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小说  »  办公室主任
销魂水

销魂水

这里是回疆大漠的一个哈萨克斯坦族的村落,这里的人对汉人非常憎恨,何况我还带着铁剑。

  但村落东北角的一座小山脚下,孤另另的有一座草棚。这棚屋土墙草顶,形式宛如内地汉人的砖屋,只是甚为简陋。

  于是我先到那里,屋内有一个老人和小女孩,我知道他们是计老头和李文秀了,整个《白马啸西风》中只有4名女性:\“李文秀的母亲金银小剑三娘子上官虹,此刻李文秀已经在这里生活,估计她妈早已过世多年。李文秀和阿曼,两人年龄相仿,李文秀尚小,估计阿曼也差不多。还有一个就是阿曼的母亲雅丽仙,一个让两个哈萨克斯坦男人争夺的女人,应该挺漂亮的。\”计老头和李文秀对佩戴铁剑的我虽然有些顾忌,但还是很热情,其实我也挺顾忌计老头手中的毒针,我的用毒和解毒能力可都是0,为了避免麻烦,我喝了些羊奶后,就到屋外的一个草棚去睡了。

  几天的观察,我发现雅丽仙居然是金X善,和其他的热情彪悍的哈萨克斯坦族女人不同,热情大方但美丽温柔,那双特有的大眼睛清澈见底,难怪能成为哈萨克斯坦男人不顾生命而去争夺的对象。

  雅丽仙平日里很少离开部落,如果出去时车尔库总是陪伴着她,很难让我有机会单独接触她。

  无奈之下我只有冒险一试,用两支金蛇锥抵押和20两银子向计老头借了一匹马。

  在一次车尔库和雅丽仙去集市的时候,在他们之前赶到中途休息的水源地。

  水源地的水池较大,我的蒙汗药并不够用,而哈萨克斯坦族人对汉人很敌视,不太会喝我给他的水,智取之道很难实施。

  当我犯愁的时候,车尔库和雅丽仙的两人三马已经来到休息地,看到我警惕的在水池的另一头取水,双方没有任何交流的可能。

  正在这时,远处跑来五骑马很快的驰进了水源地,全是佩刀的汉人,呼叱着下马取水,由于我也是汉装打扮,配有剑,所以他们似乎并不想和我为敌。而雅丽仙虽然蒙着脸,可婀娜的身材还是引起了他们注意,一个眼神,五个人已成半弧形围住了车尔库和雅丽仙,虽然车尔库很警惕,已经让雅丽仙上马,可面对闯荡多年的马贼还是被围住了。

  不用交流,车尔库很清楚他们要做什么,弯刀拔出,用力一拍雅丽仙的马,之后迅速扑向最边上的一个马贼。但久经沙场的马贼早已看出车尔库的企图,并没有去帮助最边上的马贼,而是挥刀砍向了雅丽仙的坐骑,负伤的马匹将雅丽仙掀翻下马。

  车尔库看到雅丽仙逃跑无望,竟以命搏命,以一只左手挡住对方的马刀,换取了最边上马贼的性命。而柔弱的雅丽仙并不是汉人的女子,很快也拔出了匕首和丈夫并肩作战,为车尔库赢来了裹住伤口的时间。

  四个愤怒的马贼很快围了上来,车尔库和雅丽仙慢慢被逼向了我这里,双方都不知道我会帮助那边,交战的同时又警惕的盯着我交叉在衣服中的手有没有去拔出铁剑。

  实际我并不急着帮助任何一方,仅仅是往后退了几步,继续观看他们交战,也算是增加我的经验。

  以二对四,而雅丽仙毕竟又是女子,很快车尔库身上又多了几条伤痕,愤怒的他一声咆哮,竟然以身体扑向一个马贼,马贼的刀刺进了车尔库的左腹部,而车尔库的弯刀砍下了马贼的人头。

  正当双方震惊的时候,我也出手了,并没有他们想像的拔出背上的铁剑,而是衣服里的金蛇锥。由于猝不及防,一个马贼连反应都没有,金蛇锥就插进了他的后腰,金蛇锥的确是一件经典的暗器,不用拔出,鲜血就已经像喷泉般飞溅,而随着金蛇锥的拔出,一大块肉伴随着鲜血被拉了出来。

