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港商奸空姐和人母

港商奸空姐和人母

港商坚叔,乘坐北方航空客机,从大连飞往淫城从事商务活动。他坐在13B,坐在他里面靠窗座位的是一位颇有姿色的成熟妇人,看去约五十四岁,中等身材,穿一无袖小褂,短裙,光着美腿秀足,穿着凉鞋,浓密腋毛从腋下窜出,老色鬼坚叔哪里能放过如此性感妇人,便搭讪起来。

  原来,这妇人名叫夏月珍,是淫城某机关女干部,去大连参加一个会,现在是结束出差往回赶。

  坚叔一边和夏月珍聊天,一边不住偷看那妇人的腋毛,那妇人的腋毛不像有些妇人那样直直地往外窜,而是卷卷地,别有风味。坚叔又不时低头看那妇人的秀足,夏月珍的秀足是银白色的,玉趾银白妖媚,趾甲形状秀美,晶莹润泽,实在是秀足可餐,看得坚叔忍不住地咽着口水。

  夏月珍得知坚叔是位港商,遂有意巴结,她发现坚叔不住偷看自己的腋毛和秀足,她身上这两处不知迷倒了多少男人,她自然知道,便微微一笑,低声道:「到了淫城,我来招待你,让你看个够!」坚叔用手暗暗拧了妇人的丰美大腿一下,妇人疼得差点叫出声来。

  这时,空姐们向乘客分发食物。坚叔见来到他面前的空姐容貌俊美,这头老色狼竟不顾刚鈎搭上的夏月珍还坐在他身边,不顾一切地死死盯住那空姐。

  这个空姐叫吕小月,25岁,身高1米68,容貌俊美,美腿秀足,穿着衬衣短裙,肉色裤袜浅口半高跟鞋,非常性感。

  在她给坚叔倒饮料时,正好把腋下部位对着坚叔,她衬衣里只戴着奶罩,坚叔的目光通过空姐衬衣短袖筒往里看去,正好看到吕小月的腋下,那里淡淡地长了些腋毛,看得坚叔有些硬了。

  吃完了食物,坚叔假装上厕所,来到机舱後部,和发完食品正坐在那里休息的吕小月攀谈起来。

  吕小月有男朋友,还没结婚,见坚叔是港商,也有意结交,於是谈得火热。

  坚叔看着梳着髻的吕小月的俊美脸庞,越来越硬,吕小月对他的热情也使他胆子更大了,坚叔乾脆向吕小月说明了想操她,现在。

  吕小月看着坚叔,微微一笑,带着他走进了後舱四个洗手间中的一间,将门栓好。坚叔也不知哪里来的劲儿,将高大的吕小月一下抱上洗手台,吕小月解开衬衣,坚叔迫不及待地掀起吕小月的胳膊,亮出她的腋窝,贪婪地舔起吕小月的淡淡腋毛来,吕小月没想到这老色狼如此淫邪,痒得低声乱叫,待要挣扎,却被坚叔架住胳膊,只得任他舔弄。

  到後来,吕小月痒得连淫水也流出来,把小三角裤裆部都浸湿了。坚叔又捉了吕小月的秀足,扒了半高跟鞋,捉了那空姐的精美袜莲,将鼻子凑到那发黑袜尖上,使劲地闻,吕小月发黑袜尖的异香,令坚叔兽性大发,他不由分说,将空姐两条修长美腿扛在肩头,吕小月穿的是无裆肉色裤袜,这种裤袜是专为方便女人挨操设计的,女人挨操时不用脱袜,坚叔将吕小月的小三角裤扒到一边,空姐的毛茸茸的屄眼就露了出来。

  坚叔将带刺雄茎套套在上,然後奋勇将粗顶入空姐阴道。坚叔不长,却粗如易拉罐,再加上套上有刺,空姐吕小月的阴道被撑开很大,同时阴道壁肉被套上的刺摩擦得又痛又痒,她淫水不断流出,忍不住低声叫唤起来。

