的,只有抱住大房的大腿,然后萌萌的恩宠就不远了!

”尽快出发。“阮夜留下这么一句话,随即跃出了窗户。

”我们去准备一下吧。“

”好。“

金武门

红衣女子抱着昏昏欲睡的女孩迈进了堂门,将她小心轻柔地安置在隔壁房间的床榻上。

然后坐在了旁边的凳子上。突然,女子脸色变得苍白,猛地咳嗽了数声,喉咙处渐渐涌起血腥,顿时喷了出来,溅落在白绒地毯上,绽放出一朵又一朵的艳丽的血花。

躲在暗处的暗卫,随即熟练地递来一块白布,女子痛苦地按压着胸口,伸出左手拿过白布,掩住嘴巴。

”主子…您这样子…比之前严重了…“

”咳咳…是啊…是时候把位置交给萌萌了,这几日看她在外面闯荡不错,我大可以放心…不过…“她脑海里突然浮现起那日见到围绕着萌萌的几个男人,还有那个让萌萌下真心差点伤了身体的展秋双…这必然会对萌萌有很大的坏处,不过…

”你去拿点药来。“女子忧郁地抬起头。

”是。“

随后,女子拨开女孩脖颈处的柔发,褪下女孩左肩的衣服。


眼前的朦胧逐渐消逝,耳边愈来愈清晰的呼叫…”少主,该起床了。“仆人按照吩咐准时做了”闹钟“。

”…嗯…“这是哪…肩膀好疼…金萌萌睁开了琥珀色的眼睛,四周环顾,见自己躺在陌生床上,又不由得担心起来。

嗯…感觉眼前闪过几张画面…这…

”喂,这里是哪?“金萌萌不再多想,问上这仆人。

”少主,这里是金武门。“

!!!!

卧槽?她昨晚被她嘛嘛带回来了怎么忘了?!卧槽!!她男人怎么办?!!

满满的糟心灌满了她,整个人都变得萎缩不振好不好!

然后浑身散发出”我不爽别碰我!“就一直让人趋之若鹜。

于是整整一天…

第二日,坐在金武门最高的塔上的金萌萌无精打采地扔着花片,成天玩这些个游戏她早就要疯了,无趣地嚼着一根小草。

她嘛嘛也不来找她…玩…

果然不是亲身的TAT!!不爱了。

她的男人,好想念小夜夜,关哥哥,莲花哥哥,果果他们。

或许她根本不知道红衣女子所做的,红衣女子在等着那群男人亲自上山。

她要亲自考验一下…

果不其然,七个不同的身影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与此同时,还在塔上辛苦思念她情人的萌萌,终于看到了熟悉的几抹身影。欣喜地冲下了塔。

七个男人终于到了目的地,只是周围一片寂静,好不诡异。

倏然,一道娇小的身影横冲过来,”夜!!“扑了个满怀,倒是闹个众人都吃醋。

女孩倒是因为太高兴了,顾不得在大庭广众之下,粉嘟嘟的小嘴啵啵地往阮夜的嘴上亲。

”!!“

这时, ”真是一对亲热的情侣…貌似后面的几个是我女儿的男宠吧。“一道妖媚入骨的声音,渐渐从漆黑的堂门里传来。这七个男人知道她要来了…既然是岳母大人…红衣女子缓缓现身,虽然已到而立之年,但却依然如同二十多岁的少妇,只是这目光狠辣。

萌萌却观察到,一丝不一样…

奇怪了,记忆中见娘亲气色不错,不过为什么今日见到的娘亲居然说话都气息奄奄。是我的错觉吗?

”呵,你们这群男人,想娶我女儿,先过我这关。“红衣女子也不来得及他人准备,抽出挂在身上的雪亮银刀。

”噌!“在最前面的莫梵迅速地抽出一把长刀挡在了前面,顺利地斗上了几个回个。

”娘…“萌萌见秋霜和苏沐卿都冲了上去…才发现最恐怖的事…娘今天没有叫一个暗卫保护…周围也没有可调控的兵队…况且她的武力只是与期中两个一比就会有所差距。

如果使出了妖术…大可以胜券在握。

但是…到现在她都不在反抗,她这是要送死!!