  马贼的倒下,让他们看清楚了我的武器。

  \“金蛇郎君!\”

  随着一声惊呼,剩下的两个马贼还没等我拔出铁剑,已经飞似的逃走了。

  车尔库已经昏迷过去,雅丽仙哭着帮他包扎,虽然他们随身带有很多止血的伤药,但车尔库的血已经流失的太多,始终昏迷着。

  我则不紧不慢的将三个马贼留下的物品收罗了一遍,包裹里很快多了120两银子,3把马刀,身边则多了三匹马。

  雅丽仙并不知道金蛇郎君是什么人物,但看到两个马贼看到一支小小的金蛇锥就吓得没命的逃走,知道我是一个很有本事的人,央求着我救救她的丈夫。

  \“我从不白帮人,这是我的规矩,你给我什么让我帮你?\”她翻遍身边的所有物品,除了各种皮毛外却拿不出一件像样的,突然她脱光身上的衣服,央求的对我说:\“可以用我身体来换吗?\”原本我还在想如何提出这个条件,没想到哈萨克斯坦的女人如此开放,她们并不在意女人的贞洁。看着她丰满诱人的身材,雪白而带有弹性的乳房,小腹光洁玉白、平滑柔软,还有那微微隆起的三角地带整齐的毛发,我欣赏着没有吭声。

  她却不愿意再等待,半跪在我面前,一只玉手已悄然顶住了我的胯间,很快扯去了我的腰带,随着腰带的滑落,阳物暴露在她的面前,她丝毫没有犹豫就把它含在嘴里,来回舔舐犹如遇到了什么美味,而后脱去了我的上衣,亲吻我的乳头,同时以胸前那两对丰满的娇乳磨擦我的下部。

  那种酥痒的感觉让我不能再无动于衷,等不及的将雅丽仙翻转过去,雅丽仙双手扶在马背上,光洁玉白的屁股高高挺起,吸引着我的阳物像金蛇锥般迅速的从背后插入。

  雅丽仙显然还没准备好,本能的发出了一声:\“啊!\”同时我的的手环抱着雅丽仙,开始在她柔美而富有弹性的翘乳上抚摸揉弄,只摸得雅丽仙扭动蛮腰,娇吁喘喘,那美臀在火热发烫的肉茎挤压下左右上下摆动着,却仍然摆脱不了。

  柔软的乳房在猛烈的抓揉下简直快要被挤出汁液来。

  \“啊……好哥哥,求你了,快……快给我……\”

  无法忍受的而又动弹不得的雅丽仙实在无法忍受,只能央求起来。

  我不再使坏,开始抽插起来,无比的刺激,让雅丽仙也忍不住开始激烈的摇动身体以套弄我的阴茎,湿答答的淫水已经把大腿内侧湿透,湿湿的大腿泛滥着淫荡的亮光\“哦……好哥哥……再深些……不要停……\”雅丽仙仰起头大声的呻吟着,丝毫不在意会不会惊醒昏迷的车尔库。

  亢奋地感觉让雅丽仙一时控制不住,软瘫在地上。

  我的躯体再次压迫了上去,扳开光洁的臀肉,露出已如花般绽放开来的膣口肉瓣。食指轻捞了一把,知道此时的雅丽仙的下体早已春水泛滥,挺动肉棒沿着股沟滑进她湿滑的肉缝,蹭动着那鲜嫩迷人的蜜穴,直蹭得雅丽仙不断抽搐着发出放肆的呻吟。

  不待情迷意乱的雅丽仙反应过来,只听噗哧一声,那涨到巨大的龟头已伴着雅丽仙自己淫液的润滑完全没入了她的口内,直抵喉咙口,只见她双眼翻白,口中抽着冷气完全说不出话来。