  坚叔听到空姐被他奸弄得叫,更加兴奋,奋勇朝吕小月屄眼里猛冲,捅得吕小月表情十分痛苦,低声嚎叫。

  坚叔把空姐两只精美袜莲深弯敏感的脚心抵在脸上,他感到温暖极了,情不自禁发出低低的吼声,拚命地朝吕小月屄眼里猛烈冲击。

  坚叔一口气操了二十几分锺,在吕小月要死要活的哭叫声中,精液狂奔。吕小月喘息了好久,才勉强从台上下来,坚叔命她跪下,坚叔按住她的头,将塞入她嘴里,命她把坚叔的吮吸乾净。

  在空姐吕小月的嘴里,坚叔的慢慢地又硬了,他按着吕小月的头,丧心病狂地将使劲往那空姐的喉咙深处里顶,呛得吕小月眼泪都流出来了。

  坚叔将往吕小月嘴里乱捅,突然,他感觉又要射了,於是迅速将从空姐嘴里抽出,精液狂射,全都射在空姐吕小月俊美的脸上。

  吕小月猝不及防,就这样被侮辱着。她喘息了好一会,才用纸巾擦乾净脸上的精液和下身,慢慢收拾好,两人互留了电话,这才走出洗手间,这是架大客机,後舱没有乘客,只有另几个空姐,她们见吕小月他们出来,会心地一笑。

  吕小月又去给客人们收餐具,发礼品,她被操得走路都有些困难了。

  坚叔走回前舱的座位,坐回到夏月珍身边,夏月珍疑惑地看着他,问道:「怎麽去了这幺长时间?」坚叔说:「吃坏肚皮了。」就把此事遮掩过去。

  二十分锺後,客机降落淫城。夏月珍儿子开车来接,坚叔下榻酒店也有车来接。

  夏月珍便叫坚叔打发了酒店车子,两人都上了夏月珍儿子夏兵的车。

  夏兵今年二十五岁,在一家单位开车。一路上三个人聊得很愉快。通过交谈,坚叔知道了夏月珍的丈夫52岁,是一个机关的处长。

  车到一家五星级酒店,夏月珍让儿子把车停在停车场等候,她陪坚叔进大堂CHECKIN,然後乘电梯来到地下113层11338房。

  这是一个豪华套间。一进门,坚叔就把夏月珍按在床上,三下两下,扒得一丝不挂,坚叔掀起妇人玉臂,贪婪地舔妇人的卷曲腋毛,夏月珍被舔得娇笑不止,淫水直流。

  坚叔又跪在妇人脚下,捧起妇人的银白秀足,细细地吮吸夏月珍的银白玉趾,弄得夏月珍连声叫唤,竟忍不住流出尿来。

  坚叔躺在地毯上,夏月珍蹲在他脸上,把他的满嘴黑牙的大嘴当作尿盆,骚尿如小泉般泄出。

  都流到坚叔嘴里,坚叔觉得这是世上最美味的甘霖,大口大口地喝下。夏月珍解完尿,站起身,站在坚叔上方,按坚叔的要求,将一只银白秀足伸进坚叔嘴里,供他吮吸品嚐。

  坚叔得此美味,大口享用,饱餐秀足。夏月珍的秀足是她的又一性器官,非常敏感,最怕被男人玩弄,坚叔又是品莲高手,直弄得夏月珍淫水直流,不住地叫唤。

  坚叔正在享受性感老妇秀足美味,突然间门铃响了,夏月珍光着身子,来到门後,从猫眼往外一看,原来是夏兵,夏兵在外边久等母亲不来,放心不下,便进来寻找。坚叔慌了手脚,忙起来要穿衣服。

  夏月珍被坚叔吮吸秀足,她被坚叔对她的爱感动了,便说:「别慌,告诉你一个秘密吧,我儿子十四岁时候就和我有性关系了。」坚叔听了大喜道:「啊,你们淫城母子乱伦的真不少啊,不如就把你儿子请进来,我和他一起用你。」妇人羞道:「那怎麽行?」坚叔跪在妇人脚下,捉了秀足百般吮吸捏弄,求妇人答应。