金萌萌见红衣女子开始只是与莫梵对打,可是后来一直都在防御。脸色变得越来越差。

”老妖精!受死吧!“苏沐卿扬起手中的剑,正往女子的腹部捅去,却被红衣女子灵活地弯腰避开。

女子软腰一扭,银刀与他交锋时,”你们这群男人还是去死比较好,萌萌不需要你们这群男人!“”我们难道不能给萌萌什么吗?如果只是说你被你爱人伤害了,完全归结到男人身上,全是男人的错,那我今日便告诉你,要杀要刮随便你!岳母大人!“苏沐卿犀利地目光睥睨着她。

”岳母大人,倘若你觉得男人都是你所想的那样,小婿就实在告诉你,若我背叛萌萌,小婿必定掏心掏肺,他们都可以证明。“阮夜在一边保护着萌萌,竟是第一次如此严肃。

女子脸色变得更白,不过她依然保持镇定,眸光一闪,倏然想起一计。

在这三个男人包围下,她忽然腾空消失,直冲向金萌萌所站的位置,手中的银刀闪耀着刺眼的白光。

阮夜目光深沉,挥袖一扬。

瞬间,见那白光却往反方向加速飞去。

”不!!!“

那道白光闪过红衣女子的眼前,但还未穿透了她的胸口,但她却扑了上去…利剑穿透了她的心脏,女子痛苦地倒在地上,胸口不断地绵延着鲜红的血水…”娘,娘。“萌萌惊慌地扑到地上,握住女人的手。

”…咳咳…傻孩子…我将你交给他们…放心了…“女人尽力睁大眼睛。

玉指捂上女孩的脸颊,摩挲着,女孩滴落的泪水…”我去后,你便…接了这位…置…“说着指了指胸口,萌萌抽噎着摸到衣襟处,拉出了女子事先准备好的金武令。

”…咳…咳…不要怪他们…娘身子…不好…“

”你骗人…之前身子不是很好么…为什么…“

金萌萌扑在女子的怀里,以后就没有娘给她…一个人只有失去了,才懂得珍惜…”…还有…女婿…记住你们的话…不然做鬼也要找你们…“”是,小婿谨记。“

…”萌萌,照顾好…自己…“

”景清之墓“女孩抚摸上冰冷的石碑,黯然地凝视着红衣女子的坟墓,她的娘…”岳母叫景清,真是好名字,可完全与她那作风形象不同。“关毓荇搂住女孩娇柔的身子,把头靠在她的肩膀上,贪婪地吸允着女孩的气息,暼了眼岳母的墓碑。

”是…娘原来不是这样子的…如今让她这副样子的不光是果果的母亲,还有一个男人…“”是我那个父亲么?“七兮突然插了进来。

”不…那个男人不是普通人…我娘亲其实还有一段痛苦的恋情…“金萌萌呢喃着,她忽然想起小时候娘亲带着她,与那男人见过几面,虽然不清楚娘亲与那男人发生什么,但是娘亲每天都遍体鳞伤地回来。

从暗卫口中知道,那男人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从娘亲那得到了什么,娘亲最后知道了,她痛心地代别人手杀死了他,可是那男人也对娘亲下了毒手…

”天气冷了,萌萌走吧。“

阮夜将厚厚的棉衣盖在女孩身上,牵起女孩的手,含情脉脉地…忽然,被另一双大手打掉,”大哥你太坏了,霸占着萌萌两只手,萌萌……“”你倒是脾气不小。“阮夜冷笑了一声,擦了擦被拍了的手背。

虚心的苏沐卿暗叫不好,赶紧抱住金萌萌的身子。

莫梵不屑地瞥了他师父一眼。

白涟畵一脸忧伤地摸上自己的玉脸。

关毓荇忍俊不禁地笑了。

七兮委屈地朝萌萌眨眼睛。

秋霜则暗地里嗤笑,谋划着自己该如何争宠。

”好啦……今晚就满足你们……“

萌萌抱住阮夜的脖子,与众人一起离开红衣女子的坟墓。

风儿轻轻地飘着,回荡在众人的耳绊,终究是命运让他们走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