  淫虐之心大起,我粗暴地向里挺动肉茎,可怜雅丽仙只能用双手死死抓住黄沙,柔软纤细的腰肢绷紧如弓,发出\“嗯嗯\”的声音。

  终于,在雅丽仙喉头发出羞耻无比的尖叫,一阵剧烈地痉挛,一股阴液随之从她的口中流了出来,她的臀肉也随之急促地抽搐着。

  泄了身的雅丽仙就像断了线的风筝,紧绷的腰肢立时酥软了下来,双腿也是一软,跌坐在了地上。

  \“你……你……差点把……我弄死……死了……\”娇喘吁吁的雅丽仙慢慢抬起了她优美的面颊,透过披散下来的一头乌发,迷乱的双眼仰视着正站在身前的我。

  两人清洗了一下后,重新穿上了衣服,让一切恢复如初。

  我给了雅丽仙一颗精气丸,她给车尔库服下后不多久,车尔库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哼声。她高兴的跳起来,连声对我说:\“谢谢,谢谢你!\”而刚才那段疯狂的经历,她似乎从来没有发生过,可怕的哈萨克斯坦女人。

  \“叮咚,和雅丽仙阴阳双修,获其元婴,故事情节推动,生命力最大值100,内力最大值100,防御力最大值100,轻功最大值100,恭喜你升级为二级玩家。\”我也不太明白二级和一级有什么区别。

  由于车尔库的身体还没恢复,我护送他们去了集市,那是一个西域部落和汉人交换物品的市场,由于手头比较阔绰了,在那里我买了8包蒙汗药,8颗小还丹,4颗精气丸,5颗黄连解毒丸。花去了九十几两银子,于是把身边的3把马刀卖了,买一把要50两,而卖却只有一半的价格25两,3把才卖了75两,不过也让我身边又有了一百多两银子。

  回到了部落,当身体恢复后,感激的雅丽仙夫妇将他们最好的枣红马送给了我。

  而我还了计老头那里的马后,也将其它三匹马一块儿送给了他们,当然也拿回了我的金蛇锥,只是计老头在还金蛇锥的时候,问了一句:\“你真是金蛇郎君吗?\”我笑了笑。

  \“叮咚,获雅丽仙赠宝马1匹,《金庸百花谱》第五格:雅丽仙,《白马啸西风》阿曼之母,车尔库之妻,为‘一指镇江南’瓦尔拉齐爱上并欲占有而将其杀害。同时获智慧果1颗。\”

还了租借的马匹,拿回抵押的金蛇锥后,我走出草屋,看到李文秀骑着她的白马正从远处回来,白马果然神骏,很快到了面前。

  不知何时李文秀已经从一个小女孩变成了大姑娘,变成清纯漂亮的徐若X,娇小而又活力四射,美艳而又清纯可爱,这让已经习惯淫虫上身的我差点把持不住自己,而李文秀对我礼貌的一笑就进入了草屋。

  我尴尬而又无奈的摇了摇头,骑上了枣红马,突然想到当李文秀成年后,救了瓦耳拉齐,而雅丽仙因不愿和瓦耳拉齐走而被他的毒针杀死。我赶到了车尔库的家中,同时也是一种好奇的心态,让我想知道现在的阿曼又变成了怎样。

  由于我救过车尔库,所以村里的人都认识我,并不阻止我的进入,不远处大伙的声音远远传了过来,隐隐听到\“苏普,苏普\”.有些奇怪,于是向着呼叫的声音奔去。看到二个哈萨克斯坦青年正在搏斗,旁观的人兴高采烈地叫嚷着。

  突然间,在火光旁看到了宋H乔的脸,脸上闪动着关切和兴奋,泪光莹莹,一会儿担忧,一会儿欢喜。我知道她应该就是阿曼了,在不远处的大树旁,我看到了李文秀骑着白马离开。

  跟着白马的脚印,我远远的跟随,在进入山谷前,马匹的脚印突然变成了多个,寻找了很久,在一个山洞前看到三个全身变黑的和两个被打死的马贼。

  拔出金蛇锥,将铁剑放在我能最快拔出的位置,我闯了进去。瓦耳拉齐正在教李文秀功夫,不敢停顿我射出了金蛇锥,虽然瓦耳拉齐的毒针已经拔出,但身体还没有恢复,金蛇锥准确的刺中了他的心脏。