  夏月珍被弄得淫水直流,淫慾热烈,只好答应坚叔的要求。

  夏月珍光着身子开了门,把儿子迎进来。夏兵一见母亲的肉体,立刻硬了。

  坚叔对他说:「兄弟,你妈妈这幺性感,我们一起来分享她好不好?」夏兵正想狠操母亲,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

  两个人把那性感妇人带进洗手间,命她抓住浴盆上方挂帘子的金属杆,面对着墙,夏兵蹲在浴盆里,妈妈擡起一条美腿踩在夏兵肩头,夏兵贪婪地舔妈妈长满卷曲阴毛的屄眼,坚叔跪在妇人後面,无耻地舔她的精致屁眼,夏月珍被弄得不住叫唤。

  然後,两人站起身来,夏兵擡起妈妈一条美腿,亮出妈妈屄眼,挺起粗大的,狠狠捅入妈妈屄眼。

  坚叔也从後面将粗粗暴地顶入妇人屁眼。妇人的屁眼几乎要被坚叔的粗撕裂了!她的子宫又遭到儿子大的猛烈顶撞,性感老妇痛苦地哭喊起来。

  坚叔一边凶残地操妇人的屁眼,一边将头探到侧面,去舔妇人因玉臂高举而露出的浓密卷曲腋毛,夏兵也一边操妈妈一边去舔妈妈另一侧的腋毛。

  夏月珍被他们前後夹击,左右开弓,被奸弄得又疼又痒,不停地哭叫,面部表情非常痛苦。

  两人一口气操了二十分锺,最後在那性感老妇的哭叫声中精液狂奔,分别射入她的屄眼和屁眼。

  夏月珍被操得受不了,男人们的一离开她的身体,她一下子就瘫坐在地上,坚叔和夏兵先後将捅入夏月珍的嘴里,命她将他们沾满她淫水和他们精液的吮吸得乾乾净净。在妇人小嘴里,两人的又硬了,他们又了对夏月珍的新一轮的摧残,这一次,坚叔操夏月珍的屄眼,夏兵则操他妈妈的屁眼。

  坚叔蓉城行蓉城,乃内地第五大都市,靓女比淫城还多。蓉,芙蓉也,性感女脚之谓,蓉城妇人,脚也长得好看。

  且说港商坚叔,因事到蓉城进行商务活动。在前往蓉城的北方某航空公司的客机上,那些空中妇吸引着这头色狼的目光。

  其中一位王馨,身高1米69,54岁,淫城妇人,貌俊美,大乳细腰肥臀美腿秀足,她穿蓝色衣裙,外套深蓝色小褂,素色裤袜奶白色皮凉鞋,那精美的脚後跟看得坚叔垂涎三尺。

  王馨奶子很大,产奶量也大,正逐个给客人往杯子里挤奶。前面头等舱的乘客可以直接吸王馨的大奶头子。

  当来到坚叔面前,坚叔掏出一把钞票递给王馨,然後不由分说使劲搓弄挤压她的大乳,叼住褐色大奶头子使劲地吮吸撕咬。王馨的奶子又痒又疼,忍不住叫唤起来。

  满舱的男乘客听得都硬了。坚叔吃了性感老妇奶,也不由昂首怒立。

  这是架大型客机,机上配备有空中妇一百五十名,看得坚叔垂涎三尺,机上空中妇可以为乘客提供性服务。

  坚叔将王馨叫进洗手间,就要插她。王馨有礼貌地说:「对不起先生,我们不为乘客提供插入服务,因为我们是航空公司的空中妇,不是卖淫妇,不过其它性服务是可以的。」坚叔出钱购买王馨的裤袜,王馨当即从秀足上脱下素色裤袜给坚叔,他作为收藏。王馨里面没有穿内裤,但她工作时必须穿丝袜,所以她又拿出一付无裆肉色裤袜穿上,王馨坐在洗手台上,分开两条美腿,亮出无裆裤袜中间大洞里那毛茸茸的阴部,格外刺激!

  坚叔跪下,贪馋地舔那性感老妇的屄眼和尿眼,舔得那性感老妇不住呻吟,忍不住流出尿来,都被坚叔喝了。

  坚叔更硬了。他站起身来,王馨下了洗手台,蹲在地上,玉手扶住坚叔的粗,大口吮吸起来。

  坚叔的粗在那空中妇的嘴里精液狂射,并迫使她全部吞下。後来,坚叔回到淫城,和王馨的儿子一起轮奸了她。

  飞行一小时後,飞机到达蓉城。这是个靓女如云的大都市。

  夜里,坚叔和几个朋友来到一家大型酒吧娱乐场所。里面是靓女如云。另外还有一千五百名楼面女经理,都是俊美熟妇。

  招呼坚叔的一位名陈娇蓉,身高1米68,58岁,貌俊美,高大丰满白嫩,大乳房,肥臀美腿,脚长得异常俊美,她与其它楼面女经理一样,穿浅色套装短裙肉色裤袜奶白色皮凉鞋,那穿着丝袜的精美脚後跟看得坚叔不住吞口水。

  坚叔便和她聊了起来。边聊边喝酒。

  陈娇蓉喝了酒,便和坚叔讲了她的秘密。

  原来,她十四岁的儿子陈兵,在一年前奸污了她,此後每天都要操她。

  坚叔听得又硬了,他索要了陈娇蓉的丝袜,约定了再次见面的时间。

  坚叔回到酒店,将陈娇蓉秀足上刚脱下的丝袜套在粗上,大鬼头正顶在发黑的袜尖上,又拿出淫城空中妇王馨的丝袜,使劲嗅那发黑的袜尖,空中妇醉人的脚味被坚叔深深吸入大脑,令他兽性大发,精液怒射,直射透另一性感老妇陈娇蓉发黑的袜尖!第二天,坚叔参加一个大型经贸会。

  他来到大礼堂。来了不少各处处长,其中不少是女处长女局长,坚叔不由感叹,蓉城靓女如云果然名不虚传,因为他看到这些已是妈妈级的熟妇中也有不少靓女。

  某处处长乔怡,52岁,身高1米65,颇有姿色,肥美白嫩,米色套装短裙光脚穿白色皮凉鞋,袜极精美,另一位女干部刘艳淑,54岁,身高1米68,姿色艳丽,丰满白嫩,肥臀美腿,脚长得异常秀美白皙,穿花连衣裙,光着美腿秀足穿皮凉鞋,见有港商,她摆出性感的姿势,在屋十多岁的坚叔面前搔首弄姿,乔处长是和坚叔洽谈的,这两个性感熟妇都被坚叔盯上了,聊了起来。

  在靓女如云的蓉城,妈妈性感,儿子早熟,母子乱伦事件层出不穷。这两个性感熟妇也被她们儿子奸了。

  在交谈中,坚叔知道了这些秘密,他心头大喜。

  在会上,坚叔又认识了一位美丽的熟妇记者,她名叫闻丽,57岁,身高1米67,长得只能用美丽来形容,脚长得秀美白嫩,她光着嫩脚穿着拖鞋,也被坚叔盯上了。下午,坚叔出去看市场,又遇到一位性感熟妇羊锦艳,53岁,身高1米65,姿色艳丽,白嫩肥美,脚长得异常秀美白嫩,白嫩的玉趾,珠圆玉润的趾甲涂上了口红,分外妖艳,她也被坚叔盯上了。

  蓉城的性感妇人最禁不起的攻势就是金钱,对港商台商尤其献媚。坚叔用金钱做武器,征服了这五位性感熟妇,迫使她们同意供坚叔率领她们的儿子轮奸她们。反正平时在家里她们早已被儿子奸了。

  她们的儿子们当然对此求之不得。

  一天下午,五队母子按时来到坚叔的客房,一场肉搏了!