  看着金蛇锥,瓦耳拉齐瞪大了眼睛:\“金蛇郎君!为什么?\”也许是对金蛇郎君的恐惧,他居然没有还手。

  李文秀惊呼着喊道:\“师傅?\”

  \“他不是好人,你回去问你的计爷爷就知道了?\”

  我拔出了铁剑。

  \“你不是金蛇郎君。\”

  看到铁剑而不是金蛇剑,瓦耳拉齐反应过来了。

  \“瓦耳拉齐,受死吧?\”

  喊出这个名字的同时,我不敢保留,金蛇剑法直接施展。

  有人突然喊出他的真名和金蛇剑法双重压力,让久经生死考验的瓦耳拉齐也停顿了一下,金蛇剑法获得了完美实现,从右下向上轻松的划开了他的胸口。

  我的内力一下子只剩40,无力再施展第二次金蛇剑法,接下来我准备转身逃跑。

  \“金蛇剑法,我也算死而无憾了。\”

  瓦耳拉齐微笑着倒下,而临死前,他甩出了大量的毒针。

  原本就准备逃跑的我迅速跳到洞口,轻功一下用掉20,不知是怎样算的。

  但李文秀并没有躲过毒针的攻击。

  为了确保他的死亡,我砍下了他的头颅,同时将一颗黄连解毒丸塞入李文秀嘴里,脱光了李文秀的衣服,2根毒针射中了她的身体,好在瓦耳拉齐内力未恢复,毒针并没有射入她的体内,拔出毒针,我努力将毒血吸出。

  李文秀仍然昏迷着,我只能将她放在草堆上,盖上衣服。

  仔细搜查了一下瓦耳拉齐身上,找到240两银子,10根毒针,一本\“含沙射影秘籍\”,又找到些瓶子,但不知道那些是解药,不敢乱用。

  \“叮咚,学会含沙射影,暗器+10,用毒+10.\”

  随着电脑屏幕出现,我面前的瓶子突然只剩下了一瓶,我想这该是解药了,就给李文秀服用了,果然很快李文秀就醒了过来。

  人虽然已经清醒,但她的神智似乎还有些迷茫,瓦耳拉齐最后的毒针让她一时无法理解这个世界,整个人全身颤抖着、目光呆滞。

  原本活泼开朗的女孩一下子改变了,让人心痛怜惜,我轻轻地抚摸着她,也抚摸着她受伤的心灵,她依偎在我身上,慢慢的又睡着了。

  我不知道该怎样安慰她,却突然想到试一下\“销魂水\”,于是在水中加入了一瓶,让她服下。

  抚摸着她还在沉睡的天使般脸庞,我轻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微微有些烫人,神智开始渐渐意乱情迷,纽扣一一剥落,我顺利的揭开了她贴身的胸衣,将她整个完美的上身彻底展现在自己的眼前,伸手覆盖在文秀曝露在微冷空气中,微微颤抖的乳峰,将它纳入了掌握,用温热的掌心为她取暖,也同时勾动她心底地春情,逐渐掩盖她的羞涩。

  一对圣洁娇嫩的乳房,不怎么大但柔软而又有弹性。微微低下头,我用嘴唇含住她玉峰上怯生生绽放的樱桃,一阵吮吸,一阵轻咬。

  她居然忍不住主动地拥抱我,颤抖而急促的双手紧紧地搂住我,湿热的双唇热情的亲吻我的嘴唇,用力吮吸我的舌尖,缀住她的丁香,一番唇舌纠缠,才满足地想下开辟阵地。

  激情难抑,我褪尽了她的衣杉,美丽的侗体一览无余:披散的青丝轻舞;玉润的娇颜羞红;紧抿的艳唇呢喃;优雅的脖颈微摇;而洁白的乳峰娇挺耸立,若裂天入云;两点嫣红的樱桃娇嫩欲滴,动人心弦;浑圆玉脐下迷人的芳草萋萋,若隐若现的丛林掩映着的少女粉红的桃源玉溪。

  我的手伸入她修长柔美的玉腿之间,随着她不经意地磨搽开合,隐隐约约透出风光无限,万种风情,志得意满地聆听着她动情而羞涩的娇呤。

  不甘寂寞的右手轻柔地摩挲着她尽力并拢的秀腿,待其经受刺激不自禁微微张开时顺势插入,逗弄她已经微微张开,略略潮湿的粉红玉溪。引得艳光四射地莹润玉珠羞怯探头。更惹来她满足地叹息和娇柔无力地轻喘。

  再也无法忍住情欲煎熬,再也无法隐藏克制自己男性的欲望,迅速地解除身上的束缚,肉棒早已硬翘起来了。

  \“啊!不要!\”

  面对我急切的试图将肉棒插入她的口中,她惊叫着坐起来。

  \“怎么可以这样!\”

  她满脸羞红,一脸窘态。

  我轻笑着再次挺着粗大的肉棒送到她的口边,一边爱抚着她的乳房,一边按着她的头说:\“别害怕,来,把肉棒含进去!\”文秀张开嘴巴,双眉紧皱,紧闭着眼睛把我的龟头含住了,动作生疏地轻舔着。

  肉棒在她口中极度膨胀发热,却得不到相应的配合,忍无可忍,我不再等待了,抽出肉棒,一手按住她的小腹,一手掰开她娇嫩柔滑的阴唇,肉棒顶住她细小紧合的阴道口,又用手指将那娇小粉嫩的嫣红阴道口扩大一点,然后肉棒朝前用力一压。

  第一次被男人肉棒侵入,下体自是极度酸麻胀痛,硕大粗长的巨棒渐渐没入她那嫣红玉润的娇小阴道口,文秀美眸轻掩,桃腮羞红无限地脉脉体味着它的进入。

  进入后也不再等待,粗大异常的肉棒直接开始在她雪白美丽的娇软玉体上抽插、挺动起来。

  抽插越来越猛,越来越粗野地进出她体内,它越来越用力地深顶、狠插她紧窄、狭小的阴道。

  \“啊!啊!\”

  文秀开始娇啼婉转、妩媚呻吟。

  抽出肉棒,让她趴在床上,低着头、高高地突着自己浑圆、雪白的美臀。托住她的臀部,肉棒对正鲜艳的粉红色洞口,腰杆用力往前一送,两人下体又一次紧紧相贴。

  双手伸到她的胸前下搓揉着她娇小的乳头,肉棒在她体内快速且强力的挺进挺出,臀肉在用力的猛撞之下啪啪的作响,肉穴在激烈的冲击下淫液四溅,\“扑哧,扑哧\”的淫水交欢不绝于耳。

  渐渐地,褪去了少女的羞涩,文秀不自觉的叫床声逐渐激烈了起来,披头散发,就像一头发狂的母兽一样。身体主动地一前一后地摇动着腰肢,开始配合我的冲刺。粘膜的摩擦,发出辟嗒辟嗒的声浪,溢出的爱液将我的阴囊都弄的湿湿滑滑了。

  干了十几分钟,文秀被搞到已经喘不过气来,她缩起两只脚,拚命地挣扎着身子。而我突然全身充满激烈的快感,千万子孙喷射进她的体内。

  \“啊!啊!\”

  文秀抖动着全身,不停地喘息,她的高潮似乎还没有完,阴道在阵阵的收缩,她的情绪一时非常高涨。我则静静的体味着阴茎搏动的快感,待到精液都被搾干后,才停止了动作,整个肉躯压在文秀的背上,慢慢的感受着文秀的变化,等待着肉棒自己滑出她的身体,不再动弹。

  一切趋于平静。

  \“叮咚,和李文秀阴阳双修,获其元婴,生命力最大值110,内力最大值110,防御力最大值110,轻功最大值110.\”送李文秀回家后,让她把瓦耳拉齐的事详细告诉了计老头,而计老头并没有想像中的欣喜若狂,却是一副让人琢磨不透的表情,但至少李文秀也知道了瓦耳拉齐真的不是一个好人,内心倔强的她居然决定一生跟随我,哪怕做我的丫环也可以。


  【完】