  首先,酒吧楼面女经理陈娇蓉被坚叔和她儿子扒光了,她十四岁儿子陈兵先是钻进她腋下,舔她的性感腋毛,痒得那性感熟妇直叫。

  然後陈兵从母亲腋下钻出丑陋的脑壳,大口吮吸妈妈的褐色大奶头子,同时伸手去抠妈妈的屄眼。

  陈娇蓉发出痛苦的呻吟。平日里养尊处优的女处长乔怡也被儿子扒得一丝不挂,她十七岁儿子乔军将她两条美腿掀过头顶,使她屄眼朝天,乔军坐在母亲屁股後头,一边伸中指抠妈妈的屄眼,一边无耻地舔妈妈长着肛毛的精致屁眼。

  乔怡被儿子玩弄得不住呻吟,淫水直流。

  五熟妇里最漂亮的刘艳淑,则被十三岁儿子刘剑扛起两条美腿将她操得嗷嗷直叫!美丽熟妇闻丽,被十四儿子闻勇强迫撅起肥白屁股跪趴着,闻勇将一跟黄瓜插入母亲屁眼里,同时将一根粗大的萝卜使劲往美丽妈妈的屄眼里塞,美丽熟妇闻丽痛苦得汗泪满面,好像分娩一样,痛苦地哭叫着。

  肥美老妇羊锦艳,如同一头白母猪,被十三岁儿子羊猛掀翻,捉了她的嫩脚百般吮吸撕咬那妖艳玉趾,弄得她也叫个不停。

  坚叔将带刺雄性生殖器套套上他那粗如拉罐的老二,暴起,昂首怒目!

  他来到正被儿子吃奶的陈娇蓉面前,分开她两条美腿,不由分说,便将粗鸡巴捅了进去,他太粗,又太粗暴,疼得那陈娇蓉尖叫起来!坚叔一边狠操陈娇蓉,一边捉了她的精美女脚百般吮吸撕咬,陈娇蓉同时又被儿子吃奶弄得奶头子又痒又疼,她受不了,忍不住哭叫起来。

  坚叔狠操了陈娇蓉一阵子,对陈兵说:「你接着操她!」便拔出直扑乔怡,那边陈娇蓉则被儿子操得嗷嗷直叫。

  坚叔压在乔怡被掀翻的两条美腿上,捉了她的秀足,将粗以泰山压顶之势捅入她的屄眼,一边操她,一边捉了她娇小秀足无耻地舔那精美脚後跟舔她深弯而敏感白皙的脚心,性感熟妇乔怡被弄得不住嚎叫。

  十分锺後,坚叔又从乔怡屄里拔出,乔军接着压在母亲美腿上继续操她。

  刘淑艳正在被儿子刘剑操得不住叫唤,坚叔迫使刘淑艳侧卧着,刘剑掀起妈妈一条美腿,一边继续操她的屄眼,一边捉了她的秀足吮吸撕咬,坚叔从後面将粗极粗野地顶入刘淑艳的精致屁眼,刘淑艳屁眼几乎被撕裂了,前面又遭儿子操屄玩莲,她忍不住哭叫起来!

  就这样,五熟妇被坚叔率她们儿子整整轮奸了三天三夜。第二天时,坚叔的一个蓉城朋友也加入了,坚叔将这次大轮奸称为「七狼爬母」。

  轮奸结束後,坚叔立即乘客机返回淫城。返回时他乘坐的是蓉城所在省份的航空公司。

  在机上,他结识了蓉城空中妇周燕苹。周燕苹,身高1米69,54岁,容貌和说话声音都很柔美,脚长得异常秀美白皙,穿蓝黑色套装短裙素色裤袜高跟鞋。梳髻。

  她秀足上的丝袜已多次被她换穿而未洗,坚叔看出来了,他向周燕苹购买了这付裤袜,周燕苹脱下来给了他,又换上另一付。

  在洗手间里,坚叔闻着周燕苹丝袜发黑的袜尖,周燕苹多日未洗的裤袜那发黑袜尖的馥郁莲香,令坚叔再度暴起,他吼叫着扑向正在穿丝袜的空中妇周燕苹。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